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七十五章 此人身份是SS级保密权限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04 Views

    清豹在共和**队中就是一个传共和国的铁臂甲蜘联六

    猎豹的军官们都有一个心声一生为猎豹人,死作猎豹鬼。

    “梅丫头,是有个军官叫叶凡。是咱们猎豹的一名少校顾问。铁团长亲自安排的,职位跟马副团长同级别,还是咱们的顶头上司,是猎豹几名核心高层之一。”

    杨练莲姨笑着说道。

    “哪他的详细身份呢,比如说年龄。家世”梅亦秋想查清叶几的老底子再作对策,她可不傻,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这可是最浅显的军事常识了。

    “这个查不到,我一打进去电脑里显示说是属于《级保密档案,权限不够,估计叶顾问很有来头,不会是那支部队出来的吧?”

    杨练莲声说道,转念间想了想,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妙的端倪,随口问道:“你这丫头,为什么要查他。他可是咱们的领导。不会是你这丫头片子动了春心,想跟他谈朋友是不是?

    如果是个糟老头子不是惨了,不过估计你是见过他了,给姨说说是不是?如果是的话我遇上他时倒可以在一旁为你说上几句好话,咯咯咯

    杨练莲直乐了,根本就是想歪了。

    “杨姨,你说什么呢!谁跟他了。一个臭男人,有啥了不起的,哼哼”。梅亦秋感觉脸蛋儿直发烧,怕被杨练莲再次取笑,赶紧挂了电话。

    心里狠狠的骂道:“想跟我谈朋友。天下男人死光光了你也别想,哼!”

    不过转念一想到铁团长那冰面煞神一般的严肃脸孔。梅亦秋可就是苦瓜着脸了。

    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一口气干进去了半瓶

    。

    喃喃道:“怎么办,怎么佃?姓叶的死人,你这个猪头,你千万别去铁团长那里打小报告,求你了。我”我怕

    这个时候的梅亦秋刚才那种拔枪的决断神色全没了,心思百转,酸甜苦辣咸是五味俱全。

    咕噜着闷酒到是喝了不少,不久一瓶就见底下,人也摇摇晃晃的出了“劲炸歌舞厅。

    一出歌舞厅,齐天有事先走了。临走凑叶凡耳旁小声说道:“大哥,你得防着一点那个梅亦秋和许通,她弟弟被打了绝对不会罢休的。许通这人有时也很烂,道上也有许多烂朋友,你要小心点

    “呵呵,没事,你大哥是什么人;一群跳梁小丑怕什么?”叶凡笑着点了点头浑没当回事。

    “梅子,坐我车我送你回去。”叶凡回头问梅子。

    “不”不了,我坐公交车回去吧梅子心有余悸,脸色还显的有些惨白,看来是还没恢复过来。

    “上来吧,我还有个事给你说说。”叶凡眼神很是真诚。

    “那好吧!”梅子有些扭捏着坐进了副驾坐里。

    “梅子,你经后打算怎么办?那“劲炸歌舞厅。肯定是不能去了。”叶凡问道。

    “没事,那里不能去我去其它地方,唉!不去不行。家里弟妹还等着我寄点钱,不然连生活费都没的了梅子显得有些无助样子,脸色越发的苍白。

    “梅子。不能再去了。娱乐场所都是这样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去了肯定会出事的。有些事不是你一个漏弱女孩子所能对抗的,就像是今天晚上,如果不是遇上我,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唉!”

    叶凡叹息道,这世道上有太多的不公平了,现实就是这样子的。有钱有权有势的人总要干些出格的事,不然何谓之“风流。

    “没办法,我也不想去。可人总得吃饭。如果有人要凌辱我,我就去死。”梅子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着转儿,连死字儿都说出来了,满眼的不平和坚毅。“这样吧,你如果相信我就跟我去一个地方,也许我能帮帮你怎么样?。叶凡说道。

    “叶老板,我相信你。”梅子点了点头,“其实,其实我也是海大的学子,今年网入学的,我们还算得上是校友。”

    “想不到!你在音乐系吧?”叶凡也有些愕然,想不到居然遇上了一个校友,自己一下子成了学长了。心里彼多感触。

    “嗯!舞蹈我也学,乐器也还行,主攻歌唱方面。”梅子略显得意。不过那淡淡的忧愁写意在脸上让人看了心疼不已。

    不尖!

    车到了楚天阁叶府,梅子非常的惊讶,问道:“叶老板,这是你家吗?。

    “嗯!我不常来住,有时会回来住住叶凡点了点头。

    “真美!比那些大别墅还要幽静,又彰显着一股子古韵,在淡淡的风儿下散步在林间小道上真是畅意。在这里练声唱歌肯定好。”梅子下车后一会儿摸摸花朵,一会儿摘下一片树叶,还含在嘴中体味着树叶的芬芳,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到大厅坐下后阿姨张嫂端上了茶,张嫂其实就是楚天阁原先安排的。其实是管家张居山的一个远房亲戚,就住在楚天阁叶府正面的那一排阁楼里。

    顺带着也可以看看门,随时可以打扫房子。叶儿一幸人回来时也可以帮助泡泡茶,其实有点像是古代的月竹代六

    听说张嫂自从丈夫死了后就没再嫁。拉扯着一个女孩子过日子,现在女孩子正读初中,跟张嫂住一起。

    而张居山一家到是住在山脚下前面的一排店面的顶层上,这小龙止 不过十来米高,其实就是一个小山坡。

    三折石阶估计有几十级台阶。张居山从石阵上走路到山上几分钟就够了,方便随时照顾楚天阁叶府。

    对于这样子的安排叶凡也很满意。山下店面有人照顾,院楼里也有人照顾,估计当初南宫家建这宅院时就考虑好了。“叶老板,你这房子真是雅致,好像天然就是这样子的,没有多少人工故意弄出来的痕迹。”梅子赞道。

    “嗯!喜欢这里吗?”叶凡一屁股坐在了虎皮皇椅上笑道。

    “喜欢,不过我没那福份住。不过我们穷人家也不错的,跟你们这些富豪虽说没得比,但我们有自己的活法。我们家的村子也很美的。”梅子羡慕归羡慕。但并不像那些个低俗的拜金女一般早就双眼放彩了。

    对于梅子的这点人生态度叶凡也是暗中直点头,像她这样的姑娘不多了。凭着梅子的嗓音和身段,真想傍个有钱的款爷并不是特别难的事。

    “刚才听你说会谈古筝,能否表演一番,我很喜欢古乐,那种声音空灵一般,天簌之音讲的就是它了。”叶凡笑道。

    “可以,我谈得很好的,就连我们导师都这样子夸我。”梅子在这点上面一点也不懂得含绪一些。略显得意的歪着头看着叶凡。

    “好!好,居山,把琴搬出来让梅子姑娘弹一曲。”叶凡也是兴致来了,转头对张坡笑道:“张嫂。你去拿几个杯子来我想喝点酒,开瓶茅台吧!好像橱柜里还有。”

    一曲“高山流水,如空谷幽兰般令人迷醉,淡淡的古音回响在厅中。仿似在人的心头浸润流遁,似乎已经透入骨子里去了,叶凡和张居山都有些醉了,当然指的是筝音而不是茅台。

    “清朝时的袁于令在《西楼记病晤》中说:清音绕画梁,一声一字,万种悠扬,高山流水相倾赏。梅姑娘弹奏的琴音的确有此种风情。不错!不错!”叶凡随口赞道。

    “梅姑娘的琴音让我回到了小时候经常在山林子里砍柴火时的感觉。仿生如梦,有一种“再回到重前。的感觉。”张居山点了点头。

    “我也说不出什么,公子,就是觉得好听。”张嫂眼眶中隐隐有泪珠在闪,估计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

    “梅姐姐,你弹得真好,能不能教我也弹弹。”坐在张嫂一旁的女儿月甜儿呕巴了一下小嘴忍不住说道。

    “见笑了,其实在音乐系里大家都会弹,不算什么。”梅子谦虚的说道。

    “这样吧梅子,以后你有空就来帮张嫂修剪一下我这宅子的花花草草。

    你这琴弹得如此的好,歌也唱得不错。刚才听你说还学了舞蹈,相信你的舞也会跳得很好的。

    以后有空了我倒是想欣赏一下梅子的舞姿,哈哈哈,,一个月一千块酬劳怎么样?”叶凡豪笑着说道。

    “一千块?”梅子失声叫了起来。估计是给吓着了。

    “怎么?是不是太少了一些,或者说是你不愿意,这个由你自己决定。”叶凡盯着梅子。

    “不,不是的叶先生,是太多了一点。我们家乡人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每个月工资才三百块,所以”梅子赶紧解释。

    “那就是说你愿意了,就这么定了。居山。你先支四个月工资给梅子。”叶凡笑道,其实他是想帮帮梅子这个清纯得可爱的姑娘,不愿意她再到那种乌七糟八的场所去被毁了。

    虽说世界上的穷人很多,自己同情也同情不过来,但对于自己满意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吧。

    “谢谢叶先生,我,我”梅子眼泪眶中泪儿也在闪,不知说什么好。

    “呵呵,没事。

    反正我这老宅子也需要人打理,张嫂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叶凡解释道,“晚上你就住这里吧,张嫂给她安排个房间。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你应该不用上课的。”

    “这”这”梅子有些犹豫。可能是有些担心。现在的有钱人经常玩这种把戏,只要住下了时间一长肯定变成他的二奶,她想到了有钱人的金屋藏娇了。

    “梅子,你跟甜儿一起住吧。”张嫂并不笨,一眼就看透了梅子的心事。

    “嗯!”如果跟月甜儿一起睡应该没事,所以梅子也放下了一半的心思,点了点头。

    晚上都。点了,梅亦秋还在房间里苦恼着,想解决的办法都被自己给推倒了,觉得都太丢脸,比如直接去求叶凡等等。

    最后实在给缠得受不了啦干脆打起了电话。

    “齐少校,我是梅亦秋。那个叶顾问回基地没有?”梅亦秋问道。

    “问这干嘛,领导的事咱一个小下属哪敢去乱问,这不是找抽吗?”齐天正悠闲的看着电视,一听是梅”扒订来的电话心里还微微的愕然了一下。“比。…

    心道:“难道这小娘皮服软了,这好像不像她的性格。妈的!这下子也落咱手上了,得给点颜色瞧瞧,不然,哼!”

    这小子眼珠子乱转着在想着如何整治梅亦秋一番,出出胸中这口恶气。

    “嗯,”这个,”那个,”梅亦秋吱吱唔唔了一分钟也没支出一句话来,齐天心里那个得意啊!

    故意哼道:“怎么啦梅少校。你这到底想说什么,这个那个的谁听的懂。”

    “哼!这小子还牛起来了。”梅亦秋当然也听出了齐天话语中的一些道道,干脆把心一横说道:“我是想问问叶顾问住什么地方?”

    “这个。我可是不敢随便乱说,你估计也查过叶顾问的家底了 是不是属于《级保密权限。

    你我作为猎豹的中层军官,应该知道什么叫级保密。就是咱们门洞子外边的顾天棋军座的资料保密权恨都只是达到级。

    想想这其中是多么的玄,所以,叶顾问是咱们猎豹最神秘的高级军官。

    我哪敢随便说出去,那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咱还想继续在猎豹混下去,所以这个不敢!除非他本人同意。

    ”齐天随口说着,心里头真想唱起“翻身农奴把歌唱”

    真想狂笑一阵子撒撒气,心里狠狠的骂道:“母大虫,今天也知道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吧!哈哈哈。痛快,他娘的就是爽。

    老子以前可是被你这娘们欺负得像狗一样,现在咱这狗哥也该是扬眉吐气的时候了,一定要刁难,不乘机刁一下更待何时。”

    心里那个可是不良的想着。

    “多!你到底说不说?”梅亦秋那孤傲性格又开始发作了,心里也晓得是齐天这小子在故意刁难,狠狠骂道:“齐天。你给本姑娘等着。等过了这个,坎定叫你好看,不揍成猪头本姑娘就不姓梅。”

    “完蛋了,这小娘皮好像口气又硬实了起来,如果真惹毛了她咱以后那日子可不好过了。

    尽找我切磋国术技巧,咱一个少校营长总不能整天躲着,那也不是个事儿。给手下知道了咱还怎么活。这脸子还要不要。这技不如人真是逑删”

    齐天一听梅亦秋口气强硬了起来。知道其人的”姐脾气快暴发了。心坎里一凉说句实话还真有些发怵。

    要知道在猎豹中是鼓励军官们经常切磋国术技巧的,打着打着就进步了,不练怎么进步。有时境界就是在血与火的搏杀中突破的。

    更何况梅亦秋如果提出这事还是天经地理的,即便是铁团长明晓得是梅亦秋在整齐天,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偷笑了,所以齐天就怵这个了。

    一想到那姓梅的小娘皮的凶悍,这小子腿根子都有些发软了,刚才想乘机刁难一番的心情全给搞没了。

    “梅少校,领导的住处我真不能告诉你。”齐天还是不开口,心思电转,计上心头。又说道:“不过我知道叶顾问有志于在地方上工作,暂时还不想在猎豹混。”

    “接下说啊?快点!”梅亦秋从中听出了一点味道来了,所以催道。

    心道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货,估计是想泄什么底子了。只要摸清了叶少校的底子就好办,这世上没有办不了的事,只要有心绝没问题。

    每个人都有软肋,只要抓住软肋就可以扯制对方,哼,就凭我这身材相貌实在不行施一下美人计也行,,

    “叶顾问现在的身份实际上是南福省鱼阳县林泉镇的一个副书记,正在搞一个“林泉大通脉计戈 ”

    也就是要投资三四千万把他们那个镇子的破路给修通。说句实话。他们那个镇子太穷了,穷得掉渣。农民生活真是不如城里的狗。那路根本就不是人能走的,不过现在资金缺口很大,才弄到了几百万。

    唉!叶顾问是个好官,想为民作些实事,苦于没钱,这个所以就有些难办了。

    这些事儿我可是偷偷告诉你的,你千万别跟叶顾问透底了,不然我可是很惨的。”

    齐天毛”子真是阴,他是突然想到了梅家是燕京大户,肯定很有钱。

    即便是不花钱如果梅家在军委那老头子,或者梅亦秋的父亲,也就是岭南军区的梅副司令出马,绝对能压着顾军座。把基地的试干场落户天水坝子也是好处多多。

    要知道顾天棋的第二集团军也是直属于岭南军区管辖的。

    所以,能从老虎嘴里捞出一勺汤,也许就够叶凡的“林泉大通脉计哉。受用不尽了。

    这小子讲完后得意不已地心底里干笑不已,喃喃道:“老大,我可是尽力了。咱都快变成你的化缘师傅了,哈哈哈,不过这化缘师傅咱喜欢做,只要能办成这事儿老大一高兴,我那“雷阴九龙丸。铁定到手。

    那玩意儿一到手咱的国术境界狂飙而上,到那个时候咱就不用怵姓梅的丫头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4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