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自讨苦吃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15 Views

    “不可大哥那女人家世可不薄,听说老爷子环是军委蜘四…员。

    就是铁团长对她都是另眼相看的。说起欺负我”我当时还真被他踢了一脚,妈的,就那么一下我这铁腿子就坐地下了。

    大哥,你看看,你的兄弟受了此大辱你这个,当大哥的总得帮我突破

    乐

    我要的是力量,不是报复。如果能赶超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齐天都喊出声来。看来压抑许久了。

    “好!有志气,今晚就帮你突破,治不了她还了得。”叶凡突然轻拍桌子王八之气尽显。

    “真的!老大,你不是说那药丸还没配出来?”齐天那眼珠子快凸丢掉了。

    “先配了一颗,那老前辈说没空。卢伟的和铁团的就得等以后了。

    叶凡笑笑,转眼扫了齐天一眼又说道:“不过这事也有些难办,卢伟也在催了。而且卢伟出的药材可是里面的主药。最珍贵的,没他那份药材这药丸不可能配出。再说卢伟可是你二哥,你最小了,要不等下次了。”

    说完直摇头,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不行!老大,那药丸我耍定了。大哥有什么条件提出来,不就是几百万吗,我当乞丐去讨也得讨到手。”齐天并不笨,也猜出了叶凡的一点小心思。

    “好!我也不矫情了。你不是说那黑猫尚天图是拥有引乙资产的集团公司的大老板。

    干脆把他叫到景阳林场的狼锁谷去打猎。像他们这些以前混过黑的人肯定喜欢玩刺激的是不是?天水坝子那路如此的破,叫他献些爱心嘛,呵呵呵,”

    叶凡也老着脸了,逼向了齐天。心道:“这小子就像是一块强力海绵,不挤不出油,一挤也许就能挤出点奶出来。”

    “行!等下来了我抛除这张老脸不要了也愕讨点。”齐天捏紧了拳头,还示威性的叶凡面前舞了舞。

    不久杨云天陪着一个肩宽体阔。浓眉如刀的老成男子走了进来,其人身上一股隐隐的霸杀之气叶凡早就感觉到了,似乎隐隐的有点血腥气味。

    “齐哥,是你,哈哈哈”好久不见了。”那男子紧走了两步,上前跟弃天亲热的打着招呼。

    “黑猫,你小子尽玩失踪啊。是不是怕我借钱躲起来了,哈哈哈”只齐天也很痛快,一拳擂到那男子胸脯上叫道。

    “我哪敢,你齐哥要就是把我给卖了也能凑足了,呵呵呵。”两人尽情的笑了几句。

    “来!黑猫,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拜把子大哥叶凡。”齐天带着黑猫尚天图到了叶凡跟前。

    “叶哥好,网好听云天说过了。齐天的大哥就是我尚天图的大哥。哈哈,”尚天图笑着一手热情的握了过来。

    “尚老弟那黑猫的名头很威风!”叶凡也乐呵呵地伸过了手。怎么感觉手势一紧,尚天图的手就像是一老虎钳子夹了过来。力度慢慢的,越来越紧了。

    知道尚天图这只黑猫心里不服,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也不生气,微笑看着尚天图。无论尚天图如何的使力,叶凡还是淡然面对。

    , 正

    捏了十来秒后尚天图感觉叶凡的手怎么越来越硬,都快变成钢夹子了。

    在叶凡渐渐的加大力度下尚天图已经开始吃不消了,拼命地鼓着劲力想相抗下去,可惜螳臂何以挡车,那也是自讨苦吃。

    齐天见尚玉图那眉头开始跳动了。知道刚才尚天图不知天高地厚去找叶凡试手,这下子估计是惹出麻烦事来了。

    心道:“黑猫啊黑猫,叶凡没点真本事我齐天会拜他为大哥吗?真是猪脑子啊,脑门子没给驴踢掉吧!让你小子吃吃苦头也活该。”

    随即也不理会,掏出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老天!老子的手快变成麻花了。”尚天图感觉自己的手骨微微震响,已经发出了碎裂前的示警信号,眼神乱转着一直向齐天挤着眼珠。

    “呵呵呵”尚老弟很有力气。”叶凡见示威的火候也差不妾了。随即笑着松开了手。尚天图赶紧直摇手,就差吹气了。

    “叶哥才是神人,黑猫我失理了。我先敬叶哥一杯。算是陪罪。”尚天图说着就要去拿酒杯。

    “老尚,我大哥那手骨炒肉丝的味道还不错吧?”齐天嘿嘿阴笑着凑近了尚天图的耳边笑道。

    “齐哥,你大哥到底什么级数的啊,就是你们所说的啥国术层次。前次你说我练的那屁功法到现在也练到了二段的开源境。”尚天图心有余悸的小声问道。

    尚天图小时候去一庙玩,看到一老尚居然能一掌击碎三块红砖。顿时惊为天人,天天跑去耍赖,最后倒真给他赖上了。

    老和尚也传了他一套心法,练了出来年了也不过到国术二段的开源之境。

    后来在一次酒会上遇上了齐天,当时见大家齐哥齐哥的叫着心里就是不服。

    因为齐天年纪太小了,当时也不过力出头。所以就走上前去来了个握手式下马威,结果的境况跟今天差不多。所以就结交了齐天。两人倒是成了好朋友。

    尚天图这人以前是混黑的,所以一直都崇尚真汉子般的力劲。

    想不到今天又阴沟里翻了船。还是气盛给惹的祸啊!

    “什么级数,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四段高手在他面前都没讨到过好处的,人家像玩皮球一般踢来踢去的。

    哈哈哈”老尚啊老尚,这叫我说你什么好。这回踢到铁板了吧!要不我叫大哥传你几手怎么样,那对你来说绝对是受用无穷的。”

    齐天干笑着开始抛出一今天大馅饼了。刚才在叶凡面前夸下海口要讨些钱,不动点歪脑子的怎么行。

    当然,齐天直白的叫尚天图捐个几十万给天水坝子那破路尚天图绝对二话不会说。不过齐天不想那么去做,即便是好朋友也没什么意思。

    “真的那么厉害,四段高倒了?还当皮球踢。”尚天图嘴里有些发苦,不过还是有些不信。

    要知道在尚天图心目中那四段高手就是神灵一般的存在了。听说能

    峨一块重叠青砖,估计一脚就能把人给活活踢成重伤其剑临

    自己苦练了刀年了,也不过才到国术二段的初级阶段,四段,那基本上没什么指望,在有生之年能突破到三段的“开源。之境尚天图就该叭着嘴笑了。

    “嘿嘿。一个四段,三个跟我身手差不多的猎豹铁团长亲卫,被我大哥三拳两腿就全踢趴下了。玩个屁,我大哥估计是有着五段身手。不过他不说,我是猜的,知道他才多少岁吗?”齐天凑在尚天图耳边还搞神秘。

    “多少岁,看上去挺年轻的。应该”尚天图有些不确定样子。

    “旧岁,呵呵呵”齐天得意的差点笑歪了嘴,而尚天图却是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肉包子,都快掉下来了。

    心道:“我的娘,旧岁的五段神人,咱刚才还想给他一个下马威,这跟找死有啥分别。

    万幸啊万幸,刚才幸好没惹毛这种少年高人。不然人家一使力咔嚓一下老子这手就报废了。真可以去参加残奥会了,恐怖!”

    “那齐哥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求叶哥指点几下就行了。太大的方面我也不敢奢望什么?”尚天图小声的说道。

    “坐下,咱们先陪叶哥喝几杯慢慢聊。”齐天鬼鬼的一笑两人坐下了。敬了叶凡几杯后走进来几个漂亮的小姐。

    “叶哥,这几个妹子可是网到的。绝对清纯货。听说有一位还是来自咱们水州读大学的姑娘。”

    尚天图呵呵干笑着冲其中一个最清纯,当然面相也最好,特别是那双如月芽状弯眉的姑娘使了个眼神儿。

    那姑娘羞怯怯的挨着叶凡坐下了。

    看上去还是挺纯的 一对朦胧的玉峰剧烈的伏着有柚子那样大,看来很紧张。手脚修长纤细嫩白,滑润的鹅蛋脸非常的漂亮且性感。身着杏黄裙,白色镶花边轻盈上衣。不过那清纯就不知是不是装的。

    叶凡对这种事也看得淡,想试试那姑娘,随手向她那洁白的手腕抓去。那姑娘条件反射般的回缩了一下。

    “嗯!看样子说不准还真是大学生,唉!这水州的大学也挺多,五花八门的。其实好多不过是大专院校。外界统称大学生罢了。”时凡心底里叹了口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梅子。”那姑娘低着头尽看着自己的小脚。

    “估计是个假名。哪有叫梅子的人。也难怪。来这种场合谁还愿报真名。”叶凡心里想着也挺理解的。

    “听说这里面就你是大学生。什么大学我也不问了。咱们水州的大学也挺多的,你是第一次来吧?”叶凡问道。

    “嗯!”梅子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来这地方?难道你家里没有寄生活费?”叶凡有些好奇。也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

    “以前有寄一点,今年我爸,,我爸断了腿。家里没钱,还有弟弟和妹妹要读书,现在都是借来的。

    比。,石比

    我爸那腿还需要钱治疗。我想给家里寄点钱,所以”所以就来了。”

    梅子小声的说着,害怕的扫了叶凡一眼突然又说道:“不过老板,我只是陪你们唱歌,酒我是不喝的,先前有跟这歌舞老板讲好的。”

    “唉!讲好的,天真得可以了。讲好有屁用,到时遇上几个蛮横的公子哥要你陪夜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完了。”叶凡心底里暗暗的叹息了一声。

    “你这梅子的名也是假的吧?”叶凡笑笑直盯着那姑娘。

    “真的,不骗你。我想只陪着唱唱歌也没什么?所以这名也没换一下。”梅子很干脆的说了。

    “嗯!你先唱首歌来听听。”叶凡点了点头也不想再问什么,这世若像这种苦难家庭还很多,同情也同情不过来。只能是难得糊涂了。

    “齐哥,你说,要我怎么做才能的到叶哥的指点?”尚天图跟齐天一边喝着一边聊着,手当然也没停歇过。在那个陪唱陪喝的姑娘身上尽揩油着。

    “其实叶哥现正在一个叫林泉的镇里任副书记,不要问他为什么,他喜欢干这个。现在正在搞交通大建设,那镇很穷,路破得能把人给抖死掉。

    不过那地方有个叫狼锁谷的老林子。听说封山已经几十年了。里面牛犊一般大的野猪都有,山鸡野兔更是不在少数,要不什么时候带你老弟一起去打几枪,肯定刺激。”齐天神秘一笑。

    “打猎当然好,我最喜欢了。如果能搞来真的步枪就更妙了。我想这个对齐哥不是件难事儿是不是?”尚天图笑道,转念间把齐天的话给捋了一遍也就明白了齐天的意思。

    “没问题,到时弄二把过来还是有的,让你老弟过过瘾,那可是最新式的步枪。轻便威力可不”齐天呵呵笑道。

    “中!”尚天笑着突然又说道:“齐哥,既然去那地方打猎,那路太破的话车可是不好开。

    要不我以公司名义捐点钱给整理下路面不是更好,咱们行车安全可是最重要的。别野猪没打着倒把自己给摔死到山下去了可就不划算了。”

    “行!反正你老弟有钞票,做点好事更好。不像我们每个月就领了点津贴,口袋干瘪瘪的,估计还不够你老弟抽烟玩。

    不过那路可是相当长,有三四十公里,稍微整理一下没有个几十万弄不下来。”齐天连数目都给引了出来。

    “三四十公里,我想想,一公里最少也得三四万的,这样子一算下来可得一百来万才能捋一遍。

    那就捐四万算了。凑个整数图个吉利是不是,哈哈”尚天图眼皮都没眨一下就甩出了一百万。

    心道:“只要能让老子突破到第二段的,炼劲。境界咱就走出二百万也乐。到时他娘的在阴家山这老鼠面前当堂踢断二块砖多他娘的威风。

    看他还敢不敢整天在我面前表演啥的屁气功,一脚下去踢断两块子红砖。老子要踢就踢断两块青砖。一定要胜一畴才行。”,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4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