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二十章一百万换个股级主任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10 Views

    ”老马,你井坐会儿,我问问今年上头都有哪此荣誉略镇叶凡打了个招呼后电话打给了王元成。

    问道:“王主任,快到年底了,咱们镇今年都有哪些荣誉落咱们镇。当然,级别越高的越好

    “县里的能行吗?”王元成有些奇怪叶镇长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些蒜皮小事了。要知道今天退街的事还闹得哄哄烈烈的。

    “县里没用,再往上。最好是省里的看看有没有?”叶凡说道马盖天坐对面那张小板椅上可是支着耳朵在听的。

    “省里的我查查,要省里的荣耀就非常的少了。因为省里有荣耀的话一般来说在县里都被他们给截住了。很难落到咱们镇里头来。”

    王元成皱着眉头叫方倪妹赶紧翻翻。

    “有了,倒是有一个”是表彰咱们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叫“南福省优秀乡镇干部奖”王元成在电话中突然喊道。

    “好!好!那名额留着,我需要用。”叶凡笑道,心里一舒服,总算是没对马盖天失言,不然人家弄了一百万先前答应的省先进倒没落到手,那是自己失言,不能这般子做事的,会寒了手下的心。

    转头对马盖天笑道:“恭喜啊马村长,你立即就是“南福省优秀乡镇干部。了,哈哈,省里面发的,还盖得有省政府的大钢盖。一般来说这种有份量的奖都是由县长亲自颁发的,你就等着领奖吧”。

    “真的!“南福省优秀乡镇干部奖”谢谢!谢谢”马盖天激动得嘴唇直抖瑟,无意中又抽出了上衣口袋里的那只已经磨得有点破旧的“英雄钢笔。来,抓手中抚摸着,仿佛在摸着自己相好的屁股丫似的。

    叶凡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哑号,也就是石坪塞的二贵子他老婆翠莲跟马盖天推肉磨的旖旎场景。

    当时妖棍范网还说翠莲曾经用这只“英雄。去搅弄自己的骚水洞子的。弄了一床的**,惹得老马同志还甩了她一耳刮子。

    故意诡异的问道:“老马,你这英雄钢笔可能有些年头了吧,这么旧了我干脆弄把新的发给你算了。”

    “算了,武用它用习惯了,呵呵。习惯!”马盖天磨捏着英雄感情很深的。

    “这英雄好使吗?”叶凡又问道。

    “好使,好使,很顺手的。哪里痒痒了还能用来搓痒的,呵呵”。老马同志恢复了一脸的憨实相,真像个老实巴交的贫下农民。

    不过叶凡知道老马同志的心灵跟他的面椎网好相反的,不然怎么能弄得来一个班的相好,还想凑足一个排。

    什么四、哑、奶、咖号都有了。翠莲就是正宗的哑号。排在老马的老婆下面,在古代就是二房了,地位还不低的。老马算得上是风流人物,比咱这一个镇长可是牛气多了。

    叶凡真想问问四是谁。不过最终于还是憋住了没有出口。就让他保持一股子神秘劲头吧!也许这样子更有味道些。

    不过几分钟过后王元成主任又打来了电话,吞吞吐吐的说是那个什么省里颁的“南福省优秀乡镇干部奖。已经被缪勇书记亲点给了计生办的代主任郑雪妹同志。

    名额都报上去了,所以今年已经没有省级奖状了。

    “郑雪妹!怎么回事。郑雪妹不是原镇长蔡大江的相好吗?怎么会跟缪勇拉上关系。

    难道是蔡大江给她讨要的?不可能,蔡大江跟缪勇根本就没什么交情。缪勇不可能会看他的面子的。

    这事还真是诡异,不会是郑雪妹那凹一磨蹭,又磨蹭进了缪勇的怀抱吧?

    应该不会,谬勇可是正儿八经的市级太子爷。怎么可能看得上郑雪妹那徐娘半老的烂**。

    不过这个也说不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许是我多心了叶凡在心底里腹诽着可就感到头痛了,这省级奖没了怎么向老马同喜交待,人家可是弄了一百万的大功臣,不说要省级奖,就是给个部级也是绰绰有余啊!

    再说老马同志现在还眼巴巴的坐在沙发转角处盯着呢,挠心得很,真是麻烦!

    “算了,给人了就是了。”叶凡放下了电话。在脑子里把能给老马的好处全捋了一遍下来,突然眼前一亮,拿定了主意。

    呵呵笑道:“马村长,走,咱们去见见缪书记。”

    “见缪书记,我”我”马盖天突然像个姑娘一样扭捏了起来,看来有点怵缘勇这太子爷。

    “干行么,像个娘们,走”。叶凡笑骂道。

    “嗯!我”我跟你去马盖天站了起来闷头跟着叶凡。

    二人到了瓒勇的办

    “叶镇长,早上退街的事有些闹。处理得怎么样了?”缪勇笑着问道。

    “基本上处理好了,这事儿我有空给你说叨一下。这位是咱们石坪塞的马盖天林长,也是咱们林泉镇财政所的正式干部,一直在石坪寨那穷寨子驻点,不容易啊”。叶凡介绍道。

    “你好缪书记。”马盖天立即躬着身子憨实的笑着打了个招呼此玄的老马同志又恢复了一个农民的本色。

    顺手把叶凡网给他的两包特供中华中的那包档次低了一点的那包给拆开了,抽出烟递了上去。

    缪勇也没说话,接过后悠然自得的接受着马盖天的打火机伺候。

    不过抽了一口后眉毛突然一跳。眼光隐悔地扫在了烟上细细的察看了一下。

    暗道:“怎么有点像是特供烟的味道,听说这种烟省部级干部半年才能分到一条的。奇怪!看来这马盖天村长背后蹲着真神。”

    随口赞道:“不错!这烟丝味很纯正。”

    “呵呵!这是刚才叶镇长给的。我哪能抽得起这种好烟,平时抽的都是三块五一包的牡丹

    马盖天随口答道,心里也有些高兴。

    “噢!”缪勇哼了一声不经意的扫了叶凡一眼没说话了,心里又是暗自揣摩开了:“奇怪了,前次姓叶的也给我抽了这种烟,说是军队朋友送的。

    这次还送给了马盖天村长一包。说明他这种烟估计还不少,几包应该有的。

    这到底从哪?来的,难不成这小子背后还真蹲着一尊真神,不显让。不露水的。咱以后可得悠着点了。别不小心又得罪了什么神仙”

    “呵呵呵,从一个。朋友处揩油来的。抽屉里还有几包,等下给缪书记送两包过来。”

    叶凡打着哈哈,有点肉痛自己的特供,不过马盖天都说了不给两包给缪勇也不好意思,那样子显得自己太抠门了一些。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呵呵。”缪勇笑道。

    “瓒书记,马村长可是个好同志。一直扎根石坪寨那个穷村子长达十几年了。石坪寨是翕族村,那地方经济也非常的落后,为了咱们党的民族和谐事业他一直坚守在最艰苦最困难的第一线。

    不过马村长一点怨言也没有,以苦为乐。

    不但自畴资金打通了石坪寨至原庙坑乡的机耕路,而且这次为了响应咱们镇里提出的“林泉大通脉。计划,特别的跑上跑下,人都跑瘦了几圈。

    终于弄来了一百万资金,今天已经刮拔到了咱们镇财政所的账头上。不容易啊,一个村干部能做到这一点可算得上是全镇干部学习的典范了。

    按理说应该给他评一个先进的。至少还得是省级的。不过咱们镇名额有限,今年好像没有名额了。我想我们还是得争取一下,看看能否再要一个名额回来

    叶凡的一番话夸得马盖天心患那个是热乎乎的,差点都掉猫尿了。

    “嗯!马村长的确是咱们党员学习的典范,如果咱们镇里每个村长都能像马村长一样尽心尽力干好工作,咱们镇子早就奔小康了。不错!推荐马村长的事就麻烦叶镇长去办一下了,尽全力争取到一个名额下和”

    缪勇心里一愕,重新审视了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番,觉得此人长得像屠夫,笑得像憨农,能量还不

    要知道能弄到一百万可是相当不简单的事,就是缪勇自己,全家都鲁官,可到目前也不过才为镇里弄回了一百万,说明要弄到一百万是多么的不容易。

    心里也在暗骂叶凡这子又走了红运,在退街闹得不可开交时居然又冒出一个送钱人来。

    其实退街发生的事瓒勇可是随时关注着,当听到综治办的刘驰汇报过肯体情况后缪勇的心情很是复杂。

    为什么呢?

    如果乘此机会把事给闹大些绝对能一举扳倒叶凡这个强劲的对手,不过如果事情真闹大了自己这个林泉的一把手也绝脱不了干系,叶凡是倒了,估计自己也得落个处分按头上。

    所以缘勇思前想后的决定暂时以不变应万变,观察着事态的发展。犹如蛰伏在阴影中的一匹老狼,伺机而动。

    缪勇也清楚,叶凡这次肯定必动修路专项资金了。果然,不久财政所就有人通风报信了,说是郑力文拿出了南宫集团赠的那张卡到银行去转账去了。

    现在叶凡太多的把柄被缪勇抓住了,心里那个美呀!所以眼光中看叶凡犹如佛祖在看孙猴子唱戏一般。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9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