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三百零二章 书记正好堵枪眼子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28 Views

    人偷偷扫了眼费绮后最后咬牙也是仰脖 而几”毕竟人家好歹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真不给面子的话就怕以后没什么好果子

    。

    “费书记,咱们也喝一杯怎么样?”叶凡心里叫着“淡定。二个字还是点尘不惊,微笑的看着王八气十足的费药,又举起了杯子悬停在了空中。

    心道:“老家伙,想跟我比“淡定”咱们就好好玩玩。别以为有着鱼阳的土老虎费默那骚人撑着。咱这外来的牛犊就怕了你。气起来红头公牛撞死地虎的事可多着呢。”

    正跟在后面也来转悠着敬酒的谢端那脸可是不怎么好看了,估计这几个老家伙要生事,矛头针对的肯定是自己。

    对叶镇长下手只是一个幌子。所以谢端虽说在邻近桌子还在举杯子敬酒,实际上他的心早就飞到了叶凡这一桌了。

    “哼!不敢!你是大镇长,鱼阳的红人。我一个过气的副书记何德何能能劳动镇长大人跟我碰杯子,那不是羞煞老夫了。”

    费砖一点面子不给,令得跟他一桌吃饭的几个也是庙坑调过来的同事却是叫苦不迭。

    就怕叶镇长一怒之下把帐都算到一桌人头上搞株连那就惨了,那自己几个人真是冤死到家了。

    “呵呵呵,费书记有什么话可以提嘛,你们是老同志了,有什么要求可以跟缪书记要求,也可以跟谢副书记说说。关于你们几位同志的工作问题镇党委一定会妥善安排的

    叶凡淡淡的说道,把矛头引向了缪勇和谢端,接着哼道:“不过,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可不大好,咱们林泉新的一年里将进入一个高速发展

    。

    我不希望某些同志拖工作的后腿。在这里我也表个态,如果某些同志倚老卖老,不服从镇里安排。

    工作不得力的话镇党委可是要建议把这些同志退回县里,呵呵”我相信,在县里领导的帮助下他们一定会加深自己在思想上认识的。”

    叶凡微笑着说完后跟其他几个同志碰了一杯,转身一摆就走了,棵本就不再理会费琰那老家伙。

    那家伙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说是猪肝也不为过的。

    见没发生什么事谢端终于憋住了,也顺利的到了这边来敬酒,不过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发怵。

    给叶凡这么一担搁瓒勇网好也转悠到了这一桌,跟谢端站在了一起。谢端一见缪勇书记到了赶紧侧身站在了一旁,让缪勇先跟同志们喝上一杯。实际上当然是希望缪勇这个书记先堵堵枪眼子了。

    “呵呵呵”今天很高兴,大家站起来同干一杯。”缪勇可就没有叶凡温柔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直喊道。

    隐隐的传递着一股子命令的口吻,缪勇认为也完全可行,这些都是林泉的兵嘛!我既然贵为一镇的书记,说这话不过份,也能体现出一股子官威来。

    一桌旧个人口个都慌得站了起来。嘴里直是恭敬地说着祝贺缪书记高升的什么好听话。

    但是费简这老家伙还是没站,照样子大马金马的坐着。

    缪勇一看可是不乐意了,网好不认识这老家伙。嘴角一抬问道:“这位同志是哪里来的,怎么好像不满真似的?”

    “缪书记,他是原庙坑乡的副书记费椅刘灿赶紧介绍道。

    “噢!原来是这四个老家伙了,难道是想向我示威不成?真是头痛。”谬勇也不糊涂。也早就有所耳闻费琰的烂事儿。

    不过瓒勇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以前眼高于顶。在市里见的全是一些副处级以上的干部,此刻见这个老家伙一个过气的副科也敢如此气高,那气可就不打一处来了。

    不过瓒勇今天网坐上一镇之书记宝座,还是忍住了。挤出了一丝僵尸之笑说道:“刘副书记,咱们碰一杯

    “喝不了啦!”费镝懒洋洋的说着斜了缪勇一眼浑没当回事。

    这下子可是惹起了缪勇那股子邪火,心道:“老匹夫,给你脸子不要脸,认为老子好欺负是不是?刚才那姓叶的来敬酒好像还过了,跟他喝了一杯不跟老子这个书记喝,是不是瞧不起老子。难道老子一书记还不如一破镇长。”

    其实缪勇不知道费稍根本没跟叶凡喝酒,叶凡也照样子碰了一软

    子。

    只不过叶凡没理费稍自个儿走了就是了。其实叶凡刚才那样子就是扫见得勇快过来敬酒了。所以先挠一挠费椅的邪火,一经点燃后赶紧溜走了。

    这下子瓒勇一来正打个正中,费药的邪火没地儿发了当然就要发他身上了。

    缪勇冷冷笑道:“费副书记,对我的工作不满可以当面提嘛。咱们都是党的干部,伟人不是说过,咱们都是一颗螺丝钉,党需要我们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不服从组织安排可是不好。”

    “哼!我费椅什么时候说过不服从组织安排了,大家都知晓,我费椅不能喝酒,那是因为工作经常熬夜到致胃落下了毛病。难道不陪领导喝酒就是不服从组织安排了吗?这事上还有这种歪理不成?”

    费琰像中吃了枪子儿,把刚才受叶凡的气全一股脑地撒向了缪勇。斜眼见到站一旁的谢端这个幸运儿,又勾起了费椅的满腔怒火。心里骂道:“妈老了的,老子一副书记到现在落得连个接收地方都没有。

    你小子一个破副乡长,职位比老子低,这下子到好,仗着谢强那只破虎一下子高升到了林泉大镇的副书记位置。分管人事,威风得不得了。

    贺佳贞人家一原乡党委书记还要屈居你下面,曲英荷一乡长到林泉后只不过是一副镇长。

    老子们是更惨,听说还要从副科降为股级,股级组织部都没备案了还算个屁的官

    想到这些气人的事费琐是再也忍不住了,直统统的捅了过去道:“谢副书记,我倒是想问问,你是分管人事安排的副书记。为什么我跟刘灿、张正帆,周忱四人一直没安排事做?

    就是把我们往垃圾堆里扔也得扔下去是不是?

    是不是真要我们提止小回尖养老果能追也们四十来岁就可以向着懈着抱孙子了,你们说是不是?”

    费琐一说完转过头扫了三个同伙一眼,尽使着眼神儿。刘灿、张正帆、周忱三人,本来不想在酒桌上直面对着缪勇这个书记和谢端这个。副书记的,可是被费琰逼着,先前大家又都商量好了的。

    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在一旁凑热闹,说道:

    “是啊,谢书记,我们才四十来岁,这没事做也闲得慌,你们做领导的到底怎么想的。就是想我们退休也得说句话不是?”刘灿有些担心的开口了。“嗯,就连一些原庙坑乡的科室主任都安排下去了,我们当时好歹也是一个副乡长,难道连个股级干部都不如?”

    另外一个老家伙周忱也是豁出去了。给费狗逼得没办法了。再说想到背后有费默这只土老虎撑着应该没什么大事。反正连官帽子都给捋了还怕个球?

    难不成还真敢开除公职,真到那个时候干脆拼了。

    “你们别急,这事儿我正跟缪书记、叶镇长一起商量着,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谢端眼珠子一转赶紧把这冬天里的四把火往绊勇这个一把手身上引去。

    因为缪勇一见四个老家伙矛头直指向了谢端,也就侧身站一旁想看热闹,实在不行的时候自己再出来收拾场子,到那个时候就等于谢端欠了自己一个人情。

    时下林泉镇的形势对自己很不利,在党委委员中自己一个真正的同盟都没有。

    如果能把谢端拉过来那就太好了,至少在以后的党委会上说话也硬实一些。

    想到这些缪勇也有些心酸,暗骂道:“他娘的。老子好歹一个一把手,在镇党委中却是个光杆司令。

    姓叶的小子好像还有个同伙铁明夏,如果都这样子下去这政令以后还怎么通过。

    不能控制党委会这个一把手还当个屁。”

    “好了几位老同志,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们的事我会记在心上,不过有些事却是有些难办,有的所长、股办主任人家头上代着的。我总不能硬把别人捋了下来吧!所以这事儿我跟叶镇长会商量一下再说。”

    缪勇也不傻,很是隐晦的点出了有几个好的部门已经给姓叶的手下占领了。现在还只是个,“代。字,这个“代。字缪勇咬字特别的重。

    不是我球勇不给你们安排,是因为没有好的部门了。只要这几个老家伙一打听肯定就会知晓了,这把火也许就引燃向了叶凡。

    谢端不吭声,他当然不想去得罪叶凡这个风头正胜的新贵。过后两人随便喝了几杯就走了。

    当然,费椅也不敢做得太过份。今天这脸子已经争回来了。而且谢端也被自己四个老家伙将了一军。达到了费默和张曹中要求给谢强的儿子谢端上上眼药的目地。

    几个老家伙当然明白,自己几个人不可能跟谢端相比了。人家有个,常委老爸,这个,比什么都强。什么政绩。能力,才能都是狗屎,只有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朝中有人好做官讲的就是这个理儿。

    吃过饭后叶凡陪着齐天、李横山几人散步了一阵子。

    晚上。点过后,因为是大冬天的缘故,天冷,林泉镇进入了沉睡之中。

    水州“古留阁,的雷坦先生也赶到了。还是带着那股子怪怪的古味儿。

    老成,颌下一溜近蜘米长黑色胡须。穿着的还是以前在墨香市见过的那一袭淡青色古袍子,类似于古代的学士服。

    张口就来了:“叶先生,兄弟我来迟了。”

    “不迟,还没出发,咱们还得等一伙人。既然那天那什么黄泉图中已经标明在钟旭石像下有通往黄泉的出口,首先就得把那尊估计重达七八千斤的石像先吊起来才行,不然大家也只能干瞪眼了。”

    叶凡随口说着,转头扫了雷坦一眼又问道:“雷先生,你家老宅子闹鬼的事解决了没有,那个影子抓住了吗?”

    “还没有!什么法子都用了。抓不住它。那东西行动如风,有点 动若脱兔,静如处子的感觉。真是有些怪哉了。”雷坦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

    “那”你保存的那具僵尸不就保不住了。估计令尊会下令烧毁了是不是?”叶凡对于那种真实的僵尸也是好奇得很,也想见识一番,苦于最近都没空,不然真想立马赶去见识一番。

    “嗯!老头子给了二个月期限,唉!麻烦了。那东西我可是保存了相当长时间了,烧了实在可惜。”雷坦心痛不已,此人爱古物已经爱到近乎疯狂的地步了。

    本来墨香币野战一师的马笠少校也要来,不过最近他很倒霉,网好遇上了部队出去野战训练,到海南那边去了,所以这次探寻黄泉之路的秘事儿也就没轮到他了。

    不久。

    谢媚儿的哥哥金毛狮吼谢逊少校带着十来个兵蛋子坐着一辆大军车赶到了林泉镇。

    这当然是齐天联系上的,那些个较重的起吊钢绳以及横扛滑轮等都带来了。还带了自卜型号的发电机,一切准备齐全。

    “叶哥,哧哧哧”突然从军车的驾驶室里钻出了一位身着迷彩服的可人儿谢媚儿。

    一脸的巧笑盈盈盯着叶凡,还真别说,谢媚儿换了这身野战迷彩服还真有那般子女兵的英姿。

    估计是那迷彩服是小号的,衬的谢媚儿的那对饱满鼓鼓的挺在胸前,看得叶凡直想喷口水。

    不过下身却是没穿军裙,穿的是也是迷彩厚尼军装裙子,老远看去有点像是一株绿色灿灿的小草。

    “媚儿,你怎么来了?”叶凡一愣随口问道,样子有点傻相。

    “我怎么就不能来,难道叶哥讨厌妹妹,那媚儿以后就不敢再来了。哼!”谢媚儿不高兴了,嘟囔着嘴哼道。

    “不是的,因为那地方可是有鬼的。我们是去捉鬼,你难道不怕?”叶凡诡异的笑道。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7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