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一十九章 舍不得女儿套不着狼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02 Views

    网从横店回来。很累,今天恢复二更,万千※

    感谢“书友心比只跑奶刃,大大的打赏,以及各位大大的订阅和月票。谢谢!狗子希望你们能坚持。狗子也在坚持一天一万字。

    军队里面大军区司令政委一年有二条。中将以下的少校大校什么的只能眼馋了,像蓝月湾基地司令赵将军一耸有一条那种顶级货色。

    唉!齐天这小子笨啊,如果攀上了赵四小姐弄个几包顶级特供应该

    。

    要知道赵括是最宠赵四丫头了,那丫头一闹什么特供不会到手,一条应该不成问题,要知道赵家可还是上将的军委委员,呵呵呵

    在铁占雄的随意谈笑中也是令叶凡暗暗心惊,原来一包烟中还藏着这么多的不为人知的道道,品级就是这般体现的,连抽个烟都有这般的排场。

    叶凡装着有些不以为然,浑没在意的啡噜道:“叫烟厂多生产一些不就得了,搞得那般神秘干嘛,不就是包烟,又不是钻石做的?用得着搞得这么品级分明吗?”

    “哼!你小子,叫我说你什么好?你以为那烟如此好弄出来是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是那烟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产量估计也不可能高上去的,毕竟制作工艺不简单。”

    铁占雄笑骂了一句,在电话中想了一会儿,突然开了灵窍似的,诡异的笑道:“老弟,你不是想那种特供吗?猎豹内有个人那里倒是有。绝对正宗的顶级货色,就看你老弟有没那本事能搞到手了,嘿嘿嘿嘿

    叶凡总感觉铁占雄的语气中蕴含着一些阴谋的道道在。

    心道:我才不上当,不抽就不抽,不就几包烟,铁哥不知又要出什么么蛾子了。咱可不能上当了”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好奇,想套出来问问,说道:“猎豹中就你老哥最大了,难道还藏得有什么大神不成?”

    “呵呵呵,我最大,这只是表面现象。咱们猎豹兵团中集中的全军的精英,里面神仙可是很多的。

    也许一个不起眼的上慰连长你小子得罪了就会脱一层皮的。”铁占雄得意了起来,说起猎豹他心里可是憋不住了,显摆罢了。

    “不会吧我说铁哥,咱好歹也是个少校级别顾问。听齐天吹嘘说我那空挂的职务跟猎豹的马副团长同级别的,难道这只是唬人的?不会是大哥拿来唬弄兄弟我的吧?”叶凡装着不信电话中所言,直摇头。

    “谁说是唬人的,你那可是一个正宗的少校顾部,猎豹兵团跟普通的军队相比级别会高了不少。

    特别是你挂的少校顾问头衔,跟驻扎墨香市的野战一师的少将师长赵昆同级别。

    不过猎豹里面的“神。却是有的,有个姓梅的姑娘你老弟可能没听说过,人长得那个是没得说的,水灵得很,天上仙女一般。岁数仅比你老弟大一点,老弟,要不我给你说叨一下,网好相配的。”

    铁占雄干笑着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原来是想当回犯骚子的媒婆。说出去的话估计得震掉赵括将军的大牙的,安碎顾天棋军座的眼镜。

    “姓梅的,我的娘,难道就是梅家那丫头梅亦秋,就是那天晚上在什么狗屁的“劲炸歌厅。里掏出枪来差点把俺嘣了的那个女大虫。”叶凡心里一凉,腿儿没来由的打闪了一下。

    想到齐天讲那个女人居然拔出瑞士军匕来追光了某只色狼话儿上的毛那件事,那个,不心寒都不行了。

    其实齐天是吹得有点太玄了一些。那天晚上那个到霉的狼只不过骚扰了梅亦秋。当然也被梅亦秋干了几腿。

    后来裤补裆住那玩意儿差点被梅亦秋踢成太监了到真有那么一回事。

    至于给话儿递光毛的事只是当时梅亦秋激奋之下威胁之语,并没有真的执行。

    当然,当时那猪哥到真的被梅亦秋的手下女兵们拔毛了裤子,所以后来就传得越来越神乎了。版本各有不同,到齐天嘴里就变成梅亦秋手持瑞士军匕要那干那递毛的事了。

    叶凡慌得赶紧喊道:“打住!打住!铁哥,我可是还想留着这条烂命继续活下去的,你们猎豹出来的女军官虽说美赛天仙,可比钱仙女,但也凶得能赛虎的,咱可是忧年出生的,不能比的。”

    叶凡网喊完铁占雄乐了,嘎嘎尖笑不已道:“你小子,连自己属什么都给忘了”忱年不是正属龙的吗?

    龙难道还降不了虎吗?真是的。看把你吓的,大老爷们的,再难的娘们咱们都要把她当马给服了才对,你说铁哥讲得对不对。不然干脆割了那玩意儿免得给爷们丢脸子。”

    铁占雄一谈到娘们顿时就是豪兴大发,估计女人也给他搞了不少,有种蔑视天下娘们的味道。

    “都不是什么好鸟叶凡暗自嘀咕了一句。

    嘴里却是恭维道:“那是,铁哥那杆枪天下无敌,挑尽天下娘们。嘿嘿,”

    “你小子!叫我说你什么好,铁哥没你想得那般子龌龊的。不过人生一世,该飘红旗的时候还得飘的是不是?

    成大事者都是任逍遥之辈,女人都喜欢豪杰。不过要注意有个度,止。哈哈!适可而止了六”铁占雄干”

    不过后来齐天出到林泉后一下子给叶凡整了一箱子特供,其中六条中华特供,还有四条长度大熊猫。弄得叶凡感觉有点像是在作梦。

    暗思:“怪了,铁占雄不过一个团长,虽说特别的牛逼。

    但级别也太小了,连军衔都只是个大校。

    按他昨天的关于特供烟的理论层次,好像还不够级别分到那种最普通的中华级别特供了。

    今天送来的这一箱子特供中好像有四条是最顶级大熊猫货色的,伟人抽的那种尖端货啊。听说这种是上将级别的军官一年也不过一二条的份额的。

    这就奇怪了,不知他从何处搞来的,估计也是彼费了一番周则吧?

    难道是从梅亦秋手中逼来的,如果说梅家那丫头手中有存货也是肯定的,因为人家有个军委级别的爷爷。

    不过一下子要弄到四条可就不简单了,这可也是人家二三年的存货。好像此理不通,二三年存货早就发霉坏了,哪还能抽的

    后来就此事问齐天他只是含笑鬼鬼的点头就是不语,说是打死了他也不敢说出来,还求叶凡这个大哥别难为小弟了,因为猎豹有纪律的。

    “屁的纪律,这抽个烟还讲纪律。”叶凡笑骂道,不过见齐天和李横山都是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的特供不由得心里一惊,暗骂道:“又招来了两匹狼,老子好不容易舔着脸才弄到这么几条,还想拿去巴结老领

    。

    可别给这些狼全揩油光光了。而且这烟抽着都不实成,也不知是不是真从梅家那丫头处搞的。

    真是她哪里来的话以后吃人家的嘴软估计惹得麻烦事了。老铁啊老铁,你这作媒婆的思想可是要不得的

    赶紧拆了出来,中华特供一人二包,当然,叫李横山给李宣石也带了两包,才算是打发走了这两匹饿狼。

    心里是肉痛得直喊晦气。

    叶凡马上打了电话给郑力文。叫他去查查钱到账没有,别中途给一些狼拦截了就麻烦了。要知道现在钱没到手都不算钱,中间还有许多的变数的。

    “马村长,想问个不礼貌的问题。不知马德林局长高升到什么地方了?。

    叶凡到真不知马德林去了什么的方。一个市那么大,自己在消息方面那是很闭塞的。

    “呵呵呵”你讲的是我那干老头子啊,他网提的副市长,就在咱们墨香市里。不过这笔钱倒不是市里出的,是我那干老头子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弄来的。”

    马盖天想得意的显露一番,不过在叶凡面前又不敢,所以只能是从脸上溢出了一丝丝,样子有些滑稽。

    “老马,想笑就笑嘛,没事,我这人比较随便。不过有些奇怪了。那个拔款的人到底是哪个衙门的神,要知道一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而且他为什么要拔款子到咱们这个旮旯地方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吧马村长,还跟我打迷糊是不是?

    如果能说就说说,我也十分的好奇,如果不能说就不说,这个我理解。呵呵”。

    叶凡这次到是开心的笑了。不是苦笑。一高兴,又扔了一包特供给马盖天,这次扔的可是顶级的中华特供,属于那种省部级正职高官才有份头分上几包抽抽的,副职就没份头了。

    当然,那种顶级伟人抽的那种叶凡还是秘藏在房间里的,舍不得让它见人。

    “咦!这包跟刚才那包又不一样。叶镇长,我是个粗人,您能不能说叨一下,难道这烟中有啥秘密?”马盖天是个直性子,再也忍不住问起话头来。

    “呵呵呵”上头人抽的,保密。只给了你两包。”叶凡随手向天指了指,淡淡的一笑弄得马盖天心里像猫抓一般小心的把两包烟像藏宝一般给放进了皮包里。

    不一会儿郑力文打来电话,惊喜的说是真的到账四万。出处好像是水州海关。“水州海关,这事还真是奇了。海关怎么会出钱砸到林泉这旮异,地方来修路?”叶凡心里想着,点了点头看着马盖天说道:“马村长。不错啊!居然傍上了海关的领导

    “呵呵!哪里的话,是我那干老头子牵的线。水州海关副关长苗任道先生划拔过来的。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呵呵呵,这礼也太重了马盖天咧嘴直乐呵。

    “生日礼物!老马,你这生日过的值了,一百万作礼物。老马同志。你生日是什么时候,给我说说,需要咱们镇政府给个什么礼物给你

    叶凡一听,差点震掉落了下巴。马盖天一个黑李逸样的粗人生日人家送了一百万,虽说马盖天自己得不到,但名义却是他的。这世道真是太疯狂了。

    既然人家这么大手笔了,镇政府也得表示一下不是?不然会寒了人家马盖天这牛人的心的。

    其实叶凡不知道的是马盖天为了弄到这一百万可也着实不易,那个是连女儿都奉献上去了,不然人家即便是与马德林副市长关系非常铁也不会甩出这么大张礼物的。

    别看马盖天长得不咋的,五大三粗的一个人。可是马盖天的女儿马倩倩却是长得水灵得不得了。两只弯弯日0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睛配卜长长的膛毛很有股年混血儿的味马倩倩在南福省的《苍海财经学院》读书,是正宗的大专院校。那天马盖天去找他干爹马德林想捞点钱。

    实际上马盖天是马德林的私生子,不过马德林怕别人认出什么闹出事端来。

    所以一直以来这个私生子就让他蹲在林泉镇的石坪寨了。经济上能照顾的尽量照顾,所以在钱物方面马盖天到是不缺这个。

    不过马盖天自己也不知道马德林是自己的亲身父亲,因为马盖天的母亲兰雪梅没跟他说。

    而马盖天现在的父亲雷土敦更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疙瘩,一辈子呆在石坪寨那旮旯地方连县城都很少去。是个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憨实汉子。

    老婆兰雪梅红杏出了墙他也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播的种子发芽生出的变异品种。

    幸好马德林的身材跟雷土敦的身材有点相似,都是五大三粗的。

    所以马盖天生下来后虽说面相跟雷土敦长得不怎么像,但那身板却是实实在在的像雷土敦。

    所以雷土敦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咧开厚实的大嘴唇呵呵夸赞儿子马盖天遗传得好,就这副身板简直跟自己一个摸子刻出来的。

    年轻时扛起三百斤的野猪那个是健步如飞,跟自己的身手差不多。

    当然,说起这些事也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了,当时的马德林网从中专院校毕业就分配到了林泉镇。网好被镇政府分包到了石坪塞子。

    那个时候马德林参加工作时才口岁。就遇上了刚刚新婚才十来天的**少*妇兰雪梅。

    马德林一见到兰雪梅就被她胸前那接近舰的大号波比给迷晕菜了过去,再加上要驻村,就那样子,一来二去,郎情妾意的渐渐也有了情,就勾达上了。

    作为兰雪梅来说,自己当时也不过冶岁。当时的石坪塞可是穷得叮锁锁响,不要说别的,有时连买盐巴的钱都没有。

    因为雷土敦除了会在地里刨几个地瓜蛋蛋。在玉米地里掰几个玉、米捧子外又没其它什么手艺。农村人除了喂头猪换几个钱卖些酱油,扯几匹布其它什么来源是一点都没有。

    再加上马德林网从中专学校毕业,人也长得很帅气。主要是他可是镇政府的干部,是吃国家皇粮的。

    兰雪梅当时就动了心,如果能傍上一个干部对自己的家庭来说也会有许多好处的。

    所以就那样子跟马德林**一点就燃了,一个喜欢特大号波比。一个喜欢的是他的势和钱。

    不过马德林还算不错,每个月都会弄上些钱粮给兰雪梅,他作为驻村干部,总是有许多好处可捞的。

    只要镇政府有分什么好处下来肯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相好兰雪梅了。

    不过不久马德林撞了好运就调走了,不过他留下的种子却是在兰雪梅的肚子里生根发芽了,最后就冒出了马盖天。

    网开始时就连兰雪梅都不晓得马盖天是马德林的种,还以为是雷土敦的,不过心里有疑惑罢了。

    直到后来马盖天长到了十几岁,有一天无意中又在林泉镇见到了已经是县领导的马德林,当时马德林一见到小马盖天就呆愣住了。

    冥冥中自有天意,马德林立即就喜欢上了马盖天。当场就说要收马盖天为干儿子。

    县领导说是要收马盖天为干儿子雷土敦这老实汉子还有啥话说,只能是叭着嘴直乐了,差点笑歪了嘴皮子。

    当时石坪寨的人都说马盖天,不!当时叫雷盖天走了狗尿运,居然能让县领导看上收作了干儿子。

    结果连姓都给改成姓马了。雷土敦为了儿子将来能奔个好前途,也无所谓了,再说反正马盖天还有三个弟妹,去了一个还有后来人也就没去计较这些了。

    当时为了捞钱去见干爹时马盖天也把女儿马倩倩给带上了,正好遇上到老朋友家玩的水州海关副关长苗任道。

    一眼就看中了马盖天的女儿马倩倩。被她的水灵桃眼扰得心痒痒的。后来听说马盖天想弄修路的钱,心里一动有意接触上了。

    有人送钱马盖天当然叭起嘴笑了。二人一来二去的就搭上了线。而苗任道虽说跟马德林是发但其实比马德林小了三四岁,今年也不过才屯岁。

    刚好死了老婆,一路向着马倩倩展开了猛烈而强霸的攻势。

    苗任道作为水州海关的副关长,那钱可是很多的。经常借顾说是带侄孙女去玩,这样子玩得十来天下来马倩倩这个穷旮旯出来的山里妹子也被金钱晃晕了眼。

    不久就载在了苗任道的糖衣炮弹下投怀送抱了。所以这一百万是苗任道用海关的名头调给马盖天的生日礼物,噢!以后应该叫岳父了。

    不过苗任道有言在先,这笔款子要用在石坪寨的那条路上,由马盖天亲自负责。

    这其中的猫腻叶凡哪还有不明白的,不过笑笑而过。马盖天既然弄来了一百万给他吃上十来万回扣也正常。所以叶凡没什么意见的。,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凶叭章节更多,支持作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9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