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一十六章 手段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11 Views

    入二轮开到政府门口时里面堵满了人,吵吵嚷嚷的也不知左吼沾什么。

    纸厂的几十个工人在玉标带引下抬着叶凡进来了,见这么一堆人还抬着个人有些诡异,人群倒是闪开了一条道来。

    大家都有些奇怪,不知道叶镇长这又唱的是哪一出戏。

    心狠的甚至在想:“哼!居然把纸厂的工人搬来,难道想动武不成?咱们这边可是有着四百多号人,想打架也得看看准头才行。”

    见最里圈还有几个人不愿意让开,玉标扯着破落嗓子喊道:“大家闪开,刚才叶镇长为了赶回来办事车都翻进溪里面了。

    现在连医院都没空去就来给大家办事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们还是不是人?大伙人说是不是?”

    听玉标那么一扯,纸厂的二三十来个小伙子全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为叶凡助威。

    果然,这么一吼,叶凡倒真给抬着进到了核心圈子了。

    要知道原鱼阳纸厂的这帮子年轻人也是不好惹的,以前也是经常生事。打群架斗群殴那是家常便饭。

    特别是今年纸厂半停产的状况。大家没事干,再加上仅领了百把块钱。喝几顿酒就没有了。

    所以这帮子小青葬全都窝着一肚皮的火,所以打起架来也特别是狠。已经有七八个小青乐被打进了局子,现在还在县里的看守所蹲着吃

    饭。

    对纸厂里这帮子不要命的狠角色镇里一些人还真有怵他们,所以也是叶凡能顺利进入到核心圈子的原因。

    见段海和贺佳贞被人紧紧的圈在了中央,有个小青年居然手还扯在贺佳贞衣袖子上推着,段海、杜朋他们也差不多遭遇,叶凡顿时就火

    。

    尽管身子骨还在发软,扯起破锣嗓子骂道:“放开他们,谁如果再不放手,玉标,你叫几个人上去,给我上前砸断他的腿。

    反天了,这里可是镇政府,不是你们随便撒野的地方。

    有话好好谈,别动手动脚的耍牛氓是不是?”

    经叶凡这么一吼,玉标响应着几个人叭啦一声气势汹汹的就要上前。

    不过已经不用他们上前了,那几个人早就松开了手闪一边去了。

    这几个人本就是林泉三霸中肖虎石和胡七的小弟们。还不是想乘着退店的机会混水摸鱼想多捞些钱。

    这下子一见叶凡这个,连肖虎石、胡七两大把头都发怵的煞星回来了。谁还敢用自己那豆腐脑袋去碰那个。用一根竹筷子,就能敲断第四号人物肖大川手骨的杀手。

    虽说这小子现在好像因为翻车受了伤,手臂上还溢着血,但虎威却是还在。

    咱们这些个小猴子们还是不要去碰这噬人的老虎爷。弄不好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就利算了。

    这些小混混鬼精灵着,常常干的事就是欺软怕强,在一些善良的老百姓面前抖抖威风还行,真遇上一个实成货色大家全都得软瘫了。

    不过有个叫胡二贵的胖子叶凡倒是记起来了,因为那次在春香菜馆打架时这小子那手腕被自己捏得杀猪头般的叫唤,所以叶凡印象还是较深的。

    既然胡二贵也在,说不准刚才这几个闹腾得特别凶悍的人,也许就是林泉剩下的二个把头的小弟们。

    想到这里叶凡指着胡二贵叫道:“胡二贵,出来,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擒贼先擒王这个理儿叶凡可是最清楚了。

    “叶”叶镇长,我们可是有房子在街上的,我们是店主。”胡二贵被叶凡指着只好硬好头皮走了出来。一直往后瞧着回答时也是有些吞吞吐吐的。

    看得叶凡直想笑,看来自己的虎威还真能吓唬住人。对于这些个混子就要用拳头说话,他们可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有房子在没错,咱们政府又没抢你的房子。林泉以后会建成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经过林泉的车子也将成倍的增加。

    而所有的车子都将通过东锁洋那一条主街,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镇里不得不扩街。

    前次火灾后大家也知道了街面小的危害,连救火车都进不来,不然也不会烧毁了那么多房子了,唉!还死了人。

    大伙儿想想,难道你们还想让惨事再次上演吗?

    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意退店,因为毕竟是街上,店租一个月也能落下个几百块的事。

    其实你们以后搬到纸厂去的那块地皮也不错,因为那里镇政府也准备搞一个像小商品一样的由店面集中组成的小市场,你们照样子可以开店的。

    今天我受伤了,为了赶回来解决问题,车都进溪了,唉!不说了,太累了,我得先去医院包一下。

    一句话,愿意退街的明天早上就到镇政府来办理手续,退多少平方以后纸厂那块地皮上就赔偿你多少平方,另外一个平方补偿你们劲块钱。”

    叶凡此话一出人群中又缘动了起来。

    有人问道:“叶镇长说话算数。退一个平方补一个平方地皮还另外补偿劲块钱?”

    “当然算数,你愿意退的话明天早上就来办理手续,由土地所的同志测量完退出的面积,然后工作讪”小志古马就可以付款给你安 答定合同怎云讲引

    当然,丑高也要讲在前头,签约是双方自愿的,这合约一签定后就不能反悔的。

    你们好生想想吧!如果经后再反悔来政府闹事的话我叶凡立即命令赵铁海抓人,到时别说我这人又怎么样了是不是?”叶凡的口气又严厉了起来,那脸当然也凝重了起来。

    他的打算是先分化一部业主。剩下的一些中坚份子再想出其它办法再次分化。这样子人数肯定会越来越少,党政办王元成的话很有道理。

    首先一部分无力重建的房主估计会是首批签约的人,因为退了店面后拿到手一万多块钱到纸厂那块地皮去就可建个一层楼了,至少暂时有地方住了。

    中坚份子分化得差不多后就剩下一些钉子户了,对于这伙人再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了。一步步啃食,总会消化完成的。

    对于顽固份子叶凡也并不反对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因为那些个顽固份子,俗称的钉子户,坚持到最后纯粹是为了敲诈政府钱物了。对于这种一点大局观念都没有的人,叶凡也一点好感都没有,不过到那个时候再说。

    “胡二贵,今天的商谈到此为止吧!叫大家都散了,我也得去医院了。”叶凡盯着胡二贵说道,别看此地有四百来号人,其实大部分人都抱着观望的态度。

    像这些个老百姓,他们一堆人聚集在一起未必怕政府官员。单个人时又另当别论了,不过他们也有怕的人,那就是怕街上恶棍。

    胡二贵是林泉第二霸胡七的弟弟。也许还是这群店面房主的头儿,逼着他出面来解散大家是最理想的了。

    这划叫以恶治恶,叶凡心里也有点感叹:“政府官员人家不怕,倒是怕地痞。难道政府官员还不如地痞之流吗?其实百姓也有点无赖作法。地痞对无赖正好。”

    随即摇了摇头,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鸡有鸡道,狗有狗法吗!

    胡二贵嘉情很不愿意,站一旁想装着没听见想蒙混过去。两只眼珠子一直在人堆里扫来扫去的。

    “怎么?二贵,要不要叫你哥来闹闹。”叶凡脸色一沉,有点阴森森味道了。

    “好了好了!叶镇长都受伤了。大家回去吧,有事以后再说胡二贵见叶凡要搬出其哥来,也只好挥了挥手叫大家回去。经他这么一劝说,人群开始散去了。

    “叶镇长,还是你有办法。我一个女人,这方面的确不如你们,唉!”陪着叶凡包扎好擦伤后,贺佳贞副书记叹了口气。

    “呵呵,贺书记哪里的话。女干部有女干部的优势,你们可是能顶半边天的,有时以柔克钢你们更好使叶凡打趣道。

    “你就知道笑人,叶镇长,你的车还能用吗?”贺佳贞关心的问道。

    “估计八成是报废了,唉!好几十万几秒钟就没了。估计捞上来也是一堆废铁了。可惜了。”

    叶凡肉痛不已,要知道现在虽说楚天阁叶府前面那一排店面收了几十万年头租金。

    但这笔钱日常护理老宅的人工方面还得花去一些,而陈啸天养伤也要用钱。

    剩下三四十万全部投入到墨香盘龙区角溪镇那边,自己开办的那个,小纸厂去估计还不够。

    答应燕照月出的 坠万资金缺口还差三四十万,叶凡正发愁时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子连坐驾都给废了,听卢伟说当时这部改装三菱可是花了七八十万的。

    现在还想搞到七八十万买部车是不可能的了,韦好现在自己好歹也是个镇长了。

    镇里缘勇把蔡大江那部新买的桑塔纳给占有了。而留给叶凡的就是以前秦志明经常坐的那部老掉牙的二手三菱。

    估计已经是报废车了,将就着再开一段时间吧,现要想买部新车镇里可是没多少钱的,临近年关,福利奖金工资招待全凑一块儿了。

    最近几天把财政所的代所长郑力文给愁坏了,因为叶凡在就职镇长会上讲话时可是口出狂言。

    几句话下来就砸出去了一百万。也就是当时答应政府工作人员发满工资,还有小红包,林泉纸厂的也一样。

    还承诺说是在年关前飞那天兑现。当时大话已经讲出去了。可是财政上就仅剩下十来万了,去啥地方搞到一百万来发这笔钱。

    因此就连郑力文私下里都认为叶凡是在讲“大话”到时无法兑现估计工人会闹事。

    政府工作人员虽说不敢在明面上闹。但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就是郑力文也会觉得难受的。

    再说叶凡又不愿意挪用修路资金,所以最近还不见钱到位财政所郑力文是吃不香睡不安稳,甚至动了去问哥哥郑轻旺场长借钱的最坏打算。

    “叶镇长,你批评我吧!我的工作没做好,造成如此被动的局面,害得您翻车差点出了大事。”

    段海站叶凡跟前垂头丧气的样子,低着头等着挨批。觉得叶镇长如此的信任自己,把如此重要的事交待给自己去办,这第一次办事就办砸了,所以有些抬不起头样子。

    一旁的杜朋也一样,头都快垂到胸前”六指在狠命的抓捏着自只的肉,让痛苦来刺激“你们没错,今晚这事儿的确难办,就是当初我在场也未必能不能控制好局面。

    这事也的确是难为你们了,肖副镇长不是都退了吗?你们能坚持在现场,保护好了贺副书记,我应该给你们请功才对。

    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好好的想想,能用什么好的法子去处理好这件事。”叶凡轻声漫语的反过来安慰着段海,鼓励着他,令得段海心里那是潮涌如狂,很是激动。

    “杜朋,鬼婴滩的工程要抓紧了。地基的清理一般来说要多长时间?”叶凡问道。

    “估计还得十来天才行,现在纸厂的职工全都上阵了。一天三班倒。分成三大组轮番上阵。

    他们的积极性很高,不用我们说自己都在狠命的加班加点,生怕这厂子重建的事给黄了。

    不过”不过”杜朋讲到这里时好像是遇上了什存难事儿,有些开不了口。

    “不过什么,说出来听听。”叶凡笑道,舒缓一下杜朋那颗紧张的心。

    要知道杜朋的姑丈党政办的王元成主任可是有死命的交待过,要求杜朋一定要尊敬叶镇长,要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的恭敬。

    所以对于叶凡这个领导。杜朋打心眼里有些畏惧心理。

    “下午在工地时有个人自称武辰公司的副总来找过我,要求承揽纸厂的重建项目。

    还掏出了名片说是跟鱼阳费家的费武云有关系什么的。我不敢答应。说是此事是由您负责的。叫他来找您。

    叶镇长,鬼婴滩一带杂草厂区初次整平后就要进驻工程队了。没有正规的工程队建得出了偏差机器装上去不符合规范就麻

    了。

    请求政府投资方尽快敲定这事,拖不得,拖一天的话经济损失可就是十来万。”杜朋有些忧心的说道。

    “嗯!重建新厂区也涉及到上千万的资金投入,马虎不得。这事我会尽快办理的,你不用担心。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跟段海一起先整平鬼婴滩,我要求你们借着这次东风范围搞大一些,不要局限于林泉纸厂规划的范围。”

    叶凡有些怪异的说道,令段海和杜朋都有些迷糊,段海砸了砸嘴决定还是问个明白的好,不然误解了叶凡的意思闹出麻烦来就不好了。

    说道:“叶镇长,如果只搞纸厂那一片厂区可会省下不少钱的。如果范围扩大那开支可就大了不少。

    虽说现在纸厂有着上千人在帮忙。但每天的吃饭烟钱零零碎碎的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明天可能还要请挖掘机来开挖。一天的租机费可就得好几百块,这样子十几天算下来可就是一万多的巨款,耗不起。”

    “没事,段海,你不要只盯着纸厂的那块地盘,眼睛向前看 视野就是会开阔了不少,呵呵。”

    叶凡像个高人样子点化道,转头又说道:“挖掘机,天水坝子人搞的那个碎石场不就有吗?借来用一用就行了,不要去租,花这冤枉钱了,咱们能节约一分算一分。”

    叶凡笑道,有点神秘味道。

    “抬头看当然就能看长远了,看长远。”段海和杜朋都在咀嚼着这句话,洗然有所悟似的。

    不过对于挖掘机杜朋又问道:“叶镇长,人家怎么肯白借给我们?”

    “呵呵!动动脑子他们肯定肯借的。”叶凡又笑道。

    弄得杜朋和段海又是念叨着挖掘机的问题了,觉得这叶镇长怎么尽出智力题,又不明说。

    其实叶凡也是想考究一下两人的脑子到底活不活,以后可堪大用没有。

    如果人太笨不知道变通以后用人方面就有得考虑了,再忠心的人如果是个笨脑子拿来也没用的。

    “您是说用购碎石子换祖机费?”段海灵一点,抢先答出来了。

    “哈哈哈”不笨,能想到这方面去。碎石场不是有石子,咱们重建厂区肯定需要大量的碎石子的,铺路,整基,建楼都离不开它的。

    把租机费换成用他们的碎石子不就成了,大家都划算是不是,呵呵呵。当然,挖掘机的油钱和修理费用。以及师傅的工钱咱们还是要出的是不是?”叶凡一点出就通了。

    其实叶凡人很鬼的。如果直接叫人去李宣石开的碎石场买石子有引人嫌疑的份头,会落人口实。

    因为林泉镇有几条不小的溪流汇总在一起的,溪里有许多卵石和沙子。所以大尖卜小的石沙场倒是有七八个。

    大家眼睛都瞪着现在鬼婴滩工程的。不过李宣石的碎石场规模最大。石子是机器打出来的杂质也较少。

    再加上挖掘机也只有他那个石场有,还有两部,当时是卢伟这个卢家主公的后代赠送的。耸然也是二手货,不过机器的成色还较好,小偻国鬼子处淘来的七成新货。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8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