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鬼婴滩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06 Views

    ,鬼婴滩倒底什么时候那样年叫的也不清楚,据说有斤介训吏了。古时听说那地方还是个刑场,清朝时还作个刑场呢!杀了不少人,血流成河,整个沙滩都给染成红色的了。

    奇怪的是!每到深夜四五点左右,那里都会传出鬼的厉叫声,而且那些鬼好像还没长大,是婴儿鬼在叫。

    咱们镇的神婆子麻姑说过,婴儿鬼都是一些冤死惨死的婴儿死后成的鬼魂,比成年鬼更加的凶残。

    因为他们想长大,所以见人来就想附身于你身上把你害死他们好转世投胎讲到这里范春香连打了几个冷颤,牙齿叩叩直响。

    “怕什么,那都是谣传的,这些上哪儿真有鬼。真有鬼好人还不都被害死了。不怕,有我在。我现在要去“鬼婴滩。办一件事。可我又不知道往哪里走,你带路算了。”叶凡安慰道。

    “ 不行,你不能去,”我求你了,不能去的,”范春香失声叫了起来,幸好这房间隔音还不错,不然半夜真会把别人给惊醒了。

    “别怕!我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那牙杯我都集随手捏碎就是真有鬼婴来我也能把它给灭了。

    跳大神神棍的不是说过,人的阳网之气很盛的时候选连鬼都不敢靠近的,所以你不必担心什么,我是有急事要办,走吧!”

    叶凡安慰了几分钟后范春香听说叶凡要办急事,咬了咬牙点了点 头。

    一看时间差不多四点钟了,两人鬼鬼崇崇出了门。钻进了三菱里。在范春香指点下不久就开到了下龙湾。

    其实离镇政府也不过三四里路左右,源途因为是省道,稀稀拉拉的隔着一段路都建得有房子,心里在暗笑范春香的胆

    到了一座很长的矮山前。范春香叫住了叶凡,指着那一面长长的让 峡说道:

    “就在这峡谷里面,有个很大的滩。其实就是个乱乱的毛草地。全是由杂乱的石块和沙泥堆成的。

    以前因为有鬼婴在叫,所以建了个,“钟旭圣君宫。捉鬼。本来那宫每隔十来年都会大修一次的,保存得也还不错!

    不过百年前有个修宫的木匠师傅从梁上突然摔下来死了,抬回去临死前听说一直喊道:不要抓我,你们再叫我用斧头砍你们,救命啊”,就那样子真的嗝气过去了。

    大家可以肯定,他绝对是被鬼婴附身夺魂了。所以后来就再也没有石匠木匠去修理那破宫了。

    去年神婆麻姑牵头说是愿意捐出二十块请人修理那破宫,可是就是没人愿意去。唉!钱再多也没命值啊!没命了那钱拿来还有什么用?”

    “那我们走吧?”叶凡故意笑道。

    “不,”不,,我不去,我就在车里,要,”要去你自己去好了

    范春香好像被踩中尾巴了似的在车里吓得跳了起来,“嘣。地一声就撞在了车顶上疼得直叫嚷。

    “好了!吓唬你的,我自己去,唉!女人啊,这个都怕。”叶几摇了摇头感觉好笑,拿着手电下了车。

    “凡,凡哥,我跟你去?”背后又传来范春香那抖瑟着的声音,人已经下车了。

    不过身子骨在寒风中抖瑟得厉害。

    “你别去了,在车里先睡一觉,如果怕的话就把音乐开起来叶凡心里一眸子温暖,因为范春香尽管怕得要命,可是看见自己一个人去冒险时她又甘愿意随自己一起去。

    这就叫同甘共苦,现代人,有酒喝时孤朋狗党全都一叫就来。

    有大难时这些喝酒的兄弟全溜没影了。所以叶凡有些感动,走过去把范春香抱回了车里,幸好出来时两人都想好了,连被子都带了一床,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场。

    在路口照了一眸子,才发现了藏于一人多高的茅草丛中隐隐有一条石条小路,差不多两个人宽。

    不过也许是因为长久无人走的缘故,现在小路基本上都给乱草枯枝遮了。

    叶凡很后悔没带把砍刀来,不然边劈边走也舒服一些。源着小路钻了进去,大约走了一里路左右还真是发现了一座黑乎乎的影子。

    感觉有点像是天水坝子的那座老宫的样子,横卧在一个小山坡上。

    其实叶凡心里还真有点发怵,这黑灯瞎火的在芦苇丛里钻不发怵那才怪,何况是听了这么一个可怕的传说。

    那破宫还真是大。好像比天水坝子那老宫还大。黑巍巍的看不见头。估计有一百多米宽大。

    到处脏兮兮的都是一些蝙蝠大便,幸好大冬天的还不怎么臭。不过恶心得很,地上杂乱的堆着一些芦苇,烟盒,香烟头满地都是。估计是有些地下赌鬼肌个地方来赌别说,在泣里赌搏的话赵铁海他们似小会来抓的。

    里面并没人,心道难道陈二牛还没到不成?按理说他自己叫我来应该早就来了,不过自己是开车来的,也许他是走路。

    用手电筒照了一圈,发现大殿正中位置上蹲坐的不就是那“钟旭圣君。是谁?

    钟旭,传说此人是华夏传统文化中的“赐福镇宅圣君”。古书记载他系唐初长安终南山人。生得是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然而他却是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人物,平素正气浩然,网直不阿。待人正直,肝胆相照。

    是捉鬼的英雄,这破宫中雕的钟旭还真有些像,不过那双眼珠了都掉了,现在变成了瞎子钟尬。

    叶凡直想笑:“娘匹**的,瞎钟尬还怎么捉鬼,除非那鬼也是瞎鬼,瞎对瞎才能配上号,呵呵!”

    笑过后干脆用手扫了扫宫里一排烂糟糟的宽木凳子,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也许陈二牛是个较谨慎的人,要试探一下子才敢出来。

    此人绝不是胆小之辈,如果肥心肯定不敢约自己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的。

    估计今晚应该有收获,在这种地下秘密相会,担惊受怕不说。还得忍妾臭气等,

    不久!

    一个头从侧门伸了出来。作贼样问道:“是,是叶副书吗?。

    “是的,你是陈二牛是吧!没事,出来吧,这里晚上应该没人来。”叶凡拍了拍那条烂木凳子笑道,想给陈二牛壮壮胆子。

    陈二牛终于有些抖瑟着走了过来,手里一把微弱的小手电虚显了一下。

    “有什么事你大胆说,我会为你保密的。就你我两人知道,如果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问题我还有奖的。”叶凡递了根烟给陈二牛打着气。

    “不了叶副书记,你那个太贵,我们抽不惯,我抽这个。”陈二牛不敢接叶凡的烟。自己掏出一包几毛钱的。连过虑嘴都没有的“大前门。抽了起来。

    “拿去吧,没事,我带了两包。”叶凡塞了一包中华进陈二牛怀里,吓得他一罗嗦站了起来。

    一直用手跟叶凡推磨一样,推了几个回合,见叶凡有些生气只好抖瑟着手把中华塞进了怀里。

    像宝贝一样小心地还摸了摸,这个无意的动作令叶凡心里有些发酸,现在自己抽一包三四十块的中华,比当初网毕业时抽一包三块五的牡丹还要随意,这就是差距。

    想到鱼阳纸厂的工人一个月就拿 四块左右的工资,有的还要供孩子读书,养活一大家子人。冉头喜事要走,生老病死都要花钱。怎么够用。

    “唉!我一定要盘活纸厂,至少要让大家领上一个月二百多块的正常工资。

    ”这个时候叶凡的决心得到了空前升发。

    “叶书记,我是纸厂的车间副主任。咱们纸厂原来是会赚钱的,后来还是有钱赚的,可是最后。

    全被黄厂长,秦明楷一伙人吃光光,贪光光了。他们天天花天酒地。你去问问,光是紫云酒楼一年的招待费就高达二十来万。

    二十来万啊!够我们全厂工人发一个多月全额工资了。即便是天天来客人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万比

    还有蓝月亮歌厅。一年也有七八万,整个林泉镇的餐馆加上去鱼阳外地吃的喝的,合起来一年光是招待费就高达田来万,怎么会吃这么多啊!

    唉,厂里有部分工人穷得高烧时说着胡话,可是还是不肯去医院治病。怕去得一次二次后就把那一个月百来块钱的生活费都给吃药了。

    所以全都是躺在床上用冷湿毛巾盖头减热。一些妇女人痛得在床上打滚,用嘴咬着毛衣不敢喊出声来怕被隔墙人笑话”陈二牛心痛不已,直叹气摇头。

    “哼”。叶凡气得冷哼了一声,吓得陈二牛又不敢吭声了,赶紧说道:“我不是哼你,是给气的。你有证据吗?这些如果没有证据就难办了?。

    “有,有一些。”陈二牛说着,抖抖瑟瑟地拿出一个报纸包着的纸包说道:

    “全在里面,有的是凭证,有的是凭我自己当时知道的记下来的。叶书记,您一定要替我保密,不然我”会给黄厂长一伙整死的。您也看见了,他们那天连你这个镇领导都敢起哄打架,我们只是一,我们就更不用说了。如果给他们知道了晚上也许就会在饭桌上扎下一把马刀来。”

    说到这里陈二牛一直在东张西望着,怕得很。,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凶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9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