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三十一章 阴沟里翻船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06 Views

    纹几章跟国术有关系。下一章就今过去了想。“御糊卜为咱们中国的瑰宝,也牵扯着咱们中国的神经。偶尔在官场中来点神秘国术作为点缀又何尝不可。,

    “呵呵呵,何需声音,它不是断了吗?等下抽完你的屁股老夫再告诉你不迟,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想拖时间,老夫可没那耐性。”老头又催了,随手一运气,如山岳一般斜踩开马步右手伸了出来,嘴里再次笑道:“来狠点,年青人,你可只有三掌,往我掌心招呼去,拿出全部力气来。不然等下被抽了屁股可别怨老夫心狠。”

    “气定神闲,的确是高人。”叶凡暗暗嘀咕道,感觉老头虽说没动。但似乎从其身上有溢出一些莫名的气机,如凝重的气质硬物一般笼罩在其身周围。

    “不会这老头子快达先天的超九段强者吗?内劲之气有直喷击敌的气势。”叶凡心里暗暗有些后悔刚才的猛浪,觉得自己那话说得太大了。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随即调气一圈。内劲活络于全身经络。一声暴吼如山虎啸林腾起足有妇米高,一拳直擂老头右手而去。

    不过叶凡很鬼,开始之被仅施了三成力度,给老头的感觉就是一个。二段位的小子。

    不过声势闹徽良大,看得老头子直摇头,暗道:“虚而不实,哗众而不实。唉!可惜了一颗好苗子。基本功太浮散了。”

    果然,一拳击在老头手掌心叶凡“啵。地一声,反而被老头手掌中溢出的无形内劲反震弹得直退了三四步才稳住了身子。

    感觉肺中微微的有翻腾着气血,心里也是暗暗骇然,这老头果然厉害。

    眼神一轻,装着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喝一声道:“再吃我一拳。”

    这次外观上是猜足上劲,看上去好像是施出了十成力劲了。一道暴猛的拳风直击老而去。

    “唉!还是不行!看来这小子还不到三段的身手,正常。”一看叶凡的拳势老头心底里直摇头,有些失望。想发现一个绝世天才果然

    。

    这次叶凡更是被震得连退了七八步才稳住了身子,惊骇的瞪大了双眼。那眼珠子凸得好像都快掉下来了。胸腹剧烈的起伏着,嘴里喘着

    气。

    当然,这一切还是叶凡自己给装出来的。目地当然是为了让老头子那轻狂之心得到满足后全面放松。第三拳再给他致命一击。勿必一击而中。

    “算了年轻人,你不行,这第三拳就不用再发了。浪费力劲。老夫这顿子鞭子也免了。”老头子有些意兴阑珊样子,伸手弹了弹腰间那块“红血玉佩”提不兴致了。

    一个八段及以上品段的高手跟一个,二段位网入门的武者比试,的确提不起兴头。犹如成*人跟婴儿打游戏一般,有兴趣才怪。

    “不行!君子重诺。这最后一拳一定得出。这赌晚辈也一定得赌下去。晚辈虽说段位低。但也是一重诺之人。”叶凡装得一种傻乎的执拗,一定要赌完。

    “哈哈哈,,好小子”给你脸子不要脸,就要找老夫来抽你屁股是不是?行,来吧,老夫这么久没抽过人了。

    等下不抽得你喊妈老夫就不姓“阴老头子也给叶凡的傻劲逗乐了,这随口一张到是把自己的姓给捣鼓出来了。

    叶凡心里一喜,暗道:“原来老头子姓,阴”这姓在咱们华夏倒是不多。”

    “阴前辈,准备好了,小子要发拳了。”叶心气冲冲的一叫摆好了姿势。

    “嘿!慢着,你咋晓得我姓阴。怪了,你小子不会懂法术吧?”阴老头突然睁大了双眼直愣愣问道。

    “刚才前辈不是自己告诉我的吗?还说什么不姓“阴。的。”叶凡提点了一下老头终于反悟过来。一时脸成了猪肝,有些讪讪笑道:“嗯!老夫就姓阴,来吧!”

    说完那是浑没在意,就那么一站。连斜马步都不立了,伸出了右掌。一个二段位武者也的确不值得老头子摆啥马步的

    叶凡还是照样子装着昂足了全部力劲样子冲了过去,不过拳头离阴老头有一米的距离时突然暴涨了内劲。一下子把三成内劲提升到了六成,看上去跟五段高手的气势差不多当量了。

    阴老头似乎也感觉到了,毕竟人家是高手。

    不过距离太近阴老头也来不及增功了。眼巴巴的看着叶凡的拳头溢出一丝无形之内劲击在了自已手掌上。

    “嘭!”

    一声暴响,叶凡那六成力劲跟阴老头临时头暴出的精纯内劲通过肉掌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周遭空气发出“喳喳喳,被撕裂开的尖利声。力劲和气波融合在一起,击到一旁的树枝上震得枝丫枝是沙啦啦直响。

    为了面子,老头硬撑着退了一小步才拿捏住了身子骨,胸口隐隐作痛。不过老头子感觉丢脸了,因为被阴的。感觉这小子太滑头了,简直可称得上是鬼诈。

    一股怒气全从丹田升腾而上,随即利用反震之力,甩出五成力劲暴猛的炸向了叶凡。

    接下去又是“嘣。地一声巨响,叶凡被老头的怒炸劲气反震得一直连退到七八米开外。

    砸在地下懒驴打滚三圈才停了下来,胸口一阵子气闷,头也一阵子晕眩,气血翻腾着就想从内腑中冒出来,身子搞得灰头土脸的也是十分狼狈。

    叶凡知道自己要阴招子惹得老头子动怒了,所以一时干脆斜靠在一根树身旁不敢起来,心道先让阴老头消消火气再说。

    不然这阴老头真不顾高手风范下阴手把咱给整残了的话,那可就亏大发了。

    老头的层次明显比自己高,那瞬间的反震之力犹如巨锤撞击在身上一般差点震散了我的骨架子太厉害了。高手就是高手。国术这个动西。取不得一点巧的。

    反观阴老头那脸也极端的难看,估计一下子无法接受这种难堪的结局。

    也许是深悔着自己的轻敌才招致了这样的结局,一下子那脸真成猪肝色了,瞬间好像还呈紫青色。

    心道:“娘的!八岁小孩子到绷了老娘。这船翻得阴,翻得臭啊!要是给那几个老鬼知晓了还不笑蹦掉大牙”

    良久才缓过神来,几十凡也够倒霉的”吕里寺也消了不少六货得自只个曲出候人师跟一小屁孩子争强好胜输了还发脾气,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叹了口气,说道:“后生可畏!你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应该有着五段开源境的身手吧。”

    “对不起前辈小子耍了一点手段,不然肯定愕被您抽屁股的。小子叫叶凡,今年旧岁,还请前辈谅解。

    那王,佩一说也是开玩笑的,老前辈别放心上。只要告知这龟岭村的秘密,能让村民的生活好过一些就是了。”

    叶凡的态度真诚,倒也释去了阴老头的许多尴尬之心。

    “哼!你小子认为老夫是个能打逛语的人吗?答应你的绝会兑现的。不过这块红血玉佩不能给你。唉,”

    阴老头叹了口气,从草绳儿上摘下那块三指块的红色玉佩摩搓着似乎其中有故事。

    “唉!小伙子,它是血染红的。”

    老头久久不语,直摩搓着玉佩,心里怏怏的。

    叶凡也默默不语,对这块被血染红的玉佩更是好奇,不过他硬是压住了心中的那股子冲动,没有说话。

    心道:“人人心里都有秘密,也许这就是阴老头心目中的一块宝地。”

    “小伙子,你是个天才。年仅旧岁就达到了五段之境,以后前途无量。也许你喜欢混迹官场,也许官场就是磨练你具术意境的最佳场所。

    按自己心愿去做吧,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活着就要追求个自在逍遥,做到问心无亏就是了。

    老夫这样子说并不是要你拘谨从事,做大事者不拘小节。自在在心,随心而动。

    为民造福也是积善行德,修养身心,陶练性治。练达通于全身,心豁而天地宽也!”

    老头子唠哩唠叨了一阵子,从脖子上解下一条碧云色绳子,绳前还挂着一块拇指大的木牌子。

    又是用手摩搓了一阵子,扔给叶凡。说道:“此“菩提像。乃西天菩提树的老根心雕琢的,绝对比这块玉佩稀有。昔年老夫去印度游荡,在印度的菩提寺供着一颗听说年份达几千年的古树。

    发现后老夫心喜不已,想弄该树的一个根来雕个玩意儿。

    不过那寺丰的主持就是不肯。老夫以百两黄金捐赠给寺庙,求其赠舍一根树根那老和尚硬是没点头。

    当年老夫伤岁,刚刚突破到七段之境,一气之下提出赌约。愿以老夫师门绝学“无刀手,作为赌注。

    因为我知道主持老和尚也是一个国术高手,不过印度那地方不叫国术。叫什么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也差不多,只是名头不同罢了。”

    阴老头回首着过去,网讲到这里叶凡忍不住插嘴道:“前辈肯定胜了,所以得赠这千年菩提根心。”

    “非也!老夫没输,那主持也没赢。”阴老头微笑着摇了摇头。

    “和局!主持得遇知己,赠树根。”叶凡猜测着说道。

    “嗯!也对也不对。不过那寺庙的主持很有名的。跟咱们华夏还有些渊源,呵呵呵,”阴老头突然笑了,很开心,看来想到了高兴的事。

    “渊源!佛教跟咱们华夏有关系。难道是禅宗达摩祖师,开创少林派的人?”叶凡心里一惊脱口而冉。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阴老头大笑着,扫了叶凡一眼觉得此子不但功力高绝,而且人很聪慧。

    心里也有些欣赏,说道:“禅宗达摩,全称名叫菩提达摩,南天堑人。婆罗门种姓,自称佛传禅宗第二十八祖。他可是华夏禅宗的始祖。所以咱们华夏的禅宗又称达摩宗。

    南朝梁武帝时航海到广州。梁武帝信佛。达摩至南朝都城建业会粱武帝,面谈不契,遂一苇渡江。北上北魏都城洛阳,后卓锡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传衣钵于慧可,后出禹门游化终身。

    当时印度那菩提寺的主持“达真大师。自称是达摩祖师的出代传人。跟我切磋后一见如故,我当时在印度也呆了一段时间。

    所以印度语也模糊的学了一点。加上手式到也能跟达真大师谈些事。

    后来走时我也没再提取那千年古树根的事,不过达真大师倒是送人了我一个古老的小木盒子。

    回来打开后才知道就是那颗千年菩提树的一条老根。里面说是这条老根是自行脱落的,为纯净之根。后来才在雕刻时才发现那老根十分的怪异,居然是一层一层的能录开。老夫一时好奇层层如录包菜一样录了进去。

    最后录不动时就发现了一截小如辣肠的根心,随即意动,一时兴起就雕了这块小牌子,他伴着我走过了三四十年风霜。

    从没离身过,今天我就把它送给你了。年轻人,好自为知。大丈夫应该如鹰一样搏击长空,山鹰不会总在一个地方盘旋的,它向往的是更加浩渺广阔的世界,”

    “前辈,这可是您的心爱之物。晚辈不能收。前辈的话晚辈记住了。”叶凡直摇头不收。

    “收下!我这人送出去的礼就绝不会收回的。如果不要我宁愿把它给毁了。”阴老头态度非常坚决,不像是在说谎。

    “那”那”晚辈却之不恭了。谢谢。”叶凡躬身一礼,庄重的干脆收下了。

    如果毁了就可惜了,这东东可是达摩的后代赠的,而且这树根心时间过了千多年了还依然没有腐烂。说明这菩提树的确很是神奇。

    接过来施展开鹰眼一瞧,顿时有些愕然。见上面雕刻的居然就是此老头的形象,雕工非常的精湛。堪称大师级水准。

    不!普通的大师级也难以做到,估计老头施展开了内劲之术才完成的,的确是绝品。

    细观之下,发现侧面还有一排小字。细如头发丝,眼神要特别好使才能发现,上雕北山一拨子:隐无刀。

    见叶凡一脸的惊愕望着自己,阴无刀笑道:“很好,你很细心,连那个都发现了。没错,老夹本名“阴无刀”因为在刀术上有点小成就所以一些好事者就叫老夫“隐无刀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0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