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三十章 北山一樵子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07 Views

    我想几思忖了旧会儿说道!,“应该是落地心一女打个滚,搞得非常的狼狈,或者干脆腿摔断了。

    “没错!这么浅显的常识你小子到记起来了。想想,我刚才落地是不是有些奇怪。

    一般的普通人见到老夫这么老的人落地时一点事都没有,而且非常的稳定,当时一定会惊得膛目结舌,也许嘴里还会喊出:武林大侠什么的话来。

    可你倒好,沉稳镇定得很,好像本该如此,脸上并没露出多少惊骇

    情。说明你认为这本该如此,认为本该如此的人除非他自己也有这本事。才会理所当然。所以,哈哈哈,”

    老头子一番话下来当场令叶凡差点悔青了肠子,心里暗骂道:“格娘老子的,看来我还是太嫩了。装嫩都装不像。人家早就是识破了,自己还在哪里傻不啦叽的继续装嫩,真是招人笑话。

    难怪老头子要试我的功底子。原来是为了这般,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他是一个残暴的怪老头呢。”

    “对不起老前辈,现在社会变了。时代不同了。对于咱们这些国术练功者来说那是要隐退后台的时代。如果给普通人知道了咱们的根底子整天惹人眼球也难受,你说是不是?何况我好歹还是一个小镇长,这样子下去还能如何的当好一个镇长。”

    叶主淡淡一笑风度又上来了。

    “嗯!年青人讲得没错。唉!国术没落了。当年我小的时候国术练功者如过江之鲫,五段六段的高手在咱们华夏没有一万也有三千。现在呢,全华夏能凑齐二百人的话就烧高香了,几年了,我见过的五六段高手全加一块儿还不满一个饮事班。拿去军队做饭都不够。”

    老头子也是感慨不已,头微摇,有些沧桑。

    “这些高手都去什么地方了。不会是全”叶凡有些不明白,这老头子看上去最多不过的岁来岁左右,今年是啡年,就是他小的时候华夏也不过处于,哟年时代,那个时候已经是抗日战争时期,不会是全被该日的小偻鬼子给杀了吧!

    “唉!没错!抗日时期,那段时期间国家混乱。不过在更早的的军阀称霸的民国时期。

    听我师傅说是那些大军阀都有弃一些国术高手,当时也是各为其主也自相残杀对抗死了一些。

    世界大战时对抗外国入侵死了许多。他们都是一些有志之事啊!特别是小日本,在威力巨大的现代武器下咱们的五六段高手那肉身怎么能抗得过洋枪大炮。

    那个时段许多的高手搞暗杀,为国家捐躯的不在少数。直到现在国术新生代不足,老的门派虽说基本上都还在,但也彻底的没落了。”老头子谈起这些心酸的往事来眼里也闪过一丝丝忧郁,心痛。

    “老前辈尊姓大若,晚辈能问吗?。叶凡双手抱了一拳。

    “名字只是个代号。有缘千里来们会,无缘碰面不相识小伙子,又何必执著于此呢?”老头子哈哈几声狂笑,看来是不想透露姓名。

    “嗯!前辈说得有理。不过晚辈对前辈所说的那个什么六段的市长倒是有些好奇,能否告诉晚辈

    叶凡大有同道之感。因为六段的市长,人家也是国术高手,也是身在官场的人,跟自己的理想有点像。

    “鱼桐市的断海天,六段开源之境,华夏国断氏传人,家底子殷实。

    你小子打什么鬼主意,是不是想让人家看在同为国术练功者的份头上提点你一下。

    呵呵,也不错!老夫逛荡世界多年,时今也只见过你们两个国术境界还不低的练功者在普通的政府部门工作,悠闲自得的作一名普通人。

    不过年轻人,这事你我晓得就是了。不必为外人道也。断海天愿意混迹政府官场,估计也想作一普通人。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年轻人。能告诉老夫我你真实的段位吗?”那老头子也想了解叶凡的底细。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呵呵!谢谢老前辈告诉小子断市长的来处小子有空了自会去拜会高人一番。

    当然,我知道老前辈更是高人中的高人,估计是站在华夏国顶峰上强者吧!

    小子这点微薄之技难入前辈法眼了,不提也罢,难以启齿叶凡打着哈哈,心道:“老头子,你连姓名都不愿意告诉,我也没必要告诉你什么。”

    “噢!算啦!你讲得也在理,老夫去了,年轻人,好自为知,既然选择了作官就应该为民做些实事日不要丢了咱们国术武者的脸面。国术者都是爱国的,呵呵”。

    “慢着前辈,你刚才好像是说条条道路通罗马。应该发现了能让这龟岭村走向富裕之路的法子,既然老前辈肯显身提点小子,能否再说详细些。”

    叶凡可是有些急了,刚才从这老头嘴中隐约的揣测出估计这龟岭有什么秘密被老头子发现了,应该有助于村民们脱贫。

    所以在见到自己迷惘一片时才显身提点自己。这下子这老头子又不说了要拍屁股走人,一定得把此事打探清楚了再说。

    再说叶凡也想跟这种隐士高人多聊聊,长点见识。

    “嗯!老夫我是发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只要你这个镇长肯下功夫。应该能让村民们过得比先前更好一点的生活。”

    老叉子并不否认,不过他扫了叶凡一眼,想到这小子刚才问他国术段位时居然跟自己打太极不愿意说,心里有气,眼神巡了一圈之后淡淡一芜

    说道:“行!想知道也得拿来东西出来让老夫我高兴才行。我也不强求你什么,老夫站这里摆好马步。手伸出让你直击三掌,如果能击的老夫移动身子就算你赢了。老夫当即毫无保留地告诉你那秘密,如果胜不了老夫那你自己去找吧,哈哈哈

    老头子一谈到国术方面又是倡狂的笑了起来,看来对自己的功底子很是自信,认为叶凡绝对是没有希望撼动自己的。

    在老头子的心底里认为,一个看上去不满力岁的年轻人。自打娘胎里开始练功的话那功力段位也高不到哪里去,能达到4段的“开源之境。那就是绝世天才了。

    如果说是功底子达到五段开源了老头子绝不相信,抠出他的眼珠子也不信。

    在老头子活着的几十年里,还没发现过力岁以前就突破到五段的超级天才。

    按常理来说老头子对叶凡的实力估计就是2段顶阶,所以才会如此的托大。

    不过这次注定老头要阴沟里翻船了,遇上了叶凡这么个另类。

    “行!”叶凡淡淡一笑巡了老头子一眼,见这老头那是浑没在意地样子,那个气真是不打一处来。

    心道这小老儿也太欺负难这后生了,青出一蓝而胜于一蓝居然给搞

    。

    眼神在老头身上刮了一圈下来。突然发现老头那青袍子腰间绑着的一条草绳儿上。居然挂着一块三指宽,红艳似火的精致玉佩。

    心里一动,这玉佩估计是古物之类,刚才老头了如此狂妄我得修理一下他才行,既然要赌就赌个大点的。

    估计那红色玉佩也是老头子的心爱之物,不然为什么一直挂在那束腰的草绳儿上。

    那草绳儿估计也不是丹品,不知是什么草类编织的。似乎上面隐隐有一点点淡淡香味儿溢出。

    打定主意后又笑道:“前辈小子很是喜欢您腰间的那块火色玉、佩。呵呵,如果晚翠侥幸击动了前辈是否把那块玉佩一并算上?当然。如果是前辈的心爱之物就算了。就当晚辈没说

    叶凡装得非常的淡然样子。

    “你”哼”老头子气得脸色顿变,连颌下那蓬乱糟糟的胡子都差点竖起来了。

    看来给自己猜中了,那玉佩肯定是老头的心爱之物。越是老头的心爱之物咱就越要把它给弄到手,让这老头心疼一下才行。

    想到这些叶凡装着不懂事,年轻人心气高的样子脱口问道:“怎么?前辈不敢赌!难道是怕”。叶凡就那个。“输。字拉长在后面没吐出来,傻子也能想到后面肯定是一个,“输。字。

    “好小了,将老夫军是不是?一个小屁孩子,居然敢打老夫这“红血玉佩,的主意。

    你有几斤几量,就是那个六段的断市长也不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张狂,赌!赌定了。等下不能移挪动老夫,定让你吃上几屁股的藤条,哼!”

    老头子给激得怒了,身子一弹,影子一晃,瞬间又返了回来手中已经握着一条鸡蛋粗的杂木棍子了。

    哈哈干笑着,哼道:“就这条棍子了。不教教一些不懂事的年青人真的要反天了。来吧”。

    老头说完把那棍子一抛,稳稳的插在了泥地里还一直颤栗着。

    “嗯!”叶凡心里一凉,估计这次可能是要踢到铁板了,看刚才老头子折断树棍的招式真是快,好像没听见树棍断裂时的“咔嚓。声响起。不由得脱口问道:“前辈,你刚才使的是什么招法,怎么没传来树棍折断的声音?”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30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