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四十九章 角溪镇打虎记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21 Views

    为了证明自只的确有本事,燕秋林文拿出了以前曾经座锋甘典之纸厂干过的证明以及一些销售合同、凭证甚至是发票等等。经手过的东西还不少,有一大叠。

    “嗯,想不到燕先生还是个能人,如果有机会我会考虑的。”叶凡点了点头,觉得此人如果真堪大用的话引到林泉纸厂去也何尝不可。

    “燕老板,那个陈虎林是真没钱还是想赖账?”叶凡见到这孤儿寡母的动了测隐之心,想帮帮她们。

    “哼!纯粹是赖账。不过钱都被他转移了。现在整天大鱼大肉。开的是几十万的三菱,好像跟你这部车差不多。

    以前明溪燕照月丈夫全被他骗了。那个时候网办厂,经常有一伙混混来捣乱。

    后来就是那个陈虎林出来帮助明溪解决了问题,从此后就结交了成为朋友。

    谁知那些混混根本就是陈虎林安排的,现在才发现。可惜太晚了,唉明溪死得冤啊!”

    讲到这些伤心事燕照月眼圈一红泪珠随颊无声地流了下来。

    “我早就跟姐夫提醒过那陈虎林不是个好东西,可是姐夫当时鬼迷心窍。还骂我们,说是陈虎林够哥们,人家又不贪你什么。

    就是请客喝酒时都是抢着付账。自己还占了别人便宜。谁知会引来一只真正的白眼虎!狗杂碎。”燕秋林一谈起陈虎林就恨得牙痒痒的双眼直冒火。

    “秋林,这都是命。算啦,咱们惹不起他。你都被他打过两次了。不要再去讨钱了,再讨的话说不准就被他打成瘸子了。”燕照月一脸的悲戚。

    “多!我就不信他能支手遮天。姐,我看那个陈虎林对你好像不怀好意。整天在棚子周围转来转去的。我很不放心,还是搬回咱们老家去住算了。”

    燕秋林手骨捏得咔啦啦直响,脸色要吃人样子。

    “回老家,那山沟沟里怎么活。我又不会农活,现在种些花卖卖还能糊口。反正这棚子的土地也还有三年租期。我想再卖得三年花也该存点钱,到时干脆搬市里去做点什么算了。”燕照月态度坚决,不愿回山沟沟。

    “款不是陈虎林贷的吗?法院怎么不管?”叶凡有些愤然问道。

    “管!怎么管?去查说是一分钱都没有,那账号卡里的确没钱。那车也不是他的名下买的,说是朋友那里借的。

    其实全放他的那个女人那里的,就是那个叫张菊花的骚女人。法院也是没办法。何况法院也不怎么想管。唉”燕照月气呼呼的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姐,你不是“苍海财经学院。毕业的吗?干脆搬市里找个公司说不准弄个财务人员做做也比这卖花耍强很多。”燕秋林建议道。

    , 正

    “那能有多少钱。一个月三百多块钱工资怎么养活二个老人。还不如卖花呢!”燕照月想了想直摇头。

    不一会儿,卢伟开着辆绿色三菱直飙而来,提了一袋子钱从窗户里扔了出来后就想溜走。

    说是楚云衣还在做头发,得回去接她。不然估计会很麻烦的,弄的母大虫发飙。一脸的苦瓜相,在装可怜。

    “给我下来,想走没门,跟我去办件积功德的事。”叶凡一把就把他从车里拽了出来。

    “燕秋林,你知道陈虎林的住处吗?”叶凡问道。

    “知道,肯定在他那相好张菊花那里。”燕秋林很肯定答着。

    “卢伟,你打个电话,叫市局查一查陈虎林这个人。咱们好好修理一下这只地老虎。妈的,也太不是人了。”叶凡出口就骂。

    “怎么回事老大?”卢伟一头雾水。听了玉梦柚雪的讲述后二话没说就打起了电话。

    不一会儿就查清楚了,嘴里冷笑道:“嘿嘿!这小子根本就是本地的霸头,跟你们林泉三霸的身份差不多。

    在这角溪镇可是一霸,当初根本就是要骗余老板的钱。大哥,咱们好久也没活动一下了,去活动一下,狗养娘的,欺负孤儿寡母还是不是斑?”

    “好!那秋林带路,咱们去会一会那只破虎。”叶凡淡淡一笑 转头对玉梦柚雪道:“要不你先回市里,我叫辆车先送你回去怎么样,也跟云衣解释一下,免得伟仔回去后还得跪搓衣板啥的,哈哈哈”川

    “老大,没有那么惨吧!现在去什么地方找搓衣板。”卢伟哑巴了一下嘴觉得老大太不给兄弟留面子了。

    “我不回去,我也想去看看那个坏蛋,最好踹他两脚才解恨。我打个电话给云衣。应该不用跪了。”玉梦柄雪也难得的开了个玩笑,气得卢伟在一旁直翻白眼又作声不得。

    “叶先生,这事儿怎么能麻烦你们。还是算了,你刚才也说了,陈虎林可是本地一霸。咱娘儿俩惹不起他。”

    燕照月赶紧阻拦。估计是怕叶凡这个外地人吃亏,也怕陈虎林事后找上门来报复。

    “姐!怕啥,姐夫都给他害死了。我早就想找他拼命了。”燕秋林见叶凡估计不是个普通人,既然有帮手了胆气也足了许多,鼓动其姐姐去讨钱。

    “不行二弟,这事弄不好咱们娘儿俩得搬家了。以后生活怎么过?”燕照月直摇头,楚楚可怜的看着叶凡。希望他不要去惹事。

    “燕老板不用怕。我这个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可是墨香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你们不用怕。

    有他撑着,陈虎林就是一头老虎咱也要把他的牙给拔了。以前你老公贷款时有没跟陈虎林写个契约?”叶凡问道。

    “啊!刑警队队长,那。”请队长给咱孤儿寡母撑腰啊!”燕照月一下子嘣地一声跪在了地下,要向卢伟叩头。

    慌得玉梦柄雪赶等过去扶住了她。轻声说道:“没事,他们两个都有一幅侠义心肠,你的事他们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帮到底,不用担心。”

    “在燕秋林带引下不久就看见了一座四层的洋楼,外面还建得有个,花园式的小园子。

    里面一楼大厅中灯光敞亮,传来坪阵旁旁的碰杯声音,估计一群孤朋狗党们正在吃喝海啃。

    院里子停有三辆车,里面夹着

    删址葳;菱,估计就是陈虎林的坐驾 …※

    因为大门大开着,所以几人就走了进去。

    嗬!

    还真是热闹,一张超大号圆桌前坐着十五六个酒棍,男男女女都有。

    见叶凡等人进来,一个身穿八匹狼名牌便装,国字略长的脸颊,颌下有一小撮黑浓胡须,看上去相貌堂堂,老成得很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有些醉蒙蒙喝问道:“找谁?”

    “你是陈虎林?”叶凡淡淡问道。

    那人见叶凡不答,反而问陈虎林。感觉来者有些不善,对手下几个,使了个眼神,头一甩笑道:“我就是,有啥事。”

    不过当他一眼看见后面露出来的燕秋林时脸色突然变了,破口恶狠狠骂道:“燕秋林,你这王八糕子,老子已经饶过你两次了。

    真以为虎爷是泥捏的是吗?要不是看你那死鬼姐夫头上,老子早把你给废了。哼!识相的就快滚!有多远滚多远,虎爷今天高兴,不跟你计较。”

    “虎哥,他那姐姐长得可是风情万种,以后说不准秋林还是你的那个小什么的?这事算了是不是?”

    这时一旁的一个留长发的小青年走到了叶凡跟前,伸手在燕秋林面前隔空拂了一下,张狂地笑着。

    顿时引得桌上十几人全哄堂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滚开!别在我面前狗叫!”叶凡冷冷一哼冲那小青年道。

    “你他吗的是啥地方来的杂种,敢管虎爷”长发小青年网讲到这里“啪,地一声巨响。

    大家只觉眼前一道人影疾速掠过。分秒间“咔啦啦。又是一连串响动。

    定睛一扫,顿时有些发毛抖瑟。长发青年早就飞到了几米开外,撞倒了一条凳子此刻就剩下在地下杀猪般惨号苦叫的份头了。

    “阿搏,上!他吗的给我废了他。”这时陈虎林身旁一个膀大腰圆。像个金网样男子略啦一声站了起来,枪起一旁的椅子就要行凶。

    “阿召,慢着。”陈虎林心里暗暗有些意动。觉得这小子面像看上不咋的”石米左右高度,人也不怎么壮,面色还挺白的,不过比白面书生又差了一点点。

    怎么出拳是那般的狠和狂,力度老辣。躺地下那小青年叫吴搏,是陈虎林的得力手下。

    其人很凶,平时出三。此人一拳头就让他趴在了几米开外肯定有点功底子的。

    陈虎林还是一个退伍军人。小时候跟着隔墙一个卖豆腐的糟老头也练过几年。

    长大后参了军在部队里更是的到了练,听说还是侦察连出来的,所以眼光老辣,一眼就感觉到叶凡其人有点不凡。

    因此才叫住了手下周召,并不是他此人好心,而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兄弟贵姓?”陈虎林态度好了不少。

    “叶凡!卢伟!”两人随口答道。

    “你们是为了燕家的事?”陈虎林一猜也就出来了,因为后面站着燕照月和燕秋林姐弟俩。

    “嗯!”叶凡鼻腔里哼了一声。这时卢伟跑过去搬了张椅子过来,叶凡也就大马金刀的坐下了,点了根烟悠闲的吐了个烟圈。

    既然你陈虎林是这角溪镇的大把头。那咱也充充把头算了,把头跟把头好碰撞。

    叶凡也不知怎么的,好像天生喜欢作“大哥。其实论年龄他是的可怜。比他大的卢伟,齐天,卢云。李宣石等人见到他都要叫声叶哥或大哥。

    这让叶凡心里感觉非常的舒服,有时心里也是挺纳闷的暗中鄙视了自己一番,骂声“作贱”是不是港片看多了受了影响,认为这大哥威风还是什么的,黄金宝的受害者阵!

    “兄弟哪个山头的?”陈虎林摆出了把头架势,手下那周召过来也递上了一支中华,给他点上了,吞了一口烟淡淡问道。

    “呵呵,咱的山头可是很大的。整个华夏都是。”叶凡的意思是咱在政府部门混饭吃。整个华夏都是党的天下,当然也就是大山头了。

    “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有几斤几两,我呸!”周召跟地下网被人扶起的吴搏是从小同穿一条裤子的发要不是陈虎林拦着早就冲运去扁人了,这时也是反唇相讥了。

    “呵呵,要不过来称称几下。”卢伟像个保镖挺在叶凡身旁,喷了个大烟圈出来不屑地笑道。

    “不要说了,叶兄弟,燕家的梁子好像跟你没关系吧!我劝你哪里来的还是回哪里去。至于说照月妹妹,我会小心的爱护她的,哈哈哈

    陈虎林露出了草莽的淫荡本色。扫了扫气得脸蛋通红的燕照月一眼猖狂的笑道。

    “陈虎林,你”你还是不是人。畜牲!”燕照月好像也豁出去了。冲上前去指着陈虎林骂道,“我丈夫被你害死了,害得我们孤儿寡母的差点连饭都吃不上了,还钱!今天不还钱我就死在这里。”

    “宝贝,你死了虎哥会伤心的。哈哈哈”周召逗乐子了。

    “燕老板,你先退下。”叶凡哼了一声,“陈虎林,废话少说,欠债还钱天经地理,我们拿钱走人。”

    比。,2可珐比

    “兄弟,真要趟这趟浑水是不是?妈的!”陈虎林忍不住了。正想继续时感觉眼前一影一晃。

    “啪啪啪。几声震响过后,人已经被卢伟像大鸟一样抓到了叶凡跟前。几个狠辣巴掌下来陈虎林尽管也有着一点身手。但哪儿是卢伟这国术三段顶阶境界的对手。

    那脑袋瓜一下子就成了猪头。充血肿胀了紫哇哇的。卢伟一脚踩在其头上喝道:“麻痹的!你也敢吼老子大哥,算个鸟种!信不信老子立即拔光你那烂毛。”

    “虎哥被打了,大家上!”十来人随手抓起抡起椅子,酒瓶。菜盘子等就冲了上来。

    叶凡怕玉梦柚雪和燕照月等人受伤,随势一拉就把燕照月整个人抱在怀里转到了后面燕秋林身旁。身子一斜上前窜入人群,两兄弟一眸子拳打脚踢,好不快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22.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