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镇党委会上的火药味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26 Views

    感涯浪午引大大的打赏,谢续招呼承猜,妹位大大,有存货的可以砸了,别发霉了就可惜了,呵听,

    “大哥,你那“分筋错骨手。能不能传给弟,小弟现在已经是市局刑警队的队长了。以后破案子这手法能用的话不是更有效果吗?嘿嘿”

    卢伟干笑着,叶凡抬头扫了这哥俩一眼。发现样子都差不多。一脸的贪相毕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有种招来了两匹狼的感觉。

    “呵呵!这手法咱也没有,听别人说的。大哥没必要骗你们,不过即便是有你们也使不了。”叶凡淡淡一笑说道。

    “为啥使不了?”齐天可是急了。

    “当时那老前辈说,要使出此等高等国术绝技至少也要有着七段身手。

    所以嘛!等咱们都达到七段之时我再去求那老头子教怎么样?不过听说那手法施展开来也是很费内劲的。

    不可能像喝稀饭一般容易。你小子还真想得美。用来破案折磨凶犯。偶尔用次把还行,想经常使用估计没那能耐和精力。”

    叶凡直摇头叹息不已,其实此术叶凡现在已经可以施展了,就是苦于没那“分筋错骨手法。

    前次师傅费老头偶尔谈到过在华山有个隐士好像会此等手法。不过人家绝对不会轻易传出来的。

    而且还需要七段身手,当时叶凡一听心底里扒凉透了。当时的叶凡可仅有三段顶阶身手。

    国术七段,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场梦。这辈子能否达到都是个未知数。

    师傅费老头都七八十岁的人了才达四段顶峰,所以也就没有再问此等事,问了白问也没屁用,反而折磨人。

    谁会想到自己最近连踩中狗屎。内劲居然狂飙到了七段的开源之境。虽说还不怎么稳定,但也是个准七段的低等大武师了。

    “唉”齐天和卢伟此刻的表情跟叶凡当时差不多,极端的失落样子,整个人好像被人抽了筋似的提不劲头了,看得牛凡直想笑。

    “你俩小子,知足吧,年纪轻轻的就是三段四段高手了。还想怎么样?”叶凡骂道。

    “还没突破呢?”齐天咕噜道。

    “好了,过段时间,等我伤全好了就求那隐士高人给你们配药,不过此事一定要保密,大意不得。”叶凡叮嘱道。

    “是!老大交待,哪敢不从。”俩人齐声喊道,还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不过叶凡网从派出所出来就被庙坑乡的工作人员给围了,全是来向叶副书记汇报工作的。

    一顿忙碌下来连屁股都坐麻了。甚至有几个姑娘和妇女表现得非常的令人震荡,那股子媚眼膘得叶凡是鸡皮疙瘩唰啦啦的掉落了一地都是。大有一股子以身相许不同意就要强干叶凡同志的味道。

    后来借上厕所的机会实施了尿遁术才躲了过去,连夜叫齐天开车跑回了天水坝子去才消停了点。

    才到天水坝子又被李宣石请去喝酒了。

    “宣石,我想叫横山去参军。直接进猎豹,你看怎么样?老这么混着也不好,有些可惜了。”叶凡问道。

    “中!这是横山的福份。听说猎豹可是很棒的,横山能行吗?他可是只念到高一就没读了,不知文化程度够不够?”

    李宣石倒是很乐意,李家如果能出一个军官的话也不错的。所以赶紧把李横山和李炎亭都请了过来亲自问问。

    李横山一听说参军那脸立即苦瓜着了。嘴里咕噜道:“参军有啥好,每天要出操刮练,日子太苦了。我这样子多自由,管理一下碎石场,打理打理沙石场多好。”

    “你个臭小子,美得你。你才多大,整天那脑袋瓜中想的都是一些花花肠子。就这么定了。叶副书记,我同意了。”

    李炎亭一拍桌子给拍板了下来。李横山嘟噜了几下没敢发出声来,懒洋洋的就是提不起劲头,拿眼一直朝着李宣石使着眼神,想叫他求情来着。

    比。,石比

    “横山,叶书记也是为你好。想想,以后李家出个少校多么的拉风。咱们李家的祖坟也该冒烟了不是。哈哈,”李宣石也是在助威着,根本就不理李横山的苦瓜相。

    “那好吧!叶哥,如果去西藏那雪山地方俺可是不去的,听说几年都见不到一颗树。三年后下山的战士一见到树直哭,太苦了,这日子咋过?”李横山麻着胆子提条件了。

    “这是什么话,当兵就不能怕苦。首长叫你去啥地方就要去,不要说了,这事我也代你定了。你听不听我的话。不听的话以后这声叶哥也不必再叫了。治不了你的小子。要是你掰手腕能掰过我,就可以不用去了。”叶凡一脸严肃,板起了脸孔子。

    “掰个啥,咱哥还不行呢!我去就走了,叶哥,千万别生气啊!”李横山对叶凡还真有点发怵。

    那天晚上的飞刀为了救他可是从他头上飞过的,此绝技可是令他永生难忘,太可怕了。

    一刀毙命决不含糊,说起来叶凡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没有叶凡的话那天晚上李横山早就挂了,还有啥可讲的。

    “哈哈哈,这才像话嘛!知道吗?你这次走进猎豹,在水州的蓝月湾基地。那里面可是威风得很,我已经给首长说过了,你一进去就先提个上尉连长,试刮结束后就正式上任。

    铁团长已经答应了,给你先带一个连试试。

    别给叶哥丢脸,要显出咱们天水坝子人的硬汉风格来。

    有啥苦吃不消的,咱看好你。说不准混个几年就是少校了。想想。到那个时候戴着军帽子开辆绿瓦瓦的军车回来还不羡慕死人来。要姑娘还怕没有,那个时候全鱼阳的姑娘全排成队等着你去挑呢,哈哈哈

    叶丹一眸子嚎笑。

    “叶书记,真的一去就提个上尉连长?”李横山差点没给乐晕过去。瞪大了牛眼又些不敢相信,“我,,我才读到高一就没读了 这样子行不行啊?”

    “文化方面慢慢补,这样,如果没什么事你明天就随这位齐天少校先去蓝月湾基地报道。

    还有石坪赛的妖棍范网,跟你一起招进去的,也是提个上尉连长,这事我还没跟他本人说说。”

    叶凡笑道,转头对齐天说止:弓“以后横山就是你年下的兵了,好生招待着。什么最苦照”心最累就让他去干行么。

    “是!我一定整些最苦最累最脏最臭的活给横山兄弟干,让他早日结束试,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齐天阴阴的笑着,这四个最字可是笑得李横山眼皮子直跳。

    “叶书记,真太感谢你了。横山有出息了,你永远是我李家的兄弟。”李炎亭这老头忍不住,连声音都有些哽噎。他也没想到李横山能一去就提个上尉连长,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儿。

    不一会儿李横山的父母姐妹都到了,全对着叶凡打恭作揖不已。硬是要敬酒,没办法,人家农村的妇女人都喝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也得

    。

    就连李炎亭那快旺岁的老伴都来敬酒了,一个一口叶兄弟的叫着让叶凡有些惶恐。

    当然,齐天和卢伟也没给落下。发展到后面势态不可收拾了,李家敬酒的队伍是越来越大,七大姑八大姨全到了。

    在上百农村猛汉外加几十个粗粗的娘子军的轮番轰炸下。最后叶凡、卢伟、齐天桃园三兄弟好像是光荣的醉过去了,最后还是李家人给抬回老宫的,丢人呗。

    本来郑轻旺老早就邀请叶凡一起去狼锁谷打猎的,可是叶凡的伤势还没全好,所以这事儿暂时就搁浅了。

    第二天早上8点。叶凡三兄弟跟李横山四人正要起程。李炎亭在族中人抬着下也来送行了。

    就在这时候,李安石气喘吁吁从山上转了回来。后面跟着一排的李家壮汉,估计有三十来人。

    几只笼子里装着五只绿毛狼鼠。交待给铁团长一只,齐天和卢伟也各捞了一只。剩下两只当然是奉送给叶凡的,几人也没推辞,笑纳了。

    心里还是有些感动,人家李家人整整忙活了一整个晚上,有情有义啊!叶几心里有些发酸,这天水坝子估计在心中一辈子都难以忘怀了。

    回到林泉镇后网好遇上开党委会。叶凡事先跟秦志明通了气,说了自己的打算。秦志明也是非卑的支持。

    不过不怎么热情,因为要建立以林泉镇为中心的,大通脉。所需资金太大了,估计要一千多万。

    别说林泉一个镇受不了,就是鱼阳县也负担不起。估计这事儿就像一今天大的馅饼只能看却是吃不着。

    秦志明为了不打击叶凡的信心,所以仅仅是精神上表示支持,没反对就走了,态度当然是不可能热情了。

    当瓒勇这个镇长听了叶凡提出的“大通脉蓝图,建议后,冷冷说道:“我精神上支持叶副书记的建议,不过嘛我们镇里是一分钱都没有。即便从上面弄点钱来也得发工资和救急用。你虽然是分管财政的,我希望你不要随便动用那些钱。”

    “噢!最近财政方面的事我到还真不知晓,不知缪镇长去市里弄了多少回来,那太好了,咱们拖欠教师的工资好几个月了,也该兑现了是不是?”

    叶凡也是不冷不热的回应道,其实谬网弄了那一百万的事财政所的郑力文早就向他汇报过了。

    不过对于这个太子爷镇长谬勇同志他是一点好印像都没有的,太冲。一副高高在上人家都要求他的样子。

    谁愿意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那冷屁股,何况叶凡也是年青人,也自有自己作人的风格和想法。

    , 正

    “不多!就一百万。”缪勇得意地。有节奏的敲着桌子。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令得会议室里几个党委委员心里都不痛快。

    副镇长曲英荷是原本庙坑乡的乡长,正儿八经的实职正科级干部。

    倒霉的是遇上饿死人事件差点被捋了官帽子,最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在背后靠山县长张曹中全力力挺下。市里人鼎力握旋下才落了个降为副镇长使用的结局。

    曲英荷的心里那可是窝着一肚皮的火呀。乡长作了现在来作个副镇长,的确惹人难受。

    而且这事儿说起来也仅仅是市委书记杨国栋愤怒下的牺牲品。那人儿子不孝把老娘饿死了管我屁事。不过自己这个替罪羊当得冤啊!

    这女人长得富态,牙尖嘴利。本来就对缪勇这个作态也有些不满。再加上最近张曹中在林泉镇的势力实在是太弱了,就剩下曲英荷一人肩挑重任了。

    所以张曹中这个合作者也彼有些怨言,他早就暗中指示曲英荷要抓住机会。最好能因势利导,挑起缪勇这个牛人镇长跟叶凡这个愣头青起些冲突。

    两人都年青,王八对绿豆,容易上火。如果想挑起缪镇长跟秦志明这个镇党委书记的矛盾激烈起来是比较难。

    因为秦志明可是只老狐狸,绝对比缪勇老道。很难激发他们之间的直接冲突,有冲突也是隐晦性质的。换成叶凡这初生牛犊子就容易得多了。

    所以曲英荷马上凑上了一句话。而且还是冷冰冰带点讥讽口吻道:“不过人家叶副书记一张口就从南宫集团弄回了劲万。听说景阳林场的郑场长还给他弄回了 坠万,全由叶副书记作主支配这些钱的冉度。”

    这扇风点火的本事还真是老辣,不亏作过庙坑那旮旯地方的一乡之长。

    这个味道可是明摆着的,火药味十足的哈人。傻子也看得出来。意思说你缘勇有屁用,作为一个响当当的镇长,弄了 凶万还显摆什么,人家不声不响的就弄了劲万。

    最可气的就是你这镇长连这劲万都无法动一块钱,前次教师闹事,你缪镇长还得求叶凡这个,分管财政的书记。

    想把那钱给挪点出来一些先救救急,结果怎么样?人家财政所所长郑力文是叶副书记跟班,没有理会。你这镇长还作个球啊!

    “乡!曲英荷这女人真是牙尖嘴利,有扇风点火的嫌疑。听说这女人是张曹中推上去的,难道是张曹中耍发难了?”叶凡心里想着没出声。

    “哼!”瓒勇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了,一直被叶凡压着一头他早就火

    了。

    拼学历叶凡上的“海江大学,比他上的,水州大学。更有名,一个部级的一个省级的,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9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