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七十九章 高人留步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20 Views

    健着!,叶几网老到斤堂门口后面柱午旁突然传 川男声。

    转头一瞅,一个瘦高个子的中年人,穿的是仿古式现代长袍。很有一种学者的风范。

    “此人估计就是正主儿胡世林了,你终于是出来了。”叶凡心里暗暗得意,刚才那狂妄之态其实是故意表现出来了。

    估计只能行这一招险棋了,如果直接吹嘘自己不如反其道而行,果然奏效了,引出了正主儿来。

    叶凡正暗中得意时胡世林一句话差点把他给气得挂了。

    胡世林哼声道:“本人胡世林,添为本济春堂的大东家。你叫叶凡是不是,哼!给我家郑副掌柜的道个歉。我们济春堂全是堂堂正正的华夏人,没有狗,“哼!”

    “妈的!以为甩一句狠话就能引出正主儿来求我看病,谁知看病的事没着落好像把这正主儿反倒给得罪了,气势汹汹的要老子道歉。这胡董的脾气还真是怪,难怪南宫董事长没敢直接帮我引介,有点味道了。

    ”叶凡心里直呼晦气。

    “道歉!本人的人生信条里没这个词儿。”叶凡决定继续走强硬的路线,如果此玄示弱估计纸厂的事还真的泡汤了。

    要强就要强出隐士高人的风范,胡世林开了这个药堂不是为了结交隐士高人,真的隐士高人到了倒拼命往外赶,这都什么事。

    “不道歉就甭想出咱的济春堂,朱强、张虎,给我好好的侍候一下这位叶先生。

    我胡世林也要让水州的某些狂妄自大的家伙知道一下咱们胡家并不是好糊弄的,是个人都敢来叫板子,把我胡家当什么地方了?”胡世林今天好像吃了枪子儿似的,口里尽冒子弹。其实叶凡很冤的,此刻来得还真不是时候。

    因为前天胡世林的儿子胡重之一直惨叫着头疼,说是有虫子在脑壳中咬,痛得在地下打滚。

    可是医生也是束手无策,一检查说是脑部很正常,啥都没有。胡世林夫妇急得都快成焦碳了。

    前天晚上连夜砸下力万重金请来了茅山的著名的神棍周道林大师作法事,昨天作了整整一天也没见什么效果。

    心里正感觉晦气时叶凡就来触霉头了,正好撞在枪眼上,不倒霉才怪。

    此剪胡世林只想撒气,决定把叶凡这只敢冒犯济春堂的嫩鸟好好的狂一顿再陪些钱了事。胡世林的脾气就是这般的怪,叶凡如果知道了不知会不会吐血。

    随着胡世林的冷哼声应声而到两个彪型大汉,一米八多的高度,手臂粗如叶凡大腿,胸前鼓起老高,那肌肉也快顶上女了,脸上肌肉成块块状。

    比屠夫还要屠夫,就这身块头就能把一些个普通人给吓软瘫过去。估计也练过几手,可能是济春堂请来的保安,最有可能的就是胡世林的贴身保镖。

    叶凡猜得一点都没错,还真是胡世林以年薪力万拨找来的国术好手,有着二段的身手。

    当时胡世林亲眼见到朱强和张虎一脚踢断了两块青砖,所以立即就砸下重金聘了下来。

    一个保护自己,一个保护自己的儿子胡重之。其实胡世林也有些怀疑自己儿子胡重之是不是遭了江湖传说中的什么暗算,所以现在对儿子的保护更加严密。

    小子,道个歉他吗的赶紧给老子朱爷滚蛋去,别没事这里甩一些没屁用的尿骚子狠话,毛都没长齐也学电影中的老大耍个球。”

    朱强半眯着眼扫了叶凡一下,感觉这小身板的确没有可打性,要是自己一不小心踢得重了些把这小子直接踢进了地府阎罗处就不值了。

    “唉!道歉走吧,别没事惹事,年青人。”另一个是张虎,态度还是好了许多。

    “要是我不道歉呢?”叶凡豁然转身。身上气势大作,嘴角习惯性的翘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之笑就显出来了。

    这可是叶凡的招牌笑容,齐天最清楚了,只要一见到叶凡这种略带点邪意的笑容齐天铁定有多远滚多远。他知道大哥生气了,有人要倒霉了,但愿这个人不是自己。

    “妈的!给你脸子不要人,真以为朱爷是泥捏的是不是?”朱强生气了,一个跨步冲将上来一拳直往叶凡胸脯捣了过,拳势逼人。

    “毕!”

    按朱强的认知这个时候叶凡应该是应声被自己一拳给擂得一屁股坐下才算正常,然后呲牙咧嘴的呼痛。

    不过朱强今天可是大跌眼镜了。叶凡纹丝不动,他自己倒是应声被震得退后了一步,感觉拳头隐隐发麻。

    “不可有!”朱强心里暗震。觉得太丢脸了,一个螺旋腿转体…二二狠地踢向了叶几腰部。这次朱强可是用了五成力度,掣也不敢用上七八成。

    要知道七八成力度能把青砖都踢断了这瘦小子怎么受得了,要是一脚给踢死了还得坐牢,这个太不划算,所以手下留情仅用了五层力劲。

    “哼!”

    叶凡生气了,随脚抬起一脚踹向朱强。

    “啪!”

    一声沉闷的响声过后,胡世林张大着嘴巴差点脱了下巴,而一旁的那个郑运副掌柜更是感觉腿肚子有些抽筋现象,直发软发虚发麻。

    因为平时在他们眼中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大力士朱强此刻是连退了七八步,最后还是没稳住身子,歪歪扭扭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好像一耍赖的小孩子要糖豆似的。

    “朱哥,没事吧!”张虎也来不及震憾了,赶紧跑过去扶起了朱强。

    “小子,有点道道,再吃我最后一腿。踢不到你从此后朱爷喊你师傅。”朱强可也是个国术狂人,练武也有十来年了。

    小时候学的是腿功,硬生生的踢了十来年,把一颗大树踢得四进去成了一个碗形。每当看见那株正哭泣着的大树上那个海碗粗人为搞的树窝窝朱强都彼为得意。

    “你,不行!小爷没兴趣跟你们玩,告辞!”叶凡摇了摇头,轻蔑的扫了一眼朱强和张虎以及还没回过神来的胡世林,转身就要离开。

    其实叶凡搞的是欲擒故纵的老法子,这样子一来朱强肯定会从后面扑将上来,自己正好再给这小子一点苦头吃,彻底震憾住胡世林引得他来求自己这个隐士高人。果然奏效了!

    “哪里去,吃我一腿。”朱强大喝一声如猛虎下山,这次鼓足了十成力劲一个助跑腾空跃起一米多高飞踢向了叶凡腰部。

    如果是普通人估计这一下子就得落下个重伤,叶凡真生气了。老子跟你无冤无仇的下如此狠腿,所以这次也再不留情,五层力劲暴然使出。

    反身随手一抓一扭一旋,咔嚓一声清晰的骨断,也许是脱向声音传来。

    朱强已经飞砸在了七米开外趴地下呲牙咧嘴的抱着自己大腿关节处,不过这汉子还真是个真汉子,痛得脸上豆粒大汗珠子直冒居然没哼出声来,全憋在心坎底里,叶凡暗中也有些佩服。

    “先芒好功底,我朱强技不如人怪不得谁。”朱强哼出了一句。

    张虎狠狠地盯着叶凡可是也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朱强都不行自己去也是白搭。因为朱强的身手比自己又要强上一小畴。

    悖!”叶凡哼了一声转身走出。

    “高人请留乒!”这个时候那胡世林董事长终于醒悟到今天是真正的遇上高人隐士了,赶紧冲了上来喊道。

    “有事吗?”叶凡冷哼道,甩脸子给胡世林看的,这是彰显高人的风范。越高的话越能引起胡世林的敬畏的。

    “大师后堂说话,请!”胡世林非常恭敬地微一躬身,到有一股子小二风范,请叶凡到后堂去。

    “险啊!终于碍手了,这下子就看能否找出病根子了。”叶凡心里暗呼一声,淡淡的扫了胡世林一眼也没说话,直接跨步进了后堂。大马金刀的往客座椅上一坐。

    哼声道:“有事说事,我可没时间跟你聊天。跟我说话可是很贵的,我这人从不浪费时间。”

    “很贵,先生开个价码,一小时多少钱,世林一定双手奉上。”胡世林对于一些传说中的高人隐士的一些臭脾气也耳闻过,所以一点也没感到惊讶,反而心里是暗暗欣喜,所以直接回话道。

    “一个。钟头旧万,不二价。”叶凡故意把自己给整出一个怪脾气出来。也想试试胡世林的脾性,决定下一步的走向。

    “好!先订一个钟头。”胡世林二话没说,直接转身说了几句话,不久拿出笔来劝帝几下写下了一张旧万巨款的支票双手递给了叶凡。

    “嗯!诚意还行。”叶凡也不矫情,直接把那旧万给揣进了皮夹子中。

    胡世林反而松了一口子气,他就怕叶凡不接那支票走人了。对于这种要求越高越古怪的高人,胡世林董事长越是觉得救儿子的希望越大,没本事患么冲高人,这年头骗子也不是好混的。

    刚才如果叶凡开口百万的话胡世林也会毫不犹豫地开出来的。

    “说吧,你既然出了旧万块买了一个钟头时间,就从此玄开始计时,可不要浪费了,得抓紧点才行。”叶凡淡淡一笑倒真像个高人。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5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