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二十三章 费家二少耍大牌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92 Views

    狗子得感谢下本书的副版术,叉弟,以后书吼是他帮助打理了,他还是很勤快的,基本上来发言的都有加精,按他的规矩办就行了我也省力多了,说句实话,每天一万字,有时还加更,的确太忙了一些,不过书评区各位大大有什么好的建议我每天都会看一看的。谢谢!

    淡淡一笑说道:“叶镇长,我是《武辰公司》的老总,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不拐弯摸角了。我这次下来主要就是为了鬼婴滩的厂子工程以及叶先生提出的“林泉大通脉蓝图,工程。

    关于《武辰公司》叶镇长应该早就查清楚了,我也不罗嗦了。叶镇长给个口信,我也好抽调人手下来准备一下。

    还希望叶镇长能支持本地公司。咱们本地公司赚了钱也等于是为鱼阳县政府解轻了负担。”

    “武辰公司,我当然听说过。本县二大建筑公司之一,不过鬼婴滩鱼阳纸厂的建设问题要去阵纸厂的胡泰和老总。

    我作为林泉镇的镇长也不能干涉这种合资企业的基建问题,政府什么都抓的话也忙不过来,这只是企业行为罢了,关键的问题还在林泉纸厂人家胡总可是占了大头。

    咱们林泉镇政府按法律来说只是第二大股东,做不了主的。再说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去管这些具体的问题,精力有限啊!

    至于说“林泉大通脉蓝图,虽说是我提出来的,这项工程涉及到二千多万兵额资金的投入。

    所以我个人也无权作主,现在还处于规利阶段,何时动工要由县里说了算。

    而且工程方面具体怎样操作也不是我一个小镇长能做主的,这个还得县里说了算,呵呵,所以费总去县里问问,”

    叶凡一脸的微笑着打着哈哈。非常的客气,实际上就是在推委扯皮。

    费武云是组织部长费默的儿子,当然也不能太过于**的拒绝了。所以叶凡的话说得较委婉。

    “是吗?叶镇长,你也知道我是谁,咱们没必要打哈哈。这种玩太极的手法我早就领教透了。前次我表叔来还拜叶镇长给踢成了猪屁股,那破事儿我也不想再提了。

    我想叶镇长是个明白人,这纸厂厂房的地基整平和厂房的建设人家胡世林董事长全交给了林泉镇政府。而你又是纸厂工作组组长,亲自的负责人。

    这事不是你说了算是谁说了算?再说那路吧,我也不要多,你只要把天水坝子那条主干线路承包给我的“武辰公司,就行了。

    我这人从来不贪多,信誉在鱼阳你可以去打听。知道你们也难做。方方面面要照顾的人也很多。”

    费武云开始显露出公子哥的傲气来了,直逼向了叶凡。根本就是来安排工程的,哪里是来拉工程的。

    “哼!你倒是会挑好地段,天水坝子那段路长达刃千米左右,投资占了总蓝图的近一半,早就被军队整理得差不多了。

    那段路其实是最好做最赚钱的。不可能随便标给任何人的。还说不贪,我看你是快变成一只贪屎虫了。”

    叶凡心里暗哼着淡淡一笑,也不理费武云的傲气,说道:“你叫我现在答复你,那不可能,现在那事儿还没商定动工的时间,估计得等到明年了。

    再说天水坝子那段路肯定是要搭配着标段的,不可能随便说给谁就给谁,这事儿我说了不抵事儿,你还是去找找有关领导吧!”

    叶凡还是照样子不愠不火的。气得费武云是牙痒痒的。

    再也忍不住了,费武云可是从来没受过这种鸟气的。以前县里有什么稍大点的工程那些单位领导为了巴结费默,往往都会主动送工程上门的。

    谁会想到这小子真是不识相。老子低声下气的求他了居然还甩脸子给我看,真以为自己是县长书记了。

    嘴里口气非常强硬,冷冷哼道:“叶镇长,时局要变了,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路转,要往上看不要整天低着头什么都不晓得。什么时候那位置没了的话自己可还是个糊涂虫。”

    “你这话什么意思?”叶凡也微微动怒了。语气也硬实了许多。

    “呵呵”没什么意思,自己猜去,告辞。再次跟你打个招呼,这工程我费武云包定了,由不得你的。什么东西,不就一个破镇长。敢跟老子玩

    随着话语声“哐锁,一声费武云站起重重的带上了门出去了。

    “火气还挺大的最近好像是走霉运,尽遇到这种鸟人。王家兄弟是这样子的,现在又来了个费家公子,那个缪公子也差不多,老子就是命苦,唉!”

    叶凡发了几句牢骚叩了几口茶小声念叨:“嗯!还是把倪妹招来亲热一下。”

    正想打电话方倪妹却是推门而进了。“好命!网念叨到引,沾自个儿送卜门来叶几心里暗道真是心有灵犀山公皿闩!

    费武云直奔黄海平的办公室而去。

    “妈**的,太不识相了。”费武云骂骂咧咧的哼着一展股就坐在了黄海平的老板椅上转了一圈。

    “怎么啦二少,谁给你气受了,好像这种人鱼阳县没几个吧,呵呵吼,真海平略感惊讶。

    “还有谁?你说说你们镇子里还有谁。哼!”费武云接过黄海平递过来的烟点上后哼道。

    “是姓叶的吧!”黄海平一猜一个准,费武云肯定是为了工程的事给叶凡拒绝了。

    “不过他蹦嘎不了几天了,呵呵呵”黄海平舒心的笑着,从来没这般开怀过。

    “怎么说?”费武云突然睁大了眼睛”了道:“奇怪了,难道市里县里的人事大变动黄海平已经得到消息了?

    这消息可是很保密的,他怎么知道的?难道黄海平市里也有人,应该不会。

    如果有人还会被欺负到林泉镇来当这个破烂的副镇长,再怎么说一个正科级干部也该回到县里弈主持一个行局才是”

    “你刚才下来是不是看见咱们镇的大会议室里人来人往的?”黄海平神秘一笑。

    “会议室在楼顶,我没去过。不过楼道里倒真是人来人往的,难不成你们镇里今天要开大会,来了这么多乡民?”费武云倒是来了兴致。

    “不是,咱们的叶镇长同志耍搞政绩工程,其实就是一不自量力的面子工程。想把咱们的林泉破镇建得跟福春市的新街一样的敞亮开阔。要求受了火灾的东锁洋一条街住户们全部退出力来米左右”

    黄海平微笑着把退街之事给说了一遍。

    “那得花多少钱才能退完,你们一个破镇子能吃得消吗?再说人家有的店主有钱,未必肯退。”费武云到真有些佩服起叶凡的魄力来了。

    “那是!那天晚上肖长河副镇长跟段海这个工作组组长,他们初次开会就整出了么蛾子来,差点酿成血案了。

    几百人冲击政府。肖长河还被砸了一下。顿时就血流满脸现还躲家里修养呢。

    当时那小子网从墨香市赶回来,正开到下游的武溪镇,一急之下直冲回来,结果在鬼婴滩不远的地方把车都开进了溪里。

    那部三菱可不便宜,听说还改装过,估计得六七十万。

    当时他叫我去现场,幸好被我推开了,不然还真是惹火烧身了。”

    黄海平兴哉乐祸之色溢于言表。夸大其词,当时无非就是肖副镇长被砸了一本黄书,结果鼻子流了几滴小血罢了。给黄海平这么一夸夫变成血流满脸了。

    不过肖长河也聪明,就此干脆躺医院去休养去了,不愿意哥回来接这个烫手山芋。

    所以今天的事还是段海和郑力文。杜朋三人在贺佳贞副书记的帮助下在办退街的事。

    “嗯!这种事正常,不过这里面的文章可就有得做了,哈哈哈”只费武云心里一转主意就上来了。

    “那是,就以强逼民众退店。引起血斗,几百人冲击政府,此人好高鹜远,不顾镇里民众死活等为由头估计姓叶的那帽子立即就会被人给捋了。”

    黄海平眼前仿佛浮现出了组织部宣布罢免叶凡镇长职务的情景,心里一下子活络了起来。

    如果姓叶的倒下了那自己可就有大希望了。再说自己本来就是个带括号的正科级干部,升为镇长理所当然的。能坐上这个镇长宝坐那可是比原来那个破纸厂风光得多。

    “不用这么麻烦海平,那小子立马就会倒霉了,哈哈哈”费武云得意地狂笑道,那口沫像肥皂泡一般倒处飞扬飘去。

    弄得黄海平都在心底里直皱眉头。不过如果想抢这个镇长宝座还得靠费默这个组织部部长,所以黄海平尽管心里不平面上还是一派温和笑容。

    “二少,这话我可是有些不明白。难道这里面还有其它什么由头不成?”黄海平装着十分惊讶样子,人显的有些恭敬了起来。其实他心底里的确有点惊讶。听费武云的口气好像他另有办法能立马让姓叶的倒台似的。

    “海平,你跟咱们费家也好多年了。也算是核心朋友,咱就先透个底子给你,千万别传出去。”费武云小声很是神秘的笑道。

    “您说二少,我这嘴牢着,比上了大铁锁还管用。”黄海平心里一惊,更显得恭敬。

    “市里这次人事大变动了,市委杨书记已经走人了。天都变了,周乾阳书记已经坐上了市委第一把交椅。

    这事前几天已经宣布了,你们林泉这旮旯地方太偏僻,估计没几个,人晓得。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96.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