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五十章 老子是组织部的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09 Views

    二分钟讨后,地下杯菡狼藉,躺了一地的人,仓哼哼刀占猪

    了。

    “钱在哪里?说吧!”叶凡又坐回了椅子上嘴角勾起了个习惯的弧度,这是他的招牌动作,那样子有点邪乎味道。

    “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陈虎林在叶凡脚下还挺硬气,大声哼道。

    “呵 ”嘴还挺硬实的叶凡刚说完一脚就踩在了陈虎林小腿上磨蹭着,不久就传来了骨头碎裂前的咔啦啦声响。

    当然,还没碎,叶凡的力度拿捏得是没话说了。

    想让你碎绝对碎。不想让你碎怎么也碎不了的。这就是七段高手对力量的精准度控制,其境界快进入炉火纯青之道了。

    痛得陈虎林那是鼻涕眼泪一块儿出来了,不过这小子很硬气,就是不吭声。人。肥厚厚的大嘴一张,抖瑟着哭着喊着道:“虎子,把钱给他们就是了。虎子”。

    估讨就是陈虎林的相好张菊花。长得那个很是性感。当沙发垫完全合格的。绝对属于那种软软乎乎肉感超好级别的,这陈虎林同志的爱好还真是独特。

    “屁钱!菊花你给老子回去。别瞎操破心。”陈虎林头贴地上拼命转动了一下大吼道,看样子还是非常心疼这个宝贝相好的。

    叶凡一看有了主意,对准陈虎林那裤裆轻轻一脚踩下,阴阴的笑道:“卢伟,你说咱们虎哥裆下那玩意儿是不是肉做的?”

    “不是肉做的难道是铁铸的不成?大哥你没糊涂吧?”卢伟也演起了戏,煞有架势笑道。

    “兄弟,你说要是我这一脚踩下去会不会踩出个阴人陈公公出来?”

    叶凡淡淡一笑,伸脚在陈虎林裆下轻轻的摩了摩,好像在找部位,要对准蛋蛋,别踩偏了似的。

    “大哥,以你的脚力想把咱们角溪镇的大把头陈虎林大哥踩成队公公是有点难度,好像大哥一脚能踩断大块硬实的大块头青砖。不是建房的那种,是建墓道的那种有条石粗的。

    我主要是有些担心你老人家一脚下去连下面那两个卵蛋蛋都给踩暴了咋办。听说那玩意儿爆了人就挂了。

    嘿嘿”,等下大哥下脚可得轻点。变成太监就走了,别搞死了人,兄弟还得给你送牢饭。”卢伟更是阴森森讲着。

    , 心万

    吓得一旁的那个肥女人张菊花脸上颜色一变再变,突然扑上来大喊道:“住手。住手,钱”,我”给。先给你们一半,以后慢慢还。”

    “一半是多少?”叶凡转头问身后的燕照月。

    公万!”燕照月心底里可是狂喜,这钱讨了半年了。弟弟燕秋林差点被打残了可一分钱都没讨着,如果有了这笔搬走也没事了。

    “拿来!快点,老子没那闲情陪你耗着。”叶凡淡淡一笑,显得非常的亲切。

    “我”上楼拿去张菊花跌跌撞撞直往楼上跑去,不久拿了一袋子钱出来,估计楼上有保险柜。

    “这是我全部家当了,就剩下几十块钱了,我明天还要买菜的。”张菊花哽咽着一直不舍的盯着那袋子钱。

    “点点燕老板。”叶凡随手扔过了钱。燕照月姐弟俩蹲地下激动不已的数起钱来。

    见了叶凡心里微微有些发酸、叹道:“唉!这钱本该就是你们的。这拿回自己的钱还搭上了一条人命。数起来这般的激动,这些上有太多的无奈了。”

    “略!叶先生,没错”。燕照月眼含热泪说道。

    “把车钥匙交出来,网好抵剩下的力来万了。便宜了你小子,你那车新车不过丑万,开了一年了也差不多。”

    叶凡一脚踢在了陈虎林腰上。痛的这小子直哼哼。顺脚一勾就把车钥匙从其腰间勾了下来。

    “那”那车是我的。”这时陈虎林的姘头张菊花突然叫道。

    “你的!你有钱买吗?要不要请公安出来查查,你一没工作,二没做生意。凭什么整天呆家里就能呆出约万的一辆车来,还有这宅子,这房子好像也值个几十万的。

    难道你是贩毒贩来的?正好了可以请公安来查查叶凡扫了一眼这装修高档的小洋楼哼道一把就戳中了张菊花的要害。

    “这钱本该就是人家燕老板的,人家老公还去了一条命,要不要大家再坐这儿好好算算,一条命值多少钱。”卢伟插话哼道。

    “不”不要了。那车我不要了,你们,,走吧!”张菊花身子骨一眸子凹嗦,求着叶凡等人赶紧离开。要说她这房子和车子那当然都是陈虎林置办的。

    真要说张菊花怎么赚的,无非慨几洛陈蕉林睡觉给睡出来的罢陈赏林敌钱大部分柬露栉生,张菊花可是最清楚了。

    源海走私严重,陈虎林暗地里还开了个地下赌场等,这些都是暗地里的勾当,一查出来估计陈虎林的蹲大狱,所以张菊花怎么还敢吭声。干脆求着叶凡这伙杀星赶紧离开了。

    叶凡其实也猜出了一点,刚才卢伟也查过了。所以才以暴制暴逼出钱来。

    这种人你斯文的跟他说没屁用,就走动用公安也未必见效,因为钱全被他转移了。

    “什么人!怎么回事,全销起来。”这时身后传来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不久冲进来七八个威风凛凛的民警。

    打着的一个眼神严厉如刀的汉子估计就是这镇里的派出所所长,旁边还站着一个全身名牌西装,挺有一股子风度的英俊男子。

    咋一见到警察进来,陈虎林顿时神气了起来。头拚命挣扎着转过来喊道:“表哥,表弟我快被人整死了。王八糕子的,他们全是一伙强盗,光天化日下到老百姓家来抢钱抢车杀人。”

    “滚开!”那个身着八匹狼的英俊男子冲了上来,伸手就要推开

    。

    “哼!你是谁?”叶凡轻轻一伸手就把那男的手给挡了回去。

    “谁?老子是组织部的。杨所长。还不铐人?”八匹狼有些生气了,大声嚷道,飞扬之气喷得满地都是。

    “是!韦科长。”杨所长满脸堆笑,冲手下一使眼神儿,两个民警晃了晃手中亮锃锃手诗向叶凡朴了上去。

    “混蛋,敢到咱角溪镇来撒野,不知道陈虎林是韦科长的表弟吗?无法无天了,还抢钱,抢车,杀人,砸房子两个民警一边走着一边叫嚷着彼有股子古代衙差的吊吊儿。

    “杨所长,不问青红枣白的凭什么拿人。你来办案首先得了解清楚情况,我们可是受害者,是来讨钱的。”叶凡冷冷一笑养生术微微运转。势气直逼杨所长而去。

    “讨钱,虎林你有欠他钱吗?”杨所长阴阴的笑道,尽管心里有些纳闷这小子突然间好像很涨了许多气势。不过还是没吓着老道的杨所长。

    “欠个屁,这人他说叫叶凡,一个毛球,老子认都不认识讨啥钱,根本就是抢劫犯。一来就杀人抢钱,菊花给他抢去了飞万,那车子也要劫过”陈虎林来劲头了,大声污蔑着。

    “呵呵!咋不说放火呢?杀人放火可是联系在一起的。”卢伟笑了笑伸手把两个警察拦住了,转瞬间双眼一瞪。一道凛利寒目射弹而出。

    喝叱道:“还不退下。市局办案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派出所来横插一扛子了。”

    “市局办案?”两个民警听闻后立马一哆嗦,无由地退后了一步拿眼扫了扫卢伟,好像没见过。

    因为盘龙区可就是甫区,虽说这里是郊区,对于市局的警察这角溪镇派出所的民警们有的还是会认识几个的。

    不过卢伟既然敢说两人也拿不定主意,要知道在警察面前冒充警察天下应该没几个有那胆子,要是真的踢到铁板咋办?所以又赶紧转头看着杨付民所长,不知该怎么办。

    杨付民也是一甥嗦,身子顿时矮了半截。偷偷扫了卢伟一眼,拨肠刮肚的在记忆中回想了起来,可就是没有关于卢伟其人的一点印象。

    也难怪他,卢伟也刚接替郭阳这个市局刑警队队长位置不久。再加上杨付民不过是盘龙区下属的一个镇的派出所所长,也还没到能接触到卢伟这个刑警队长的层面。

    好歹人家卢伟也是二个正科级的队长,跟盘龙区公安局局长同级别的。

    不过能做到角溪镇的派出所所长位置的可没有傻瓜,这小年青既然敢说出市局办案子那肯定就是市局来的人,当作警察搞诈骗杨付民这个正宗的警察相信没人有那个胆子。

    赶紧紧步上前略显集敬的问道:“不知同志是市局哪一位?”

    “卢伟!”卢伟哼出了两个字。

    杨付民想了一眸子,终于想起来了。好像市局的刑警队队长刚换的人,就叫卢伟。先前杨付民根本就没敢把卢伟跟刑警队队长一职联系起来。

    因为卢伟看上去就二十三四岁。太年轻了,怎么可能。按常理来说。墨香市的刑警队队长至少也得刃左右,这也太违背常理了。所以杨付民倒是想了半天才想了起来。

    赶紧凑上前有些谄媚样子躬着身子笑道:“不知卢队长是办什么案子。是否需要我们角溪镇派出所协助。”

    比。,万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2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