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一十三章 踢到铁板了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10 Views

    啊!你是刑警队队长。看不胡晶晶失声叫出尹知 副总的心开始有些下沉了,估计自己的儿子今天可能是真的惹到几个太子爷了。

    卢伟其人看上去也不过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居然是市局的顶梁柱子,刑警队的队长,其背后的家世深得肯定惊人。

    这种人几年后就可以爬上市局副局长的宝座,再过得几年一扶正也许兼着政法委书记直接入常了。

    就连一旁的贺雅贞也是暗暗吃惊,想不到叶副书记身旁这两个像跟班样的人物如此有来头,原本还以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

    不知那个齐天什么来头?一屋子人都在猜齐天又是什么来头。

    范鹏虽说被刑警队队长的光环一下子闪吓了一下,不过转眼间又恢复了过来,只是在两个姑娘面前这个面子丢不起,说是硬着嘴又说道:“那又怎么样?警察跟军队不一个系统的,没啥希罕。”

    “哼!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实话告诉你,我大哥”齐天网说到这里就被叶凡打断了,说道:“好了齐天,不要说了。范副总,我们林泉镇是有这个计利。原庙坑乡三成*人员留守在这里继续

    作。

    比如原来派出所有力个干警。以后合镇后还会剩下6个左右在这里维护治安。

    各个科室都差不多,只是文件还没下来。不久就会出台了。所以还请范总考虑一下,履行合同,继续租用庙坑乡的新大楼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可以考虑。但不能立即答复范副总施放了个烟雾弹,想把此事给拖着。

    其实他有打算把墨香市电力集团鱼阳分部安排在林泉镇。庙坑乡合并过去后林泉镇会成为超级大镇。

    以后肯定会成为鱼阳下半部区域几个乡镇的经济中心,再现昔日上海。的辉煌。

    “呵呵!范总,你这是在拖。我还有个建议,如果范总不想把分部设在庙坑乡也行。

    你们不是要新建职工宿舍吗?而且听说竹水溪电站的二级分站也要动工了,以后这两个电站的职工住宿都将安排在庙坑。

    因为庙坑的地理位置好,正好处于这两个。电站的中心位置,这样子投入肯定不小叶凡笑笑道另有打算。

    “这个。叶书记也知道,消息还挺灵通的。”范仲扬笑道,“不瞒叶书记,我们是打算投入劝多万建设一个花园式小区,让这两个电站的职工都能安心在庙坑家属楼区中生活。

    说不准连景挡那个电站的职工都要合过来,如果能打通庙坑至林泉的路,景挡电站的职工走景阳林场那条路穿过石坪寨子到这边也很近。

    不过旧来里路,三个电站总人数也不会少于奶人。不过现在还处于规发 中,墨香市电力集团也有人主张那家属楼干脆就建在林泉镇,所以一时难下决断。”

    “建林泉镇不过是锦上添花,建庙坑那是雪中送碳,一定得让电站职工家属楼区落户于庙坑才行,那样子连带家属突然增加了几千人对于庙坑乡政府撤走后经济的繁荣不可估计。”

    叶凡心里暗地里一震,扫了范仲扬的儿子范鹏一眼,下了决心,说道:“范总,不知贵公子范鹏兄弟在野战一师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最喜欢捣鼓先进的红外线。电子信息等什么装置了,所以在军队里面干的是这方面的活范仲扬谦虚的说道,在没摸叶凡底细前也不敢过于嚣张了。“呵呵呵,范公子,想不想去水州蓝月湾基地工作?”叶凡开始钓鱼了,抛出诱饵。

    “蓝月湾,当然想,不过很难,那里全是高端人才。

    难道叶副书记有办法?。

    范鹏有些意动了,不过他只是有些怀疑,你一个镇党委副书记凭什么能把我给弄进水州的蓝水湾。

    “他当然有4法,不就一句话的事儿齐天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叶凡是蓝月湾基地司令似的。

    这句话一说出去可是惹得胡晶晶有些不高兴了,认为这小子尽吹牛。估计这办公室里面除了叶凡和卢伟知晓外其他人都是这般心思。

    “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我小叔在蓝月湾基地好歹也是个上校团长,可就是他也没办法把鹏仔转进蓝月湾。

    说是部队有硬性规定,蓝月湾基地进出人有严格的规定什么胡晶晶得意的砸巴了一下嘴笑道。脸上写满对齐天的不屑有轻视。

    “嗯!我也听我堂哥说过。蓝月湾基地不好进,里面全是精英。”谢尤莲在一旁帮腔道。

    “你堂哥,谁啊?”卢伟问道。

    “他就在你们鱼阳县的羊头峰基的的少校营长。听说他们那个基地也是属于蓝月湾管辖的。”谢尤莲淡淡微笑着说道,人显得更是清雅淡致。

    “难道是谢逊那小子?”齐天脱口而出。

    “你”你讲话注意点。我堂哥可比你还大,怎么成了小子,真没”

    谢尤莲撅着小嘴儿生气了,不过最后那“教养。两个字终究没说出来,不过办公室中所有人都听出这个味道了。

    “我叫他小子还算看得起他,“哼!”齐天的狂劲头又上来了,当场再次给谢尤莲追加了个难堪。

    “你”你是干什么的,口气这么大?。谢尤莲再也忍不住凶巴巴问道,也是给气得太够呛了,本来谢尤莲是个非常有修养的女子。

    小伙子,年青人不要太冲,尤莲的父亲就是咱们市委谢书记,呵呵。”范仲扬点了点。

    “原来是谢副书记的千金,呵呵。咱们是一家人,刚才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叶凡一下子就贴上去了,无耻啊无耻。

    其实叶凡也是没办法,看范仲扬好像跟谢副书记关系挺好的,说不准粘上谢副书记后这电站家属楼的事就好办得多。

    这可是一大笔钱,只要是能为林泉镇合镇做些好事,叶凡并不再乎自己脸面了。

    说完这句话后就连叶凡自己都感觉有些莫句其妙,怎么那个一向狂傲的自己变成了这种人,为达目地不择手段,连面子都不要了。也许这

    一、所说的厚黑学吧!看来自只是不断讲步了。啥时脸皮慷罚删底子时就差不多了。

    不过叶凡也有自己的做人准则,没有触犯到自己的做人准则也无伤大雅。

    “一家人,就你!无耻!”谢尤莲估计是误会了,脱口骂道。这个“一家人。说法就有点太那个了,好像叶凡有占自己便宜的意思。意思那不就是说自己是他女朋友,不然怎么变成一家人了。叶凡绝想不到会造成谢尤莲的如此强烈反感,早知道这样打死他也不说“一家人,了。

    其实说起“一家人,这三个字为什么会引愕谢尤莲如此反感 这其中还有个故事。

    去年有人给谢尤莲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当时相亲时谢尤莲本来是不去的,后被母亲硬逼着去了。当时谢尤莲把堂姐谢媚儿也给带去助阵,想给对方那男士一个下马威。

    谁知对方更厉害,两家人网坐到桌子上对方那男的居然开口叫道:“莲儿,咱们不久就是一家人了,来,坐我身边来。乖!”

    说完对谢尤莲招了招手,好像在招一条叭巴狗儿似的,当场就把堂姐谢媚儿给惹恼了,冷煞煞哼道:“我家尤莲妹子不喜欢小狗顺便乱叫。”

    这一句话一甩出去当然就是不欢而散,谢尤莲的目地当然也达到了。不过也得罪了对方,听说对方那男子家很有来头,在省里也有很深的背景。

    谢尤莲回去后被其父谢国忠副书记狠狠地批了一通。其实谢国忠也不是逼女儿非要嫁给对方,只是从礼貌方面批评的。

    说是不满意也不能骂对方是小狗。不过谢国忠可是不忍心批评谢媚儿。所以谢媚儿这个当事者倒是逃过了一劫,谢尤莲就成了替罪羊。

    不过谢尤莲一点也没恼堂姐,反而感激得热泪哗哗直流。所以这个。“一家人,三个字就成了谢尤莲的一个心病。

    刚才咋一听到叶凡说出这三个字来。顿时就好像老鼠被踩了尾巴似的才脱口骂了出来。

    不过骂过后也有些不好意思。一脸歉意地盯着叶凡想解释一下又开不了这个口。樱桃小唇晒巴了几下终究没说出道歉的话。

    “哼!你敢再说一遍”。卢伟和卒天都是正宗的公子哥,背后家世更是深不可测,这下子哪里忍得住。两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指着谢尤莲凶煞煞逼问道,好像要吃人。

    齐声喊道:“给我大哥道歉!”

    “想干什么?这里是电站,我们不欢迎你,滚!”范鹏也是军人,脾气也忒火暴。

    其实范鹏正在追市歌舞团的胡晶晶,而范家跟谢家交往也是彼深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且谢尤莲跟胡晶晶关系特好,像亲姐妹一般,范鹏当然要好好表现一下,来个英雄什么的,当即站起指着卢伟和齐天大声吼道,有点吼下人奴才的气势。

    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子,齐天和卢伟怎肯让人如此这般的吼叫。如果是大哥叶凡这样子吼吼还行。外人绝对不行。

    “妈的!给你三钱料也敢开染房。”齐天和卢伟一人一只手,反转过去,啪地一声就把范鹏给反扭着压在了地板上,唰啦一声两只黑锃锃手枪对准了范鹏的脑袋瓜。

    吓得范仲扬连忙站起,嘴里大喊道:“住手,有话好商量这时连声音都有些发抖了,他还真怕这两个横小子一枪把自己宝贝儿子给崩了。

    贺雅贞和谢尤莲以及胡晶晶也给吓呆了,张着嘴喃喃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见卢伟、齐天两个横小子不理自己,范仲扬知道这两个小子都只听叶凡的,赶紧向叶凡求救,说道:“叶,叶书记,你先叫他们把枪收了,会出事的。

    那租楼的剩余款子的万我可以马上开张支票给你们,还可以多给一些

    范副总是真给吓怕了,虽说在官场摸爬打滚了不下力年了,可用枪指脑袋的事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的骇人场面。

    “叶”叶书记,还是别把事给闹大了,我们另想办法算了。”贺雅贞还以为叶凡是为了讨不来钱发火了,嘴上喊着心里还微微有点甜滋滋的味道,心想:“叶副书记人不错,为了我连枪都敢使。”

    其实齐天和卢伟的枪里根本就没子弹。叶凡也知晓这一点。漫不经心的叩了一口茶,道:“好了齐天卢伟,收起来吧,别吓着人了。以后不可如此,怎么能用枪指着平民,那是对坏蛋时用的。”

    再次扫了有点畏缩样子,连眼泪都溢出来了的谢尤莲淡淡说道:“你认为我跟你说“一家人。有高攀和无耻的意思是不是?那好,我叶凡以后决不再认你们谢家为“一家人。了。

    实话跟你说,你堂姐,也就是水云居的谢媚儿是我的干姐,没听你父亲说过吗?

    那天我在林泉镇春香酒楼请客你父亲谢国忠书记还来吃过饭。当时走时还送了一块狼鼠肉给他,配了一包草药,怎么样?炖出来味道不错吧”。

    谢尤莲早就张大了小嘴,难以置信地喃喃道:“我没想到,你就是林泉镇的那个叶凡,对不起”。

    叶凡不理她。又对怒目而视,脸呈猪肝色的范鹏一脸正经说道:“你认为我那齐天兄弟有点吹破天的味道是不是?哼!实话告诉你,羊头峰基地的谢逊营长见了我兄弟齐天还得敬礼,口称首长。

    他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估计你会吃惊。水州幕月湾基地猎豹特种兵团少校营长,你认为他可有资格说这种话?”

    “真,真的!”范鹏双眼突然往外凸出非常的明显,就差掉眼珠子的样子。

    这小子很灵活,脸皮也够厚。回过神来对着齐天“啪。地一声行了一个标准军礼,口里喊道:“墨香市野战一师上尉连长范鹏向首长问好。”

    “嗯!”齐天也拉不下脸,障了一声算是回礼。挤出了点笑意说道:“怎么样?我不是吹牛大王吧。实话告诉你,站稳点,刚才你叫他滚的这位叶副书记可是咱们猎豹铁团长的拜把兄弟。,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灿。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86.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