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五十七章 楚天阁.叶府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91 Views

    “难道说是真有病,而且得的是疑难杂病之流?”叶凡也十分的好奇,问道。

    “不过国内外专家门都说没病,也许是小儿中风之类说话。脑部也检查过,没查出什么来。

    挺正常的一个人。真是奇怪。后来胡世林变得有些怪怪的了,为了治儿子的病,气起来在水州开了个。“济春堂。药铺,说是以医会友,多多结识咱们华夏的一些隐世高人,说不准还能治儿子的怪病。

    不过都快三年了。也没认识到一个高人。奇巧的事又发生了。他无意中开的“济春堂。本来就是一个老字号小药铺被他转手过来,经过三年发展无心插柳柳成荫。

    倒是从一个资金仅有 凶多万的小药堂最后居然发展成了咱们水州几大老字号药堂之一,现在还有一些有名的老中医在药堂坐堂,只卖中草药。

    那济春堂资产达到了三千多万,这事还真藏着一股子令人费解的命数。

    不过胡世林在事业蒸蒸日上,财源滚滚之际每天都活得并不快活。就是那个呆了的儿子成了他的一大块心病。

    最近他的夫人柳满春有意叫他再娶一个,也就是说愿意离了。不过胡世林这人重情,死活不肯。

    说是以后这份家业就由三个千金继承了,柳夫人也常常是泪流满面,特别是胡老太太。

    这三年来内心所受的煎熬那是常人无法体会到了。最近天天往金光寺跑,吃斋诵佛,只为求得孙子能醒灵过来,可惜的是老天不作美啊!”

    南宫鸿策摇头叹息。

    “南宫先生的意思是叫我去试试?”叶凡笑道。

    “嗯!既然锦辰的疑难杂症都能解决说明叶先生就是一个高人,完全可以去试试。

    你那金针之术非常的神奇,我想只要能治好胡重之的病,你们林泉纸厂就有救了。

    胡世林是纸业老大,就是一个垃圾厂也能救活的。”南宫鸿策面色稍好了些,想到能为叶凡出点主意也减轻了一点内心的不安。

    “不过叶先生,我也得跟你交个底。因为儿子的事胡世林那人极不好讲话,这事儿我只能偷偷的告诉你,如果直接给他说估计他立马就会把我给赶出来,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这又是为什么?”叶凡有些不明白了。

    “也许是因为儿子的事脑袋受了刺激,所以脾气怪异。因为三年下来,来来往往到济春堂尝试就医的所谓的神医们也来过了几十个,不过结果很令人遗憾,没一个治好他儿子的病。

    钱倒花去了不少,现在一听说神医胡世林就会感到头痛。认为全是骗子之流。

    所以就是我也不敢介绍了,不过胡老弟都是住在济春堂,他家有好几座别墅,不过他喜欢住药堂里,你说奇不奇怪。

    他怕见到神医,好像得了神医恐惧症,可一有空回到家里天天又探头盼着神医突然出现。主这样患得患失的令人倍受煎熬啊!呵呵呵”。南宫鸿策提起这事也有些头痛。

    “没事,只要有线索我直接去“济春堂。就走了。”叶凡笑笑,不过也没抱多少希望,只是觉得还有些好奇,也想去探个究竟。这胡重之的得病就值得怀疑的。

    “不过叶先生不要太直白,最好想个法子玩个花样能让他自然接受就更好了南宫鸿策提点到。

    2点左右,南宫鸿策以及管家南宫东迢两人一起陪着叶凡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说是南宫家的一个老宅,已经有快劝年历史了。在水州市城东的龙山上。

    此山说是山也有点言过其实,就十来米不到力米高的一个小山坡,坡度平缓,不过周遭全是高大的古树,树间夹着朵朵野花,显得非常的幽静,范围面积还是相当的大。

    小山坡背面是靠着酒活奔流的竹江水,离江面足有刃来米高。前面是一排四层的楼房。开着一排店面,有们来间之多。要进到南宫家的老宅还需先穿过这其中一个店面式拱门才行。

    设计非常的独特,在外面只能隐隐地看见从一排店铺大楼冒出的浓郁古树,至于说老宅的屋檐瓦角在微风中树枝缝隙处吹开了才会露出一点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一个老人打开拱门后叶凡等人车直接开了进去,一条古青石铺的苍老小公路如一条小飘带样环绕着小山而尖,不久就开到了小龙山顶上。

    上面树荫中围绕着一座古苍的四合院。古老的青砖中还夹着乳白色的条石。

    走近一看,那不多缀作用的条石居然还是下等玉石,未经过打磨,非常的粗糙,摸手上还

    ,王珐比北机洲;主的,但非常滑润,决不磕衬着人的六 苍色的硫璃瓦上爬着一些耸毛状的苔薛地衣类植物,就连青砖上也爬着一些。四合院非常的大,长宽约有灼来米。

    一块不易腐烂的用非常难见到的“红铁狼檀木。做的古匾自色的悬于铁杏木做的大门上。

    不过那古匾只露出了一角,整个被红绫布掩盖住了。也许是还没修理完毕,叶凡也没多想。

    “吱嘎!”

    推开大门,里面还另有天地,难怪外面看去是如此之大。原来此楼建的是一个近似正方形的四排楼。

    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一排三层小楼,合围着中间一个冒着朵朵荷叶的幽静小池。

    说小也不小了,在四楼中央的小池长宽接近力米左右,并不是规则的四方形,而是依势而凿的不规则四边形。

    带着叶凡逛了一圈子下来,站在排楼那2米宽的走廊上俯视着一池荷叶,再着看池边虬髯样的小盘根树,令叶凡有种进入了古代大宅门的感觉。

    “仿若往生”叶凡心里突然间就冒出了那么一句话。

    “南宫先生,你刚才介绍说此楼快有刃0年历史了。不过这楼上楼下的地板好像全是网浇灌的水泥的地面铺的,虽说水泥上面铺的是石材或古砖,但这地板我还是看出来了。”叶凡有些疑惑不解。

    “呵呵”楼是古楼,劲年历史不假,甚至更长一些。不过在三年前被我家里全拆了,依照老楼样子重新建设的。不过这砖和条石以及雕花门窗等都是拆下来的老宅子里原有之物。

    不过现在已经加工过了,利用现代工艺做了防蚀、弄漆等处理还管个一百多年应该没问题的。

    ”南宫廷鸿策略显得意。

    “这工程可就相当巨大了,估计比全盖一座新楼要贵很多吧!”叶凡心里一惊,这种换古代为今用的建筑时必须要非常的细致,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那可是比盖一座新楼贵得多。

    “那是!至少是盖一座新楼的两倍多。不过经这么一翻建,老宅的古味儿一点都没跑掉,而且兼具有现代家居的舒适性,欣赏生活两不误。”南宫东迢管家也很会讲话。

    “奇怪!南宫董事长的目地是什么?难道就是带我来看看这个超大号古宅子。

    这宅子的确不错,可惜不是我所能拥有的,估计值几百万吧!”叶凡心里隐隐的也猜到了一点端倪,也就是南宫董事长是不是

    刚想到这里又回到了门边。

    “叶先生,今天特别请你来揭开这红绫布,图个吉利。”南宫鸿策微笑着递过了一条超长的竹竿,请叶凡为他家老宅子的建成揭门匾上的红绫。

    “这恐怕不好吧,还是南宫先生来揭比较好。”叶凡赶紧推辞道,彼有股子解彩的味道。

    “叶先生,你是我南宫家的大恩人,如果没有你锦辰也许永远就将沉睡下去了。所以这揭绫一事非你莫属南宫鸿策很是诚心,一点做作都没有。

    “哈哈”好,今儿个高兴,顺带着沾点喜气。”叶凡借过竹竿也不再推辞,照准门匾上覆盖的红绫布一抬竹竿像一面红旗一样被揭开了。

    这时南宫东迢管家早就安排好了七八个人顿时鞭炮声大作,在仙烟腾腾中叶凡顿时愕然了。

    , 可

    因为门匾上那几个字。

    上面雕刻着几个。苍劲骨节,粗矿洒脱,又飘逸闲悠的几个古味十足的大字

    楚天阁叶府。

    主要是后面那“叶府。二字是令叶凡呆愣的主要原因,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南宫鸿策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揭匾,根本上就是叫自己解自家宅子的彩啊。

    “南宫先生,这是在”叶凡说了半句话。

    “从此刻起,这处老宅子就是叶先生的了。叶先生也不必推辞,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我儿南宫锦辰是南宫家未来的新生一代,也许以后会成为南宫家新的掌舵人。

    当初他一睡不醒时我们全家在老祖宗的牌位前许下了承八零后少林方丈翻建的。包括整个小龙山以及前面一排的间的店面那整座楼都是这座宅字的附属品。

    一年前完工时耗资沏万,所以我还是赚了呢!请叶先生勿必收下。我相信叶先生作为高人,定是注重承诺之君子,不会让我南宫鸿策一脉成为一个不守承诺的人吧!”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3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