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叶副VS小媚娘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19 Views

    深后从车里居然还钻出来一个更为清纯的大美女,叶几都出必意动的玉梦柄雪。叶凡当然是看得双眼发直发蒙了,剩下干涩的吞了一口口水的份头了。

    今天的玉梦柄雪上身穿着镶花边的蓝底白花色缘家姑娘经常穿的那种像旗袍子的衣服,下身配上一条小喇叭蓝色牛仔裤,紧蹦蹦的,臀部凸显特别的诱人,好像两座型圆球山在招摇着。

    听说她是西双版纳的俸家姑娘。所以身上也萦绕着一股子俸家人的特殊气质。

    比。,万

    这种另类的美使得她人显得特别的清奇,纯美。叶凡眼前一晃而过叶若梦的昔日倩影,心里微微的一扎痛赶紧转过脸去。

    “怎么?我们的大书记,不欢迎我和柚雪是不是?”楚云衣可是不放过他,促狭样子,翘嘴儿笑了笑,“我们饭量都很不用担心我们会吃穷了你这大书记的。咯叭

    “哪里!眼睛进沙子了,我想揉一下。”叶凡赶紧扯谎。

    “哼!你一见到柚雪从车里走出来就转头,柚雪,人家不欢迎你呢!惹人厌啊!”安云衣紧追不舍。

    “不会的,叶书记是很大方的。人家几千块的高级包包都送给你了还说人家,你真贪啊云衣。”

    玉梦柚雪浅浅的一笑,一对酒窝仿佛在向叶凡招手一般。令得某猪哥心里更是一动,叶若梦也是这般笑的,真是善解人意型号的。

    “我”我真的是眼里进沙子了。呵呵。”叶凡再次苦笑想蒙混

    。

    “真进沙子了,那好,柄雪,你帮叶哥吹几下,把沙子给吹出来就走了。”楚云衣咯咯笑着把脸儿开始泛红的玉梦柚雪推到了叶凡跟前要使坏。

    “没错!大哥,让柚雪姑娘给你吹吹。这沙子塞眼中砸巴呕巴的很难受的。”齐天的卢伟一起来事儿了,这两小子,配合着楚云衣使坏了。

    “那,那叶哥,我给你吹吹玉梦柚雪见几个人都这样子说了也没办法再推辞了。再不表态的话不知这几个人会闹出什么更逑人的花招来。

    不过一朵小红云悄悄的爬上了她那好看的脸颊,粉嫩嫩特别诱人,她走近了叶凡跟前伸出手来就想给叶凡张张眼睛。

    “我”我自己来叶凡心里一紧赶紧伸手说道。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大哥,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怕什么,柚雪姑娘在水州音乐学院可是排在校花榜第二的大美女。

    咱们都没那种福气。唉!可惜眼睛里没进沙子。要不进了该多好。这个时候云衣网好在一旁也好叫她给吹吹卢伟像唐老鸭叫春一般嘎嘎干笑不已。

    “我吹!我吹!吹不死你小样子。”楚云衣突然发威了,腿儿一跺追打着卢伟,两人闹了起来。

    “那”那就吹吹叶凡不好意思地张开了眼。

    玉梦柄雪吐气如兰,一张开小嘴儿。那股子特殊的淡淡芳香喷出就飘进了某猪哥鼻子里,浑身没来由的一荡,心里开始有点龌龊想法了。

    “妈的!禽兽不如!”叶凡狠狠地在心底里鄙视了自己一番说道:“好了,出来了。”

    “不会这么快吧,柄雪,看你嘴都没动。如果是小截的头发丝或者什么的会粘在眼膜上的。吹是吹不出来的,我以前帮我妹妹就是用舌头舔出来的,咯咯咯,你试试,包灵的”。楚云又想出了个更损人的坏招了。

    “是呀是呀!我也弈说过,这法子好像挺灵的市电视台的摄影师周军义一本正经说道。

    “那就试试。说不定还真灵念呢。”

    叶凡心里一动,如果让玉、梦柄雪这个小美女那妖娆的香舌舔舔眼睛肯定特别的动人心魂。

    心里也就再一动,想逗逗玉梦纳雪,见玉梦柄雪站那儿没动静,脸上更是透出了红染,人赛桃花红,于是催道:“怎么?不愿意?”

    听他这么一催,玉梦柚雪可是站不住了。一旁的齐天和卢伟早就在暗中竖起了大拇指,心里叹道:“毕竟是大哥级人物,这种香艳狗血事也会砸他头上,好像还是问人家清纯妹妹讨要的,牛!”

    “我,我”玉梦柄雪小嘴唇儿动着动着就是张不开嘴,这种事也太暧昧了,何况是当作这么多人面,心道:“紫衣的哥哥怎么这么色?不会是色狼吧!”

    “哈哈哈”逗你玩的。我怎么敢劳烦咱们的大美女柚雪姑娘。”叶凡一笑,带大家开始工作了。

    “唉!功溃一溃啊!可惜!”旁边两匹狼就差抚腕叹息了。

    下午拍了纸厂和整个林泉镇。这次是以厂区为主,重点拍的是鬼婴滩那一带的环境,为叶凡的大通脉蓝图打基础的。

    晚上又到了蓝月亮歌厅。在包间里这次大家都很规矩,绝没人再动手动脚的,因为这次的姑娘不一样。不是能乱动手脚的主儿,正喝得有些醉熏熏时外面传来玉梦柄雪的愤怒声音。

    “啪!”地一声好像什么人被打了。

    齐天和叶凡网好在门口,那包间门也没关死,还留有一条缝透透气。

    顺势打开门一着,发现正有两

    剧寻醉熏熏男子拽着玉梦纳雪要往?号包间去。“你们想干什么?”玉梦柚雪捂着脸喝叱道。

    “嘿嘿,姑娘,我们孙局长请你去喝一杯,唱几首歌。”一个身着黑色茄克的年青男子嘻笑着说道。

    齐天和叶凡一个健步冲了出去。

    “叶哥,这两个流氓打人。”玉梦柄雪喊着,眼眶中已经闪有晶莹的泪花儿。

    “啪啪!”

    两声巨响,那两个,拉人的年青男子已经随着声音,像两只死狗样摔在了墙角。

    “你”好小子,居然敢动手,你等着。”两个男子挣扎着爬起来扑进了2号间。

    叶凡根本就不想理会他们,示意齐天进包间去,这边扶着玉梦柚雪也进了 号包间。

    ,王珐比北

    网坐下齐天就问道:“大哥。怎么不让我冲进去教他们一顿,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动大哥的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怎么说话的,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大哥的女人?”玉梦柚雪心里十分郁闷,不过此玄也不想争辩什么。

    “哼!别急,等下正主儿会来的。他们不是叫我们等着,咱们就在这里面等,好好陪他们玩玩。”转头问道:“柚雪,刚才怎么回事?”

    “我”我刚才拿你电话出去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谁知正打着他们就过来了,叫我进2号间喝酒,我不肯他们就打,打了我一巴掌。叶哥,我给你惹麻烦了。”玉梦纳雪惊魂未定,脸上五个指印还印着。

    “柚雪,你怎么啦?哪个龟孙子打你。啊!连指印都在。”楚云衣惊讶的大叫了起来,转头看了卢伟一眼叫道:“你还不去,给我打死那个孙子,敢打我们柚雪妹妹。”

    “别急!云衣,他们会过来的。我会让这群杂碎跪着给柄雪赔理道歉的,你看着。哼!”叶凡脸开始阴沉了下来。

    不一会儿,随着哐锁一声响。包间里一下子挤进来七八个人。

    领头的是个打扮非常前卫独特的姑娘。二十五六岁年龄,头发染成了半黄半绿的,像个妖精。

    那双眼睛长得倒真像是波斯猫。柳叶眉也给涂成绿色的,长长的睫毛好似会说话,顺巴顺巴一下,给人一种震憾性的另类冲击力。

    此刻这位妹妹面带寒霜,这时那两个被打的男子突然从背后闪上前来。

    指着叶凡和齐天喊道:“就是他俩个混蛋打的人,肖老板,我们到你的歌厅来是付了大把票子的,不是来挨打的。妈的!如果都这样子咱们孙公子可就再也不敢来了

    “肖老板,难道就是那个人称小媚娘的肖彩去,林泉三霸中老大肖虎石的妹妹,有趣!

    这歌厅来了几次了到是第一次见到真神,果然名不虚传,一个、敢泼某色狼局长啤酒的妖娆女子,果然有股子独特的蕴味儿。”

    叶凡心里想着显得更是悠闲自然。咔嚓一声点上了一根烟,潇洒的吐着烟圈圈,浑没当回事儿。

    “好了!我会处理好的,一定让孙公子满意。”肖老板瞥了一眼在一旁悠闲地扫着玉梦柚雪和楚云衣、于飞飞三位姑娘的孙公子。

    “请问客人来自何处,这个包间今晚谁请客?”肖彩云眉儿一抬,话还算是客气的问道。不过那股子冰然的傲气却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

    “我请客,时凡,林泉镇当地的。”叶凡干净利落的随口答道。

    “为什么打人?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肖彩云开的歌厅,几年了从没什么不开眼的来这里芒事。哼!”

    肖彩云像只骄傲的精灵,斜扫了叶凡一眼,见这小子成色白晰,长得不壮,像个文弱书生,嫩嫩的像只菜鸟。好像没见过其人。

    估计也就尖一个,网从学校走出来的嫩鸟,也许还是一个。农村娃子。所以口气一下子变了,老毛病又患了,显得非常的冲,一脸的不屑,彼有股子颐指气使的优越感。

    肖彩云开了几年的歌舞,对于察人观人这方面还是有一小套的。是不是有钱人,是不是当官人一眼基本上能看个五分。

    不过她今天遇上的绝对是另类,因为叶凡同志既不像有钱人也不像当官的。

    而是淡淡的溢着一丝丝隐者那种淡然的闲散味道,因为叶凡可是七段的国术高手。

    他的气质是偏向国术修养那方面的,国术修养也是一个神秘的大课题。并不单是指武力。包括内劲、学识、技法、国术道德、作人理念等方面。

    国术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只是存在于电视电影中的神秘传说中,有谁见过真正的国术大师。

    其实普通的名众倒是彼有股子崇拜国术大师的心境,只不过真有国术大师站眼前时谁也认不出来罢了。

    典型的闹睁眼瞎的份头,不过国术大师也的确难为分辨。不要说普通民众,就是同行也难以分辨。

    在没有发出气势,进行攻击时国术大师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那种味道有点特别罢了。修养高的大师能有一点点体会到,层次低的武者也是感觉不到的。

    “不开眼,肖老板,你说谁不开眼了?”叶凡冷冷一笑问

    “不是你还有谁,王八蛋!欠揍是不是?”刚才被打的两哥们其中一个见背后有几个人顶着,有了势气抢先插嘴,所以大吼着非常的霸道。

    “妈的龟儿子,敢骂我大哥!卓嘴!”卢伟和齐天嘴里骂着手一点都不慢,来问罪的几个人和肖彩云只觉眼前人影虚然一晃。

    啪啪啪,,

    刚才出口的那个哥们脸上已经被连闪了好几个巴掌,齐天和卢伟下手可是一点都不轻的,那小子脸一下子就成了猪头,瞬间就肿起老高,看上去好像是一充气的猪头,有些吓人,像一魔鬼。

    “还敢打人肖彩云生气了。觉得呗儿丢面子。在自己面前居然会发生此种不可能的事。

    “啪,地一声一瓶啤酒被她举起就想往叶凡身上倒去,估计是想让前几年泼了某色狼局长的故革重演。显显自己威风。

    不过她这次面对的可是叶凡。一化段高手,怎么可能被她倒中。真那样子的话估计叶凡同志的买块豆腐直接撞死了。

    “哼”。叶凡轻轻一抬手,那啤酒不但没泼到自己身上,反而反泼了肖彩云一身都是。顿时,这个骄狂如天鹅的小媚娘刹时间就成了一个。只**的落汤鸡。

    “上!”孙公子一声冷哼,后面几个人扑了上来就动手。

    啪啪啪,

    一连串声音响起,地下顿时就躺了一地都是,全滚地上哼哼着了。

    卢伟和齐天这哥俩玩得尽兴。轻轻舒展了一下拳脚七八个人全倒下了。

    不过他们下手也很有分寸,估计这七八个有也仅仅是会很痛,要打的人痛而表面伤情看上去也不怎么重。这种惯用的下阴手方法,齐天和卢伟那是非常明白的。

    比。,万

    “好好!你小子,等着。”那个孙公子斜靠在墙角喘着粗气,打起了电话。

    说道:“瓒镇长,你们林泉怎么这么乱,我跟贺铁他们只不过到歌厅唱几首歌居然会有混子出来打人。

    现在全受了重伤,我希望你能出面处理一下。如果都这样子下去。你们镇年底的审核可就有点难说了。”

    这个孙公子估计在什么要害部门工作,说话很冲,隐隐有威胁的

    思。

    “混子打人,好了孙局长,我跟赵所长过来处理,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处理方法。”

    缪勇镇长正跟在墨香市检察院工作的女朋友孔淑菲在床上缠绵着拉话。

    好不容易把女朋友给骗上了床,连上衣都给脱了,正想进行下一步紧要的春色工作。

    要知道这可是缚勇追了孔淑菲近二年才取得的突出战果,这下子全给搅黄了,真是恼火得要死。

    今天县审计局的副局长孙满军带着一伙人到林泉镇政府复核本年度财政决算情况,为明年的预算制定提供可靠参数。

    这县里审计局可是一个要害部门。对政府部门财政决算实行审签。审计监督社会保障资金和环境保护资金;审计监督被审计单位财政收支、财务收支,协助公安部门协查等等。

    而且孙满军的父亲还是鱼阳的副县长孙荣春,势力也是非常雄厚的。所以尽管弹勇是来自墨香市的太子爷。如果是放在市里他当然不怕。

    可是现在自己是一镇之长了。这跟审计局关系搞毛了这个镇长还怎么做下去。人家三天两头来审核财务收支等等,没毛病也会查出毛病来的。

    不要说别的,审计局稍微给林泉镇摆上一刀,也许明年林泉镇的财政预算就会少了一百来万,那还不哭死缪勇这镇长。当然,也不会那般容易,但这总是个麻烦事,能不惹最好不要惹。

    缪勇出了房间,女朋友孔淑菲也要跟着去瞅热闹。气冲冲的去叫赵铁海所长,可是人又不在。

    网好半长河副所长正在所里跟几个民警玩牌,结果缪勇一声招呼,大家带上警棍手铐一起扑向了歌厅。

    不过林泉镇的大把头肖虎石带着十来个小弟倒是先冲了进来。

    “妹妹,哪个不长眼的杂碎敢砸咱们场子,老子拔光他的鸟毛。”

    老远就听见了肖虎石那如雷般的吼声。刚才肖彩云被叶凡轻轻的一使手腕反泼了一身的啤酒。早就有人报到了正打麻将的肖虎石那里,这厮把麻将一推就冲了上来,因为打麻将处就是歌厅的对面,不过几分钟就到了。

    “哥打死他!”肖彩云可是从来没有这般落难过,平时在林泉镇都是趾高气扬的。

    人家都热情地叫她一声“小媚娘。

    她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唐朝的“武媚娘。转世了。常常是高昂着头直点,有点贵妃来到贫民窟的感觉。

    这下子被叶凡反使了阴手成了落汤鸡。那刚刚在鱼阳县城做的新潮拉风头型也给淋成半黄半绿的,真有点像是山上的野鸡。

    见哥扑进来肖彩云觉得有了靠山,恶向胆边生,马上指着叶凡骂了一句,觉得不够解气。一步就冲了上去,顺手抡起桌上的啤酒瓶往叶凡身上招呼过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20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