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南宫家族内部纠葛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07 Views

    “亨!女喜欢谎反话,老子读试不就露底子丫必急急再说。不过估计卢伟同志有得罪受了。哈哈哈,受受也好。”

    叶凡心里不良的想着,鼓燥的一动。有些难为情样子说道:“这个,我这个当大哥的不好说,你自己去问伟仔算啦。”

    先是把这俩位小美女给送回了学校。看了看妹妹叶紫衣,叶凡转道南宫家的在水州“一刀路。的“流园居。而去。

    听说叶凡专程来给儿子治病的。所以南宫董事长放下了一切事务直接从香港飞到了水州的“流园居。

    叶凡赶到“流园居,时古老的别墅里已经坐了十来个人,老者少者姑娘小伙子都有,估计是南宫家最亲的人来看热闹的。

    “叶大师,您来了,请喝茶”叶凡网坐下南宫鸿策的宝贝千金南宫枝铃,用玉盘盛着一杯茶亲自端着。袅袅而来。

    南宫枝铃面容清尘脱俗,那一股子如雪山冰莲般的傲气怎么也无法掩饰住。

    今天特别穿着的居然是一身厚重的淡黄色绣花边旗袍,显出她身裁的苗条嫂婷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加上柔软纤细腰枝,走起路来时肉色丝袜包裹住的两条修长嫩腿。在开叉口摆动时隐隐闪现一抹春色。

    不过她这一身旗袍也只能说道是半开口子的,开叉仅到小腿上面一点点,网好那雪白嫩长的大腿有露出一小截来。

    不像民国时有些女子的旗袍都开叉到三角地带了,走起跑来一摇曳。连那芳草地外覆着的内裤都会斜着隐现一角来。那种杀伤力绝对达到了级水准。引动无数英雄尽折腰啊!

    不过南宫枝铃脸蛋和身材太过于脱尘了,所以就是那一小截大腿露出也会让某大师浮想联翩的。

    暗道:“尤物!”后来又补了句,妖精,二字。然后偷偷吞了吞口水赶紧装着品茶的样子半闭上了双眼,其实留有一条眼缝神光偷偷探出。在人家那大腿上滑来滑去的。猥琐得很。

    其实南宫枝铃一点都不妖,倒像一只骄傲的冰孔雀。

    “叶先生,这位是我的二弟南宫鸿华。”南宫鸿策指着一位留着几根胡子,面相略显阴霾,下胯处有一颗豆大红痣,一身黑皮风衣的中年男子介绍道。

    “呵呵!叶大师好。”南宫鸿华见到叶凡如此年纪,有些轻视之意。尽管掩饰得极好,但叶凡在,相面术,下还是隐隐的有所感觉。

    “呵呵,鸿华先生好。”叶凡也是礼貌的握了握手点了点头,态度也是淡淡的浑没在意。

    心里也知晓这些有钱人鼻孔朝天的陋习是千古来传下的,又有几人能入他们法眼,如果自己现在是市长省长还差不多。

    这时从后面冲上来一个跟南宫鸿华长得有五分相似的年青人,一身高档不知何牌子的定制便装西服上。抬眼扫了一下叶凡冲口而出。

    哼道:“你就是叶凡,那个破镇的副镇长?”

    “我是叫叶凡没错,不过我呆的那个地方山清水秀的并不是什么破镇子,呵呵。这位先生是有些眼睛朝天了,没好好看看山镇的美景,呵呵”

    叶凡暗喻那小子长着一双狗眼,只有狗眼才朝天嘛!

    “你”你是什么东西?这是咱们香港南宫家,不是你那破小镇子,给我,”

    那年青人估计是从来没被人这样子暗喻过,一时血冲大脑,直白地脱口而出骂了出来。

    , 正泣比北

    南宫鸿策一看皱头直眉,正想开口喝叱时不过南宫鸿华已经开口哼道:“飞青,退下。怎么能对大师无礼?”

    转头对叶凡硬挤了点笑容出来道:“呵呵,叶大师见谅,犬子无理了。不过林泉镇虽说是山青水秀的,但好像也有那么一句。

    叫什么来着,噢!好像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是不是?当然我不是在说叶大师了,叶大师是隐士高人嘛!

    至于说是去那个穷山水之地建厂子投资,咱们南宫集团还没那么多的闲钱乱散财,”呵呵呵”

    南字鸿华隐喻明显啊,反打了一耙子。

    “二弟,不要说了。投不投资自有公司董事会决定,二弟可也不能大包大揽的不是?叶大师。里面请。”南宫鸿策动了动眉头干脆引着叶凡直往内室而去。

    今天南宫鸿华父子就是来捣乱的。他们老早就打听清楚了叶凡的底细。

    所以一上来就是激烈的言语冲突,无非是想把叶凡给气走那南宫锦辰就没救了。

    不过他们的小伎量早就被南宫鸿策看穿了,所以干脆不理会了直接进了内室施金针救人。

    “看来南宫家族内部争权夺利也是非常的激烈啊!南宫锦辰这一病。空出来的总经理位置南宫飞青这个,堂弟当然眼红了。

    这么一来。我倒是无意中成了他们争斗的焦点。还是赶紧治好病走人才是上策,人家家族内部的斗争咱还是不掺和的好。

    那投资办厂的事铁定是没戏了,估计就是南宫鸿华这小老头子在从中作埂。不然为何南宫董事长前次见面时欲言又止,好像有难言之隐。这南宫鸿华父子就是一个大忧。

    攘外必先安内,有的时候,内部的争斗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更是致命的。因为内部人都熟悉对方,下起阴手来那是全照准对方的要害下手的。”

    叶几心里暗暗度量着决定赶紧治病走有,这种拥有着十几亿资产的资深大家族里面水深如万年寒潭。

    那种内部争斗有时也是你死我活下黑手阴死人没商量的,而且防不甚防的,自己没必要去趟这趟浑水。

    南宫锦辰斜躺在床上,叶凡细细的把了一分儿脉,感觉恢复得不错。这次如果能把剩下的四个穴哈哈一起利用金针之术给解决掉就好了。

    “南宫先生,这次就看运气了。如果能一次解决更好了。以后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我再开点药就能恢复了。”叶凡微微一笑,大师风范彰显。

    “谢谢,全靠大师了。”南宫鸿策口吻中非常的敬重,真把叶凡当大师对待了。

    南宫鸿华和南宫飞青两父子嘴角隐现冷笑,对叶凡的话不怎么相信。

    叶凡先给金针消了毒,盘腿调养气息。半个小时后。忽然睁开双眼。一道烈阳之芒隐晦的一闪而逝。房间中倒没什么人发现。

    此刻南宫锦辰就穿了一身短裤,叶凡施展开鹰眼术先是定位了手脚上的天泉穴和阴包。

    弹指在四个穴胳上轻轻一击而手,感觉穴孔处似有一微细硬物,估计是淤血或者什么异物。

    手腕一动,轻轻的弹抚着,先要活络一眸子经络孔穴,足足半个多时过去了。

    见肌肉都松驰得差不多了,手势一晃。闪电般出动了,摸出一枚铅笔长金针对准四个孔穴无声的扎了进去。

    这次叶凡是把扁鹊手札中的“乾元金针通络术。跟陈老头传的“天阴雷罡指。相融合着施术的。

    嘴里哼道:“南宫锦辰。等下痛如刀刮,你能受得了吗?”

    “能!只要大师能让我下地走路痛死了也甘愿。”南宫锦辰回答得锵锵有力,目光隐晦地扫过了小叔和堂弟身边。

    估计也看到了他们嘴角边挂着的一丝冷笑,意志更是坚定,心里也知道他们没安什么好心。

    “拿条热温毛巾来,塞入你哥嘴中叶凡对站在南宫锦辰身后的南宫枝铃。多声道。

    “嗯!”一向清傲的南宫枝铃今天表现得特别的温顺,好像一正宗的侍女,嗯声回答后出去准备了。

    令得南宫家族中一大片人全震落了眼珠子,心道今天真是开眼界了。这“冰狐狸,也会改了性子,这叶大师还真有点手段,看来并不是一无是处。

    其实自从南宫枝铃前次想羞辱叶凡,后来见到哥真的醒转过来后就已经震惊不已了,现在哪还敢不听话;哥的命可都掌握在人家叶大师手中的。

    不久南宫锦辰开始发痛了,叶凡手指在金针尖上。轻轻的调息着一丝丝肉眼难见的内劲气息源着金针。如传热一般慢慢的传导了过去。

    这次比前次直接施展“天阴雷罡指术,还要来得轻松,同时照顾四个经络孔穴还绰绰有余。

    此刻叶凡才认衍只到“扁鹊手札。中所藏着的这一卷金针肯定不是普通之物,估计跟自己的“小李刀。差不多。绝对是经过了超阶位高手施展内劲之息蕴育滋养了好多年的宝贝。

    不然如果是普通金针在自己这滚烫内息下早就变形或渐渐的溶解了。叶凡试验过,在全力灌注内劲之息下就是铁丝也会弯曲变形的。

    说明内劲之息有破坏物体内部分子架构的作用,当然,这些都是指山范围的变化,一切都施展内劲之息人的掌控之中。

    可以通过调羊内息的强度来控制的。

    如果说拿上一根力毫米的钢筋叫叶凡用内息使它弯曲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叶凡的内息还没达到那种强度。使一枚针弯曲叶凡还是能办的到的。

    南宫锦辰痛得全身开始微颤大颤一发抖发癫,最后发展到要弹动身体时叶凡一声令下,南宫家走出几个牛高马大壮汉,紧紧的把南字锦辰给按在了床上。

    这些壮汉脸上冷冰冰的毫不留情,仿如在按着一截木桩,豆粒大的汗珠子从南宫锦辰脸上直冒。

    , 正

    “冷血动物!”叶凡头脑中无形地冒出了这么四个可笑的字来,估计是保镖之流了。

    床旁的美丽女子急得小声喊道:“锦辰,锦辰,,你一定要撑住”我”,我等你”估计就是南宫锦辰的女友,好像叫什么铁拈花

    听说铁拈花此女子也挺有来头的。出身于古老的华夏铁氏家族。人称“红玉”长得并不是特别的白晰。却是妖艳可人,她这种妖艳中不是那种放荡的妖和艳,而是一种纯种的妖艳,天生如此。

    早把南宫锦辰迷得神魂颠倒找不着北了,南宫锦辰为了追到“红玉”那玫瑰花估计都送了一火车车皮了,听来是够吓人的。

    原本铁拈花对南宫锦辰并不怎么感冒。用一句话说就是“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

    不过这次南宫锦辰意外受伤后嘴里一直叫着“拈花。两个字,倒是以无意的真情感动了这块“红玉,宝贝。

    现在铁拈花天天陪着南宫锦辰,也使得南宫锦辰因祸得福,所以最近恢复得非常的良好,精神方面的治疗也是一捷径。

    南宫锦辰隐约中听到铁拈花那“我等你,三个字顿时来了精神头,硬是咬紧牙关撑着挺过来了。

    叶凡暗暗佩服,心里叹道:“爱情。千古留传下来的美好圣景,情之一道力量无穷啊!不知我的铁拈花又在何处?”

    想到这些眼前几道美丽清纯的影子一一闪过,谢媚儿,兰阅竹,玉、梦柄雪,居然其中也有范春香的妹妹范妍儿。

    “唉!好像都有些未尽兴致!唉”情归何处。我是不是太沧桑了一些。不过旧岁,想这么多干嘛?可笑。”

    二个小时后,南宫锦辰苦尽甘来,在叶凡拔出金针后又塞了一个药丸服下。

    昏睡过去了,下午 点,南宫锦辰如期醒来,手脚已经能动了,只是暂时有些软弱无力,毕竟好久没动了。

    “谢谢。谢谢叶先生南宫董事长激动得嘴唇直抖瑟,其夫人顾凤鸣更是连连向叶凡打了三个躬。又到老祖宗牌位前连连祈福报平安。

    南宫鸿华父子脸上隐现失落。特别的是南宫飞青,那眼神阴毒的目光在叶凡身上一扫而过。尽管隐晦但叶凡敏锐的鹰眼还是发现了。

    暗道:“看来是把这对父子给彻底得罪了,咱可是断了他们夺取家族掌控权的路子。会不会整出什么么蛾子来也说不准。”

    不过叶凡心里那种念头一闪而过,暗暗冷笑:“如果要整的话老子也不怕你,玩阴的小爷可也有一手,玩死你俩父子咱可是没商量的。”

    “大师,我给您放水先洗洗。您太累了。”南宫枝铃居然放下了身段,临时头当起了桑拿女。给叶凡放了洗澡水悄悄的退出去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山,章节更多,支持作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2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