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五十二章 齐氏家族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10 Views

    感谢胖子叉弟的月来狗子想在本月唤破省求的美梦犹如镜中花水中月了,有些遗憾。官术的兄弟们,火力不够猛啊!

    当然,近句万块也太重了,是由燕秋林背着的,整整一麻袋子。

    “陈虎林,这事就算了啦。我希望你经后别再惹出什么事端来。我这个亲戚如果在你们角溪镇这儿受到一点伤害我是不会饶过你的。哼!”叶凡哼了一声上车了。

    “陈虎林,你不要认为我大哥跟你讲着玩的,嘿嘿,只要我肯查你,想想,一个刑警队队长要查死你那是一点马虎眼都不用打的。经后给老子老实点,燕老板,这是我的电话,有事以后直接打来。大哥,我先走了,云衣可是骂死了,这下子可完蛋了,柚雪姑娘,你等下可得给我解释一下。”卢伟同志甩完狠后又是可怜地求上了玉梦柚雪。

    “那个”很难,云衣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我”好吧,我给说说。有没有用就不知了,哧哧

    玉梦柄雪终于逑到了机会,给牛逼的刑警队长好好的上了一课。

    先把玉梦柄雪送到了楚云衣家,她还没回来。

    叶凡驱车直赶往“云雀楼”

    这“云雀楼,的设计真是名符实楼。因为此楼外观看上去就像一只正在空中腾飞舒翅的青色麻雀,因为楼的座基下那一层层乳白色石条上还雕着许多像云朵状的飘絮物。所以美其名日:云雀楼。

    里面设置得非常的优雅,小泉叮咚。小流沙沙,虬髯小树盘根错节环绕着像一个卧睡老翁。

    一颗颗干净的雨花石环绕在树座下显得晶莹剔透,闪润着晶亮的

    。

    走进包间,居然全是实木雕刻的。还得脱了鞋子,一个纯秀的姐轻轻上前帮你脱出鞋子。

    端来一盆中药熬的药汤水给你轻轻的抚摩之下洗去了一脚本的臭味儿。

    不过你千万别想歪了,这里的小姐可是正宗的服务员,不是发廊泡脚的小姐可比的,不带一丝色*情味儿,只有纯朴的茶园姑娘。

    然后才能进入包厢房内间,赤足走在木纹理古老的实木地板上,鼻子噢着淡淡的茶味儿,真是惬意舒适。

    紧蹦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真是个放松心境,与世隔尘的好去处。

    曹万年和于建臣正闭目在细细的品味茶之纯香,一个巨大的木疙瘩树根正盘于其间。

    中间树根的自然弯拱处放着一把把的实木小转椅子,茶壶和茶杯都放在衬根上,设计非常的精妙,可以自由转动。

    “来啦!”于建臣微微张开眼睛扫了叶凡一眼,指着一把小转椅说道。

    “嗯!让于哥,曹部长久等了,失礼得很。”叶凡赶紧告罪。

    “呵呵!叶老弟不必过于放在心上,我等饮茶品茶之人时间如草芥。要的只是这个味儿,没事。”

    曹万年非常和蔼,赤足倒像个山野隐士,一点不像个位高权重的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

    叶凡不经意细扫了一下,发现曹万年虽说有三十七八了。但那双隐约露出的脚看上去却是非常的白嫩,有点像是小姑娘的嫩脚。心里不仅暗叹这官位越高的人就是越懂得保养修身之道。

    哪像自己,不过旧岁,那双脚已经是伤痕累累,坑坑洼注了。已经渐渐的有点根雕艺术风范。

    于哥的脚那也逊色得多。毕竟工作的部门不一样。

    “叶老弟,人家曹老哥都叫你叶老弟了你怎么还叫曹部长,这可是有些见外了不是?”于建臣微微有些所指,给叶凡泡了一杯茶居然讲经论道了起来:

    “宇宙万物。都有所属的星系。比如我们地球所属的太阳系只不过是银行系中一环。而浩渺的银河系又是更大的星系其中一圈,没有一颗星星能够独立生存下去。周遭必然围绕着许多的小星星,通俗点讲就是一个个的圈环状圈子。这样子大圈套小圈,圈圈相套就形成了浩渺无边的宇宙。”

    于建臣讲的东东叶凡听得可是一头雾水,深深一思忖突然醒悟道这是于哥在提点自己。

    告诉自己人类社会犹如宇宙众星系,有一个个的小圈子小圈子又依附于大圈子。

    不想进圈子的人最后必定成为散星。那些散星的结果就是最后淹没或被毁灭。

    因为圈子是有众人合力的,折断一双筷子容易,要同时折断一打筷子就彼为不容易了。

    “呵呵!曹哥,于哥,小弟我以茶代酒。敬你俩一杯。”叶凡举起一杯茶态度认真,一口饮之后笑道:“于哥这是大宇宙论,小弟我感同身受。

    我想于哥所讲的大宇宙圈也有点像是官场的官圈了,我是粗人一个。今天既然开口叫了曹哥,以后曹哥可得多提点着点小弟了。呵呵!能认曹哥小弟可是赚大发了。”

    “俗套了没有?你小子。专门捣鼓咱们的茶品。唉!还需磨练啊!知道是一回事,明白了又是一回事。悟透了更是一回事。

    不宜出口矣!自个儿闷着体悟到就走了。哈哈哈,不说了,这文人雅士搞的东西我也不习惯。”于建臣当先笑了起来。

    “唉!老于。你是修练了十几年了还是未成正果啊!叶老弟刚刚入门怎么能要求太高呢!哈哈”曹万年也乐了。

    几人天南海北的胡侃了一通。当然。叶凡主要是听,从其丰细细的品味一些官场上的小事。

    感觉曹万年如果从经验上讲。有种润物细无声的厉害。在不经意间潜移默化着叶凡的思绪,感悟到的东西也是彼有一番收获,算是落了中乘。

    于建臣的理论彼有股子土匪文化气息,走的是网猛强悍的路子。不过于建臣也不失狠辣,弯弯道道也照样子会。算是落了下乘。

    叶几对比了两个牛人的言谈,觉得自己几个月来的官路走得太过于霸道,纯粹就是以武道来走官场。不是伸拳就是抬腿,更严重的就是拔刀子相助了。

    年少气盛。对领导彼有不敬。太张狂了一些。给领导的印象就是一个“刺儿头”用来冲锋陷阵还行。

    但真想成为领导的“哼哈,之干将那个,难”因为

    比。, 万比北明川 台你众愣头青惹出什么大事端来祸及他的身上,般来瞒不旧妾以

    任。

    自己像一只无头苍蝇冲了几个月,还不是在为秦志明以及上面的李洪阳 击杀。对手,此行为已落到了官场中的下下下乘。

    “唉!我的要求不高,啥时能落到“下乘。就满足了,而不是“下下下乘”

    “叶凡,老哥跟你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老曹跟我是同学,现在更是好兄弟。

    这次老曹这个常务副部长耍上位市委组织部部长一位可是遇上了大麻烦。

    要知道像我们这一级想坐上一个实权级的位置已经难于登天,像老曹这次要争取的还是常委,比我当初上位更是难了好几倍。”于建臣突然抛出了今晚的重磅主题。

    曹万年作为当事人没吭声,估计也有些尴尬。一个正处级的常务副部长要去求一个副科级的乡镇副书记,说起来当然有些难堪了。先前打了那么多的铺垫,放下身段跟叶凡结交等等还不是为了此一时亥。功利性太强了一些,也太扎眼了。不过曹万年为形势所迫,因为没时间了。

    叶凡一下子就明白了,人家肯认自己这个兄弟那是因为自己手中有值得用的东西。

    不过能认曹万年这个兄弟叶凡打心眼里兴奋。只是叶凡对于自己件真不知自己该怎样去帮这个网认识的曹哥。

    所以有些讪讪的笑道:“于哥,你说。要小弟怎么做?”

    “那个齐天的家里人也许能帮到老曹的,我跟你说实话吧”。于建臣神秘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这“云雀楼,的包间根本就是有隔间设施的,所以隔壁根本就听不见。

    “齐天家人,这个我倒真不清楚,这样,我先问问。”叶凡嘴里答着,心里一惊,骂道:

    “好小子。跟老子掩藏得深啊,不显山不露水的家族中人居然有那么殷实的靠山。难怪年纪轻轻就能爬到猎豹少校营长之位。不过这子家里到底有什么大人物呢?”

    “好!好!想个办法先隐晦的问问。当然,要注意口吻,别太直白了惹人烦于建臣连声赞好,曹万年也难得的挤了点笑出来嘉许的点了点头。

    其实曹万年此刻心情可是特别复杂。就怕最后叶凡问出个空气来那就白尽快活半天了。

    自己舔着脸去求一个乡镇副书记最后落空了不是一今天大笑料。即便是问出有靠想要接近也是个大难题,所以曹万年的心情是亦喜亦伤。莫名得很。

    “待我想想怎么问,想个什么由头较好。”叶凡闭目思考,一会儿眼开了眼笑了,打起了电话来。

    “齐天吗?睡了没有?。叶凡问道。

    “没有!正在家里。”齐天答道。感觉有点奇怪,这个时候了叶哥还来电话,估计是有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那天墨香军分区的顾司令在常委会上听说帮了我大忙。现在大哥我也获得了“跨世纪青干班,培的名额。

    不过想来想去的也不知怎么去感谢一下顾司令。有些奇怪。我跟顾司令并不认识,他为什么要下这般大力气帮我。

    不过现在想了想,好像记得当时听说是你跟顾司令说了几句的是吧?”叶凡问道。

    听到叶凡这么问于建臣和曹万年互相对望了一眼,交换了个嘉许的

    。

    暗道:“这小子还真是聪明。这个,开头很妙。”两个人耳朵当然是张得大大的准备听下文。

    “哦!的确是我说了几句。咱们是兄弟。这点小事没啥。”齐天并没想多少,随口答道。

    “哼!既然叫我大哥怎么还有事瞒着我,那颗,雷阴九龙丸,不想要了,还敢跟我打马虎眼。”叶凡突然冷哼一声。吓得齐天手一罗嗦暗自纳闷。

    心道:“大哥这是怎么啦?难道吃枪子啦,火气够大的,不会是受了什么女人的鸟气吧!可这跟我也没关系的,咱还是真冤。”

    赶紧问道:“老大,这到底怎么说。我可没什么事藏着掖着啊!”

    “没藏着,我就想不通了。你齐天是什么人,不过猎豹一个少校。真有那么大面子能命令墨香市军分区的大校顾司令,顶着得罪人的危险出来为我这一小毛虫呐喊助威。”

    叶凡又是一声冷哼,齐天的汗终于冒出来了。

    拿着个电话喃喃道:“大”大哥,我的确没那本事。人家是跟铁团座同级别的,我算是哪根葱葱。

    不过这事儿主要是看我家那老头子面子上的。我老爸跟他是战友。是那种生死战友,所以我当时也是扯起虎皮拉大旗了,呵呵”

    齐天赶紧解释道,他还真怕叶凡再来一次冷哼这兄弟情谊没掉那可的去撞墙了。

    这段时间好不容易跟叶凡这个大好青年攀上交情,自己的功力也有望突破到国术第三段。

    这可是齐天的梦想,这事要是黄了齐天真不敢想像自己会颓废到什么样子。再说大哥叶凡也是一个重兄弟情的人,齐天认为跟他交往值。

    “呵呵呵!难道你家那老头子是什么大人物不成?”叶凡转入正题了。尽量让自己口气变得随意,好像就是那么不经意一问罢了,略带点奇味道。

    “大人物算不上,齐振涛你估计没听说过,在省委工作罢了。这样吧大哥,反正明天你要到水州,干脆你到我家来逛逛,不就知道他了。

    不过说句实话,我到真有点怵我老爸。你见了他别提着车就是了,哈哈”

    齐天谈起他爸爸可是有些发虚。好像看见了叶凡见到齐振涛时那手足无措的狼狈样子一时失声笑出声来。

    “怕啥,脑袋掉了腕大的一个疤。咱好歹也见过县长书记的,就是墨香市的谢副书记也见过。省委大员倒真没见过。不过也是两只耳朵一张嘴的,有啥好怕的叶凡故意装逼熊人一个。

    “好!明天来了再说,到时别尿了裤子就走了。”齐天直摇头,齐振涛的官威再加上铁血军那役子气势那是能压垮人的。他不相信叶凡见了会一点惊慌都不会。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2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