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那药汤冒的全是春味儿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03 Views

    二久。范鹏打来了电话!“叶书记你好,你有什么要求俗猜讹徒,我好准备一下就可以出发了。猎豹那边还请你给首长打个招呼,呵呵,”

    “怎么?怕名额丢啦?好了,是这样的”叶凡把自己的要求详细说了一遍。

    下午二点多,范鹏带了一个靓丽姑娘和一个留有小胡子的小伙子扛着一个长长的家伙来到了林泉镇。

    后面还跟着一个留着青春冲天头的新潮小伙子,那觎妞叶凡有点印象,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不过一下子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叶书记,这两位都是市电视台的。于飞飞,我同学,市电视台播音员,人家现在是小名星了。

    周军义,我表哥,电视台的摄像合成大师,专业的,不得了,那技术就不要说了,搞出来的合成图像保你满意。

    最后这位是市电视台的化妆师,等下给叶书记一装,那就是个正宗的乡镇干部了。

    最近市台也在搞一个叫什么“墨香山水,的节目,他们听说这事后也想来逛逛,林泉的山山水水可是相当美的。”范鹏笑着介绍道。

    “你好!欢迎到林泉来作客。”叶凡热情地打着招呼,“于飞飞。我说怎么有点熟悉,原来是名星啊。等下可得帮我签名一张。我在墨香市还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也姓于。跟你本家。呵呵,叶凡随口说着活悦着气氛。

    “本家。谁啊叶书记,我可是对叶书记也是崇拜得很,旧岁的镇党委副书记,海大毕业的高材生。”于飞飞人也很是活跃,几句话下来气氛就非常融恰了。

    “于建臣,你应该听说过。”叶凡笑道。

    “哪个于建臣?”于飞飞露出了惊讶神色,脸儿更是可受,水嫩嫩的肌肤吹弹得破。

    “市公安局局长,呵呵。”叶凡笑道。

    “啊!”于飞飞失声叫道,赶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唇有些发愣样盯着叶凡,看得叶凡心里都有些发毛连汗都差点出来了。心道这姑娘不会是个花痴吧,好像咱还没有那般的帅气。

    “我说于飞飞,咋这样盯着叶书记看?太花痴了吧?想什么直说就走了,是不是一见钟情想傍叶书记,嘎嘎”范鹏跟于飞飞是同学,比较随便。干笑着打趣道。

    “范光头,你敢惹本姑娘,是不是活腻味了。”于飞飞双手一叉腰活像个嫩夜叉一般,伸人。不过看见叶凡在一旁偷笑脸儿突然红了,对叶凡说道:“于建臣可是我的小叔,你说我不惊讶能行吗?”

    “啊!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想不到咱们还是一家人了。”叶凡也略感吃惊。

    “谁跟你一家人,想得美”言!”于飞飞撅起了小嘴唇儿有些不乐意了,两朵红云爬占了脸颊。

    “作“一家人,有什么不好?人家叶副书记才旧岁,跟你同睡。一家人嘛更亲是不是,叶副书记又是你小叔的兄弟,不过这辈份方面好像是有点乱了?”

    范鹏摸着头装着样子笑得实在是阴。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意思十分的暧昧。特别是那“一家人,三个字范鹏咬得超级的重,这个很是令人遐想万千啊!

    “范光头,你还说。那我也得说叨一下你这“光头。的事。”于飞飞脚一跺开始耍赖了,鹅蛋脸红得快熟透了。

    “噢!说来听听。这“光头。的故事半定有趣。”叶凡也来了兴趣。“咱们先上车,在车上再谈。得抓紧时间。用一天牛给弄出来,这事只得辛苦两位了。”

    几人先到了天水坝子,一路拍了过去。又转到景阳林场吃点心,郑轻旺当然在片中也发了言。

    然后穿越景阳到了龟湖镇,一拍就到晚上了,又赶回到了天水坝子。差点没把于飞飞几个人累瘫了过去。

    不过于飞飞一听说叶凡是自己小叔的好兄弟,也是非常的配合。而摄影师周军义又是范鹏的表哥,看着叶凡帮了范鹏大忙的份头上,扛着个长嘴摄像机也是全力拍着不敢叫苦。只有那个化妆师张宝明偶尔会皱下眉头,可是也不敢说出来。

    到了天水坝子老宫后大家洗了个热水澡。当然,叶凡也不会亏待大家的。

    特地叫李宣石搞来了个超大号土制火锅,其实就是直接就在老宫的厅中架起了篝火,上面用几块砖踮起架上一口大锅。

    里面炖着热气腾腾的狼鼠肉。那药材叶凡可是配得非常的好,保准吃了大补,就是不知几个人能否受的了就走了。

    于飞飞四人也是吃得热火朝天;火锅狼鼠肉兑着准啤酒,的确过味。在这大冬天里直呼过瘾。

    特别是这种大铁锅搞的东西,给人一种艺术性的粗矿感觉,当然,周军义也没放过这个机会,抓紧时间啃一口狼鼠肉还得拍下一点老宫大吃铁锅图。

    吃到最后几人全成了大花脸。一个个乐得发羊癫疯一样颤笑个不停。

    “叶书记,谢谢,今天我非常高兴,从来没这么高兴个。”于飞飞哧哧笑道。

    “高兴就好,不然于哥问起来我亏待了他的宝贝侄女那咱不就惨啦?”

    叶凡装着一副苦兮兮样子,逗的于飞飞更是笑得胸前波澜壮阔,颤的全殿男士纷纷侧目,不敢再看。因为那狼鼠汤太阳烈了,胯下已经有了反应。

    , 正泣比北

    听说晚上时有几个猪哥很惨的,一晚上老宫的殿中打着圈圈,为什么?睡不着啊!心里火烧火燎的。那玩意儿不泄掉真是憋得难受。

    “唉!太岁灵液放太多了一点。要是春香在就好了。”叶凡躺床上打坐了一眸子叹了口气。连他都受不了就更不用说范鹏等人了。

    最后发展到什么地步了,范鹏、周军义三人居然半爬起来冲冷水澡。三人一溜排开,站在老宫的天井里尽情的冲了个痛快。

    “范鹏,你说怎么回事?咱们好像都着火了似的,难道是那狼鼠汤给整成这样的?”周军义忍不住低声问道。

    “估计是,听叶副书记说,那个可是大补汤。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充满力量,来头狮子都敢斗斗。

    ”范鹏抹了一把凉水干笑着。

    “嗯!斗匹狼应该没问题。”化妆师张宝明倒不怎么再必,广声笑着,“纹汤估计就是古代皇帝们喜欢喝的那种春嚼北不是?”

    “**汤!你小子“喷血,了吧!”范鹏和周军义忍不住叫了起来。他们口中的“喷血。其实指的就是男人播种子那玩意儿,说正经点就是泄身子。

    “呵呵!你们不还没,喷,吗?”张宝明不甘示弱,反问道。

    “嘿嘿”范鹏好像是喷过了。”周军义淫笑不已。

    “我说表哥,刚才是谁说来着。说是睡不着熬不住了要去什么墨香的红灯区,咱三人都差不多。唉!叶副书记咋没事,奇怪了。”范鹏淫荡的笑道,有些奇怪。

    “不会是他有解药吧?”张宝明干笑道。

    “解药个头,你以为他是武林大侠啊!那些都是书上乱写的。现实中哪有那玩意儿。这你也信。

    不过那汤的确够味,可惜吃得不是时候,要是回墨香后把情人找来一起喝上几大碗就在床上就带劲儿了。”周军义说着哈喇汁直流淌。

    “那是!嘿嘿。你们说说,飞飞喝了会不会有事,好像她喝得不比咱们少,那小肚皮都鼓得滚回的了。”范鹏转移目标了。

    “这个难说,女人体质跟我们不一样。男人易冲动,女人嘛,按理说也应该受不了的。我看估计是是躺被窝里泄了,女孩子这种事哪敢嚷嚷,只能自己倒霉罢了。”周军义一笑干笑。

    “飞飞可是没带多余的短裤的。”张宝明插了一句逗得满殿猪哥。

    “哈哈哈,”

    三匹狼再也忍不住笑得直打跌。

    “笑!笑!笑不死你们这三匹地老鼠,色鼠,烂毛鼠,”正从厕所返回的于飞飞早就躲在柱子一旁听了半天了,心里直骂。

    也里头也是很郁闷:“这汤怎么这么厉害,害得人家一晚上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短裤换了三次了。差点就没得换了,幸好来的时候多带了几条,知道爬山累容易出汗。这下子汗没出多少那东西倒是跑出来不少。到底是什么嘛!”

    躲在被窝里直扑腾的于飞飞恨的牙痒痒的,直把叶凡骂了个狗血喷头。

    要不是几人都在。还有个叶金莲阿姨,她简直怀疑叶凡这猪哥是不是有预谋,想把她这个小名星给怎么样了。

    想到这些于飞飞没来由的感觉身子骨一眸子火燎旺旺,连皮肤都给整成粉红色的了,正在这时候,突然听到有脚步声在挨近自己的房间。

    于飞飞心里一嘣,暗道:“不”不会是叶副书记想”想来干什么吧?如果他撞进来怎么办?我是不是要大叫,叫救命,好像不大好。如果传出去这还能在电视台呆吗?

    如果不叫人他撞进来会怎么样?肯定”肯定一下了像只色老虎一样就扑”

    最后熬得实在太累了终于迷迷糊糊睡去了。

    “表哥,缪勇那小子太冲动了,今天的党委会上跟叶凡差点卓吵了起明是中了曲英荷那娘们的圈套,这子一点都不自知。这样子下去如果与秦志明等人斗起来对咱们组建林泉的小班子很是不利的,唉!这种人难以成大事啊!”副镇长叶茂才有些担心的打着电话。

    “哥子公脾气一下子难改,不过缪勇头脑灵活。能下狠手,就让他去蹦吧。

    反正他是罗币长和玉怀仁两个常委硬压在鱼阳县常委身上的一小把刀子。出了事跟我们也没关系。

    至于说他是不是扶不起的阿斗这点你不必担心。他如果是阿斗更好。哈哈哈,”县委副书记钟明义阴声笑着,在这深夜里特别的刺耳。

    “阿斗有什么好?我即便是有着诸葛孔明之才也扶不起他啊!”叶茂才可是有些不理解,有些不满的说道。

    “笨!茂才啊,你的思想还是有局限性。要发散开去,从多个角度。多个层面去考虑问题。

    扶不起他就让他去瞎闹腾一段时间。等他跟叶凡那一伙斗得乱七八糟时他自己就受不了啦,到那时他自个儿就滚回墨香市去了。你不就有机会上位镇长了吗?”钟明义分析道。

    “表,“表哥,你是说我有机会上位。可是罗市长不会生气吗?缪勇可是他点的将啊?”叶茂才还是有点担心。

    “那又怎么样?这些上没有一个人喜欢蠢材的。即使缪勇是罗市长的儿子估计都没用,更何况不是。

    缪勇越蠢不是越能衬托出你的精明,所以,你就等着乐吧!不过,也得把叶凡给搞臭了才行,至少要让他一点竞争能力都没有了才行。”钟明义指点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暗伏在鱼阳纸厂的那颗棋子可以用了?”叶茂才心里一喜问道。

    “不要让他本人出面,另外在纸厂弄个人出面更好。耸然要那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更容易取得叶凡的信任。

    我们就让叶凡这头小牛犊子去撞撞鱼阳的那只“土老虎。!鹿死谁手也难说啊!牛撞死虎的事这些上也不是没有。”

    钟明义叹息道,也许他自己心里也没底。有的事千变万化,说不准中间出了什么砒漏就能毁了整件事也说不准。

    “县长,今天我让缪勇跟叶凡差点吵起来了,如果当时秦志明不在场肯定会敲桌子打大出手了。咯咯咯,副镇长曲英荷在电话中肉麻的尖笑着。

    笑得县长张曹中浑身鸡皮疙瘩直掉”道:“倡笑!这女人。鸡婆一个。那张嘴的确很尖,前段时间尽往老子身上凑,就她那幅身板的确提不起咱的兴趣。

    不过利用一下还是行的,这女人市里也有靠,让他挑起缪勇这公子哥跟叶凡这愣头青大战一场也相当不错。越乱越好,乱世出英雄,等乱得不行时就是咱入驻林泉的大好时机了。”

    想到这些张曹中差点笑了起来,说道:“好!干得好。不过你有的时候不要太过明显,隐晦地能挑起他们的战端就更好了。

    有些事要注意掌握个度的问题。太明显容易引起李洪阳的反感,毕竟他还是县委书记。能做到不露痕迹就是最高境界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96.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