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一十一章 全是来抢钱的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3    阅览次数:114 Views

    “哈哈哈”起来吧三弟,咱们兄弟还说这个干嘛,见外了!见外了。”

    先前叶凡并没去扶齐天,叶凡觉得自己有功受这三拜。因为齐天现在内劲行功路径可是经过自己结合师傅费老头传的“养生术”结合齐天原先修练的行气之道经过修改得来的。

    所以叶凡也算得上是齐天的半个师傅,受他三拜完全可以的。

    “齐天,真实内劲力度到几段了。刚才试过没有?”叶凡笑眯眯的问道。

    “报告大哥,三段的“截流,之境。哈哈,跟梅家那丫头同一段位了。老子高兴啊,回去后定要找到她好生的讨教一番才对”嘿嘿”

    齐天张狂地大叫着,连退守在远处百米的几个兵蛋子都听见了,一个个心里很是纳闷。

    一个兵士问道:“排长,齐少校好像疯子一样,刚才可吓人了,撞进芦苇丛里砸得石头像炮弹一样乱飞。这要是被他踢了一脚还不立马就挂了。”

    “你小了,营长走时有特别交待,你可能不知道,齐少校可是出身于咱们水州的猎豹兵团,神人啊!

    踢死你估跟踢死一只小狗也差不多,哈哈哈”那排长得意地声笑道。

    “排长。咋能说俺是小狗,好歹我也跟谢营长练过几手的。”士兵略显得意的吹道。

    “练过,就你那三脚猫功夫也算是练过,真是笑掉老子大牙,要不你去跟齐少校挑一挑怎么样?”排长诡异的一笑。

    “别!我还想留着这条残命回老家娶媳妇儿呢,傻子才去挨打,给人家当沙袋子。”士兵身子一震。赶紧退后了好几步才敢停了下来。逗得一旁的几个兵蛋子暗暗偷笑不已。

    稍事休息过后。

    叶凡调息完毕,见到一脸崇拜不已的李横山笑道:“来吧,剩下半颗药丸给你了,争取突破到第三段吧。”

    李横山也是不负所望,顺利突破到了国术第三段的“开源之境”比齐天差了一小阶。

    这是因为齐天根骨比李横山的要高一畴,属于级的。李横山只能达到级根骨。

    当铁团长在深夜接到这个喜讯后那是笑得声震上天,也不知会不会招来天狼。

    更是引得了贪念尽开,嘴里不满的唠叨道:“老弟,你都升镇长了。这也是个大喜事。不过老哥我的那颗中档药丸你得催那位前辈抓紧些,这几年都没突破了心痒得很,再不能突破老子都给憋死了还活个球。”“好了大哥,我已经给那位老前说了,老人家差点就生气了。

    说是二个。月之内配制出来,一般来说会成功的,几率较大。”叶凡神秘的说道,反正一说起那位自编的隐世前辈叶凡的口气就装得特别的敬重,特别的神秘。

    狗屎!

    那个隐世前辈实际上就是他自己。如果被铁冉长知晓了不知会不会暴跳如雷了。

    “嗯!只能耐心等待了。不过不对啊!刚才你说一颗药丸就让齐天和横山突破了,那剩下的那颗药丸呢?

    应该捐赠给猎豹是不是?你干脆叫齐天一起带回来。我这边还有几个二段顶阶的连长需要突破。

    这一下子如果能增加二位三段位的中阶力量咱们的猎豹实力将大大加强啊!哈哈哈,,好!你办得好”

    听铁占雄这么一说叶凡差点没给气蒙了,噎了一口口水说道:“老大,你也太贪了吧,不过这颗药丸早就被我卖掉了,对不起了,我这个穷镇长难当啊。没钱这日子难过是不是?”叶凡不好意思说道。

    “卖掉卖给谁了。你说说,为什么不卖给猎豹。这种珍品可是不能流传出去的。

    不管怎么样,这颗药丸就是猎豹的了,你说说卖了多少钱,我们付给你。

    哼,乱弹琴。这个东西怎么能卖给外人。这个也属于国家机密 知道没有,千万小心点!”铁占雄生气了,在电话中嚷了起来。

    “是两个老板,也是国术爱好者。估计有着一段身手,想突破到二段之境,不过他们投到林泉镇纸厂那钱可是不少。

    这边捐赠给镇里修路总计三百万。厂里也投了一千五百万。如果大哥能拿出这笔钱来我就把药丸给留了下来。

    如果不能大哥总不能陷兄弟于不义,答应了别人的事就要做到是不是?”

    叶凡诡异的笑道,心道:“你猎豹肯出二千万买一颗破药丸那才怪。不耳能的。如果能出我砸锅卖铁也得再配一颗出来。”

    不过电话中的铁占雄半天没了反应。叶凡赶紧又补充了一句话道:“那两个人都三十几岁了,想招进猎豹就免了,年龄太大,根骨估计也不怎么好,能突破到二段已经是极限了。”

    “哼,将大哥的军是不是?欺负大哥没钱是不是?二千万算个球。呃!算了,你都答应了别人了我还能有什么话说,总不得陷兄弟于不义。

    不过以后千万别这样,有那种药丸先给猎豹。我们军队也可以出钱向你买的。

    当然,我们出不起那么多钱,一颗药丸给你刃万还是有的。我知道那药丸估计成本就达到了十来万了。

    而且配制成功的比十尼友不合很少都不算贵“价格好商量,你可以给那呕不引辈好好说说的。”

    铁占雄肉痛不已的骂骂咧咧了一阵子,无可奈何地放下了电话。

    不过转念想到多了两个三段高手心底里也着实高兴,不然估计硬抢都要把那颗药丸给截流下来的。

    齐天和李横山连夜赶回了水州。猎豹要做的事太多了,没有时间。

    当然,叶凡交待齐天办的事也办妥了,从“黄泉之路。中捞走了旧来条古娃娃鱼给偷偷送到了楚天阁叶府养着了。

    当然,也顺手挪走了一条带回水州猎豹基地让铁占雄尝尝。这种古品种娃娃鱼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货色,虽说味道是纯正了一些,但区别也不是特别的大,华夏人吃的就是那个古味儿和新鲜感。

    “叶镇长,听说昨晚上各路镇长书记云集咱们林泉镇,怎么样?大家还满意吧!”

    镇党委会还没开始前,撂勇悠闲的吐着烟圈随口问道。昨晚上缪勇回市里了,半夜才赶了回来,说是已经联系上了财政局的王天亮。电业局的王亚哲兄弟俩,同意见见面再说。

    “满意!大家只想要路,要钱就没有了,你说说怎么个,满意法?唉!”叶凡不由得叹了口气,一想到这“林泉大通脉。惹的祸事头有开始脑了。

    也不知这事儿该怎样去解决。没钱总不能把自己辛苦搞来的款子全给大家分了吧,这世上还有公理可言吗?

    叶凡感觉自己好像是掉进了一张无边无际的人情网、关系网中,烦人得很。

    昨晚上酒桌上赵柄健财神也来凑热闹了,说道:“叶兄弟。柴木乡的那条路就拜托你了,希望明天专家组在规戈设计时能把柴木乡那一小截路发 入“林泉大通脉。中,沾点老弟的喜气,哈哈哈,”

    赵柄健可是笑得叶凡冷汗涔涔。

    随口问道:“赵哥,从龟湖镇再到柴木乡那一小截路不知到底有多远,你给个准信,我好安排。”

    叶凡可是不想去得罪这县里来的财神爷,再说赵柄健对自己一来都不错,兄弟情义还是得有点。

    虽说现代社会人都比较现实。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但叶凡不这么认为,认为兄弟情义还是应该存在的,不然这世道都变成什么了。

    当然。他也知道这个只能是相对来说的。如果说有永恒的兄弟情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就连叶凡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

    心道:“一小截路,赵哥口中的一小截路估计不会有多 的。”

    这就是一个眼光问题,在县里领导看来,二三十千米算是一小截路。可是在乡镇干部眼中那可是一条长龙。

    自己乡镇那一点点可怜的财政收入盘平三皿里路都难,就更别说二十三十的了。

    “叶镇长,就公里左右。那条路县里已经修通了,路基也有6米宽。只要稍微拓宽再拉直一些就是了,呵呵呵,”赵柄健的弟弟赵挺尽量装得轻松一些,这个当然是怕说重了吓蒙了叶凡。

    叶凡的感觉网好相反,好像突然有根冰茬子扎入了胸中似的,感觉一扎子的气闷,差点没噎气过去。

    心里暗骂:“格娘老子的,公里这么长,还让不让老子活下去。

    这个可是计哉外的,公里即便是有着原有的6米宽路基这整下来估计也得劝万左右。

    真把我这可怜的一个屁镇长当财神爷了是不是?不过既然是赵哥的弟弟,也不能太过于搏他面子,不然以后得罪了财神爷日子就难过了。”

    叶凡心思电转,扫了一眼在桌的各位书记,见大家脸上露出的居然是一丝丝兴哉乐祸神色,虽说掩饰得极好,但还是被叶凡那灵敏的相面术给感知到了。

    心里狠骂道:“笑!全是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真给老子惹毛了咱只修自己林泉的路,搞个村村通看你们哭去吧!哼!”

    不过想归想叶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真那样子办,估计这伙人会集体去县里抗议搞绝食逼宫了。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一丝丝笑容道:“赵哥,说句实话。那路如果是简单修一下还行,最多几十万。

    如果都要搞成总宽度达口米的薄层拍油路面来,你是拔款子的人,对于修路方面也应该较熟。你给我算算那一小截千米路得花多少钱?”

    叶凡回答得非常巧妙,一捧子把这个烫手山芊给扔回去了赵柄健,叫他先拿拿妾意。如果自己算出来都要劲来万了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再开口的话就有点强人所难的味道。这样子的事赵柄健这种老官油子绝对不会去做的。

    “劝万左右吧!叶兄弟,这个我知道,你也难。赵哥心里明白。

    就你弄来的一千多万如果这样子一泼,估计连个泡都没冒就全完了。到最后那路也是修得不三不四的。

    这样吧叶兄弟,我想办法给你补贴一百万,就算是看赵哥面子。剩下的乡里出一点,不够的我去想办法了。呵呵,谁叫赵挺是我弟弟不是。”

    赵柄健那话说得也是非常的圆润,不过就那么一张口又把叶凡那本来就不殷实的

    “行!赵哥都开口了我还有什么话说。明天专家组一定把柴木乡纳入“林泉大通脉蓝图。中,赵哥放心。”

    叶凡笑道,不过心里却是肉痛得呲牙咧嘴的,如果没有这么多人在场估计得立即就骂娘了。

    叶凡的这番话下来倒是令宋宁江心里好受了一些,在脑子里换位思考:“叶凡也的确不易,看来刚才他能出到 匆万给角林镇已经是给自己很大面子了。

    要知道赵大财神出马他也仅出了一百万,这一百万还是赵大财神硬是逼着出的。

    唉!人家赵挺有个财神哥就是好啊!不够的根本就不用自己操心,赵大财神出马讨上二百万应该有可能。

    麻痹的,都什么世道,全他娘的关系社会,没关系根本就活不下去。”

    听叶凡这么一说先前溪坑乡那个费国思书记可是有些坐不住了,心道自己乡里那路还一点 着落都没有,叶镇长不吭声估计是没戏唱了。

    看来也得去拉些关系来才行,不然没点交情人家干嘛要理你。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子的,动辄就是上百万的款子。

    他也只能暗叹赵挺的好运,心里胡乱想着准备回县里找费默再想办法了,因为赵柄健就是一个榜样。

    这一桌上许多镇长书记都在动着歪脑子,叶凡也知道估计大家都在想着如何从自己口袋里拉出钱去。

    喝多了,感觉头脑中晕晕的,人有些恍惚起来,眼花花的怎么感觉一桌子坐的全是狼,而且是来抢钱的白眼狼。

    “叶镇长,关于东锁洋街面扩展的事你给大家说说。”缪勇轻呻了一口茶,叭的一声出口了,打断了叶凡的胡思乱想。

    “嗯!大家都知道,前段时间咱们林泉本镇的东锁洋一条街因为歹徒故意纵火,倒致了整条街面都烧的差不多了,即便当时有留下来一些。后来也给救火的人为了阻断火势给拆得乱七八糟了。

    教深刻啊!

    县里消防队的同志说了,当时就是因为东锁洋老街街面太窄,倒致了救火车都无法接近,才造成了如此大的损失。

    建议我们一定要按消防防火规定重建新街,街道至少也得达到口米左右才行。其实除掉两边跟店面相连的余地也不过就剩下米左右了。

    前段时间秦书记和蔡镇长就按这个规定,要求东锁洋一条街的业主在建房的时候往后退出街道来。不过效果不怎么理想。街上店面的业主不理解啊!

    这个也是情有可愿。因为一退出后店面就缩水了不少,损失当然也大了。以后店租什么的肯定会少了不少的,铺面大总比铺面小好。

    后来一直扯皮了下去,店面业主不退街道出来镇里准建证就不发。如果要强建的话就要制止。

    就因为这件事城建方面的同志。比如土地所的同志已经跟东锁洋发安了多次小纠纷。甚至到后面发展到了土地所的同志下去执法居然被业主殴打。

    今天,为了适应新时代发展建设林泉超级大镇的需求,就从东锁洋开始了。

    我的打算是把东锁洋打造成林泉新城的第一条主街,各位委员都想悲

    林泉大通脉建成后林泉将成为邻近几个乡镇的中心。以后交通的中转站就在咱们林泉镇。

    货物吞吐,人流,物流等等那量肯定会增长。再加上咱们林泉纸业公司的成立,前期投入就达到了四千多万。

    纸厂一建成,必定会带动周边有关这行业的产业发展,形成一个良性的产业循环和扩展的链条。

    几年过后,工厂多了起来,林泉的经济得到空前的发展,到那个时候林泉想要再次扩展街道就麻烦了,也造成了重复建设的恶性遁环。

    而且,如果街面不拓展到足够的宽度我怕以后会经常造成车子拥堵。车子横飞,沿街群众的生命财产将受到严重的危险这种可怕局面。

    所以,从林泉的未来出发。我的建议就是把东错洋那一条主街的宽度拓宽到6车道,主街道力米宽度。附着两条人行道合计出米宽度。

    这个计发 如果能成果,以后不管林泉的经济多迅猛,车子如何的暴涨。在刃年内应该够了。

    关于退街的具体措施我已经打印好了,各位委员好好看看”叶凡的发言用此起彼伏来形容也不为过。一会儿激昂,一会儿平弃,一会儿燥动,一会儿叹息,其实是在尽力的游说在坐的各位党委委员,有点造势的嫌疑…

    在坐的党委委员们那心里都有些意动了起来,仿佛看见了一个崭新的林泉镇。

    半个小时过后,关于用纸厂地皮换退街店面之事展开了讨论。

    “叶镇长,我有些不明白,乡镇街面拓宽后有旧米左右应该够了。

    按县里消防要求来说总宽有的口米也绝对够了。这样子一下子要求拓宽到出米是不是有点浪费?那可是需要大笔款子作为后盾的,咱们镇有这个能力吗?我感觉怎么有点天方夜谭。”曲英荷认为太大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8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