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正处级别的战斗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08 Views

    感翔的打赏。狗子祝你快乐无限!月票也该嘲公不一晒了。干脆砸了吧!就是狗子这书,别想来想去三心二意的了,呵呵!

    “发票当然有,我为国家办事总不能让我一个一个月仅那奶块钱工资的人掏腰包办公事。”叶凡并没被吓倒,冷静地答着,其实他的心里在狂跳,脸上已经有汗珠子冒了出来。

    “办事?办什么事,住宾馆。吃馆子,挥霍国家的钱物这就是你所说的办事。叶凡同志,作为一个党员,国家干部,你连最起码的良知都散失了吗?党性原则都哪里了?”杨国栋像一审判官样子呵呵冷笑。

    “杨书记,你虽说是市委书记。但也不能如此咄咄逼人。我算不上什么官,在你眼中只是一只小毛虫,但你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听解释就随便乱扣帽子那是昏官的行为。所谓是清是浊总得搞清楚才行。”

    叶凡有些生气了,养生术高速行气了,一股无形之气势由然而生。以前服食的那个“火龙翔天。太岁灵气可是充满阳烈霸气的,一下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就连杨国栋心底里都暗自纳闷。心道:“奇怪!这小子突然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有一股子如山的气势无形中压得人有些难受,诡异!不会是这小子会什么邪法吧!应该没那种事,无稽之谈。”

    “哼!叶凡,怎么跟杨书记说话的。你自己工作没干好还敢嘴硬。给我老实点,好好给杨书记解释一下最近都干了什么工作,取得了什么战果,讲话要有证据,耍嘴皮子没用的,“哼!”

    李洪阳扳着脸。享道,其实李洪阳是在暗示叶凡别光顾着顶牛了,跟杨书记有啥好比气势的,比来比去倒霉的是自己,当务之急是赶紧解释清楚,也许还有一条活路。

    “有啥好解释的,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纸厂工人闹事,殴打胡乱开除工人,工作期间去水州玩耍。用的还是公款,是上级的捐赠”李书记,你作为一县之父母官,对于这种下属还要袒护吗?呵呵!”

    这时坐在左侧的一个圆胖脸。眉心有颗凶痣的中年人有些阴阳怪气的干笑道。

    “呵呵呵,王局长,即便是叶凡做错了什么,我们党对干部的宗旨不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总得先听听因由,再批评教育是不是?总不能还没了解情况就一棍子打死,党的工作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你说是不是,呵呵呵”

    李洪阳打着哈哈,连用了两句名言,好像有些怵那个胖子王局长。

    但人家既然点名开炮了直炸叶凡,自己作为鱼阳县的县委书记总得要出面了,何况叶凡还是自己的福将,说几句话总该的,不然会寒了跟随着自己的一帮子下属的。

    “治病救人是不错,但对于那些个患了癌症无药可救的人就别浪费国家钱财了,我是甫里管钱的,最晓的国家的钱物一分一毛来之为易啊。

    咱们墨香市并没到富得流油的地步,你们鱼阳县更是穷得叮锁锁子响,耗费不起啊!呵呵

    那个王局长气势咄咄逼人,打着哈哈含沙射影,表面上看好像针对是李洪阳,实际上好像开炮直指的可是叶凡同志。

    “市里管钱的,难道是财政局的。妈的!不会是王小波那狗才的什么二叔王天亮吧。

    听说集天亮是市财政局的副局长,用心其毒啊,话说得冠冕堂皇的。其实质是在用公报私仇。”叶凡心里一凉。立即警觉到了。

    本来想跟那王天亮顶牛几句,可一想到人家是跟李洪阳这个县委书记的战斗,他们俩是属于正处对正处级别的,自己这个小副科掺和进去有些不伦不类的,估计也没什么用处。所以干脆闭上了嘴巴在想着对策。

    “王局长讲得在理啊!就拿咱们教育部门来说吧,是个穷衙门。每年的教育经费都在捏着指头算的,咱们更是一分一毛都不敢乱花了。

    想想,这有限的款子给一些政府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乱用了多可惜啊!那些钱用来修缮一些快倒的校舍,对孩子们来说就是生命的保障。对于鱼阳来说这个尤为重要,我想教育经费更是不宽裕了。”

    市教育局局长江厚才正想巴结财政局的新掌门,也想多捞些款子。见市委的杨书记没有反应,所以坐王天亮一旁也凑上了热闹。共同对付鱼阳的李洪阳了。

    “呵呵呵,国家蛀虫当然耍清理。但在清理前也要认清分别,不能随意的冤枉一个好人的是不是江局长?”

    令叶凡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对头张曹中县长居然也站出为自己说话了。这点叶凡可是怎么也想不通,就连一旁的李洪阳在微感意外之后瞬间就明白了。

    刚才的战火已经燃烧弃了,变成市里的局长集团跟鱼阳县的政府集团对扛了。

    张曹中身处鱼阳,当然要为鱼阳说话了。这是一个小地方圈子的利益集团的对决,跟个人恩怨无关的。

    “张县长,鱼阳的财政如此困难了难道还容许某些官员任意挥霍吗?

    这个可是有些说不过去的宗旨虽说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蛀虫可不是属于要救治的那一块的。如果连蛀虫都救了的话那天下不是都变成虫窝子了。”

    叶凡一瞧,原来是个小瘦子在大放屁词,也不知是市里什么鸟人。此鸟好像没饭吃似的,饿得仅剩下皮包骨了。

    “妈的!都饿成这个。样子了还敢出来咬人,也不怕闪了舌头。”叶凡暗自在肚皮里腹诽了此瘦鸟。

    “周局长,我们鱼阳虽说财政上是困难了一些,但我想在新的一年里应该有所好转的。在全县人民和干部的共同努力下。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指导下,鱼阳的经济也渐在复苏期中。

    不过好像术民政局也没给我们鱼阳什么特殊待遇,按刚才周局长的说词咱们鱼阳是贫困县,这个我也不否认,既然是贫困县了作为市民政局应该更多来关心我们鱼阳的民生问题。

    多拔些款子扶贫救助一番才显的人道了。当然,我们自已主动发挥。扭转这种局成也是最重要的。”

    李法阳不乐意”可远寿众市里的民政局局长含沙射影影射白阳是个破特,猛可是揭了李洪阳和张曹中的老伤疤。使得他们又想起了前段时间被市委三巨头点名指评的事来,不怒才怪。

    “好了,就听听吧,我们也不能搞独断专横那一套,处罚人当然也要被处罚的人心服口服才行,不然背后有人戳我们的脊梁骨。

    叶凡,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好好说吧!看看你今晚上能否把在坐的县里。大常委和市里的一些行局头头说服了。”

    杨国栋书记这只老狐狸坐山听鸡鸣总算是听累了,表了态,此刻态度好了许多,连声音都变得和缓了起来。

    “谢谢杨书记给我这次机会叶凡微微行了一礼。沉稳的迈着步子走向杨书记的身前。

    “就坐在后面说就是了。没必要上前李洪阳皱了皱眉头,心道又患小脾气了,领导叫你讲话你跑上面来干嘛,这不是出洋相吗?

    唉!也不知这小子今晚上能否过了这个坎,过不去就损了一颗好苗子了。这小子虽说有时会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来,但总体来说还算是一颗根正苗红的好苗子。

    就这样子被室内这群老油子毁了有些可惜,李洪阳有些不忍,扫了一旁的王天亮一眼,心里明白市财政局的王局长在开始报复自己侄儿王小波的事了。

    其实王小波到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所以也没押送法办。主要是最近这小子又走了狗屎运,他二叔王天亮居然爬上了市财政局局长宝座,扶正了,这个位置在市里也是非常显赫的。

    比一般的副市长还要牛气,李洪阳也不敢过于得罪他,毕竟自己一县的财政拔款等等方面都捏在他手中。不要说克扣什么,一笔上千万的款子给你拖得十几天自己就得跳脚了。

    所以最近对于王小波所干的那些个破事儿就那样子含糊着养在那里。其实王小波的伤早好了。

    不过时下是非常时期,王天亮干脆叫他就在县医院休养,这边还在市里县里紧密的运作,妄图让王小波逃脱牢狱之灾。

    不过李洪阳最近也难,点头放人吧就怕叶凡知道了要闹腾。单是叶凡闹腾倒也不怕,就怕这小子一发愣他不是有两个好兄弟,给直接嚷到市里谢副书记和军分区顾司令处就麻烦了。

    李洪阳也打听清楚了,姓叶的小子居然傍上了谢媚儿,认了个干姐。

    谢媚儿可是市里第四号实权人物谢国忠副书记的亲侄女,所以李洪阳在暗暗称奇的同时现在对叶凡也是客气多了。

    所以刚才帮叶凡说话其根源还是看在谢副书记面子上的,不然一颗好苗子毁了就毁了,华夏国这般的大还怕没有好苗子。

    王天亮作为市财政局的新任掌门人,当然也了解清楚了叶凡的底细。在暗骂叶凡这小子踩中狗屎的同时。最近也在试图接近谢副书记,想探探他们口风。

    如果他们已经忘了这事那自己就可以发力把侄儿王小波给捞出来了。凭着自己这市财政局局长的金字招牌,他相信即便是李洪阳这个县委书记也不敢叫板的。

    不过王天亮可不知道叶凡跟市局局长于建臣的关系,更不知晓叶凡跟组织部的曹万年常务副部长的关系。要不然也不敢如此狂妄地大作想法了。

    “李战已,我是有资料要借用一下室内的音响背投设备效果会更好些叶凡解释道。

    “噢!看来准备较充分啊,好,用吧!”杨书记略感讶然,点了点头,一时倒是来了兴趣。倒想看看这只倒霉蛋今晚上能整出什么么蛾子来。

    “嗯!江主任,你叫人进来把设备调试好。”李洪阳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进来一姑娘,捣鼓了一阵子后声音有些抖瑟着说道:“李书记,”调好,,了。”

    “可以开始了。”李洪阳点了点头,一脑门子的狐疑。在坐的各位常委和市里的一些领导也是一头的雾水。

    不知这个即将到霉的可怜虫会垂死挣扎出什么道道来。大家都是怀着一颗看热闹的心情,倒想看看这小年轻的能整出什么变化来。

    叶凡一上前,市委杨书记和李洪阳等人倒是把椅子搬到一旁去了。因为背投在他们一旁的屋角落处,不搬椅子看不清楚。

    这背投还是挺高档的,超大号尺寸。估计有四五十寸。听说是一个爱国华侨捐的,还是小日本产的松下的,听说要好几万。

    音响设备还是北的,估计也要好几万。

    “嗯,有这么高档的音响影视等下出来的效果肯定更佳。”叶凡暗暗高兴。

    首先对着全体躬身行了一礼。淡淡一笑说道:“杨书记,李书记,张县长,各位常委,各个市,里来的领导。

    我是叶凡,林泉镇党委副书记。说句实话。我很感谢杨书记能给我这个展示自我的机会,也感谢县委李书记和张县长以及在坐的所有常委一直来对我的指引。

    我才旧岁,去年网从海大毕业。有些工作上的小失误也请各位领导海涵。

    首先我汇报一下原鱼阳纸厂盘活的事,既然要盘活就得先讲讲原鱼阳纸的实际情况供各位领导参考。

    本来想打印一些资料的,可是因为网从水州赶了回来,来不及了所以只好口述了。

    原鱼阳纸厂连厂房带地皮外加机器全加一块儿现在估价仅有劲万,负债多少?却是幼万。

    欠职工的工资还没算,就这两相一抵,鱼阳纸厂还得欠下一百多万

    务。

    加上欠职工的工资加上医药费等。估计怎么也得有。万。。万啊。各位领导估计不知道,咱们林泉镇一年的所有税加一块才田0多万。除了上缴的就仅落下劲来万了。

    这力0来万全塞进鱼阳纸厂这个窟窿里估计还不够。咱们林泉镇的干部得全喝西北风成羊肉干了。

    所以原鱼阳纸厂分录出来后对我们林泉镇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我知道这是李书记等县委领导要给我们林泉镇所有工作人员加担子。,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旧,章节更多。支持作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5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