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一十章 一条凳子两屁股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93 Views

    示卜零点讨后连发7章。谢谢大家受持,求“贺书记,今天不把钱付给我们你休想离开,大伙儿说是不是?”人群中一个身穿一件黑色皱巴巴西服的中年男子大喊着大手一挥。

    “那是,我们要钱!”几百人喊道助威着。“贺书记,你也太过份了。六月都完工了到现在已经是新年了款子还没到。今天不看见钱咱们就陪着你了。

    你去哪儿咱们跟去哪儿,这些警察我们也不怕,咱们不是闹事,咱们是要回自己的钱。”一个小眼矮子穿着双裂开了两个洞口的解放鞋喊道。

    “杨老板,那人家去厕所你也跟着去,睡觉呢也同睡,哈哈哈”有乡书记陪睡那个。舒爽劲就别提了。”

    这时人群中一个像混混样,剃着个光头的凶相青年淫荡的笑着乘机搞乱。

    “哈哈哈,”

    “对!没钱睡一觉就走了。”人群中有人更是淫荡的回应着逗得几百人全起哄笑了起来。

    圈子中央一个,身材娇好,一身职业便装的女子那白晰的脸盘上全是汗珠子。

    脸儿憋得通红,气得身子骨都在抖瑟,叫道:“你”你们是不是人。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那女子指着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喊道,“雷所长,你赶紧把这些野蛮人给赶走,太不像话了”

    “哼!不像话,我看你这书记才不像话。我们是债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们这些贪官吃香的喝辣的。咱们拼死累死干了活还不给钱。我们犯哪条法了。你有本事就叫雷所长把我们这几百号人全镝起来。咱们也好吃上几天免费牢饭。

    妈的!这都什么世道,今天不给钱老子还真的就把你这书记给上了。不要以为是城里娘们咱们就不敢。你不是说大伙儿都是野人吗?野人就喜欢干这尿根子事。上!上,”

    一个粗壮青年一连干笑着一边跳着脚,说的话很有盅惑人心的力度。

    “对!不给钱她娘的就拔了衣服给扔大街上去,妈的!一个**嘴巴比钢刀子还利,治不了你了他娘的骚娘们。”

    先前的皱巴西服客干脆站在了一条破凳子上更是得意地呱燥着。人群在其鼓动下开如蠢蠢欲动了。

    “住手”那个瘦瘦的雷所长挥着电棍可是被人群一推就挤到了什么旮旯地方去凉快去了。

    也许他还是顺脚给溜偏的都说不定,像这种情况警察也是最怕的,暴怒的人群可是不管你警察不警察,一顿子拳脚招呼过来可不是吃素的。

    “你”你们”想干什么?”中央那个冷脸女子估计就是贺书记,脸色一下子变了。嘴唇抖着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一双略显惊恐的双眼中显得是那样的无助。虽说身旁还有几个政府工作人员抖瑟着装样子挡在她面前,可是如果这群人铁了心的话这几个。人估计不抵什么事儿的。

    “哼!退开!”叶凡聚集内劲,“化音迷术。以内劲音波形式瞬间炸出。几百人感觉耳旁好像有枚小鞭炮炸开了似的,浑身一震清醒了许多。全呆愣在了一旁,叶凡四人随势挤了进去。

    “妈的!你小子是谁,活不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大家上去扁死,他。”光头青年大叫着抡起臂子就想上前。

    “李光头,想干什么?他可是林泉镇的叶副书记,想找死就尽管上前。”

    马盖天脸色一黑,更像个黑碳头了,跨步横身一拦像截黑焦碳铁塔立在了叶凡前面。

    不过马盖天交识广,居然认识这几个人,一声大喊完后还偷偷瞄了齐天一眼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

    心想:“真是不知死活,老子刚才都差点吓尿流了,叶副书记可是有两个杀神手下,那手枪瞄着可是一点都不好玩的。”

    “呃!这不是马哥吗?你啥时来的?”李光头愕然了一下也认出了马村长来,好像两人还挺有交道的,看来马盖天的名声还是呗儿响的。

    “知道就好,我是陪镇领导来庙坑视察工作的,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好好听叶书记讲话,如果谁敢再闹事就别怪马哥我翻脸不认人。”马盖天头昂得高高的,倒真有点铁塔霸主味儿。

    “贺书记。到底怎么回事。能否先说说?”叶凡转头扫了一眼那泣泣欲滴泪的贺雅贞,真是个尤物,心里一痒,我见犹怜啊!

    一件黑色短式西服里面贴着的是白色的紧身套头羊毛衫,把上半身曼妙的曲线勾勒得玲珑毕现。

    鼓胀丰隆的双峰和惨白的双颊,以及此刻受了委屈的可怜样子相对成映,给人一种特别的想把她给拥进怀里爱怜一番的冲动。

    “叶”叶副书记,我,我想先到办公室休息一下。”贺雅贞估计是被围太久了,再加上担惊受怕的,两条腿儿并在了一起好像还在打闪儿。

    “好!我扶你进去。”叶凡说着伸手托着她的手转身就要离开。贺雅贞扫了一眼叶凡的手砸巴了一下嘴终究没说出来。

    估计是没有几个男人这样子托过她的手。好像有些不习惯,不过非常时期也顾不了太多了,转身挪步子了。

    “慢着!钱先付了再走。”这时那个像领头的皱巴西服客又开始叫嚣了。

    “怎么?费蒙,真不给马哥我一点面子。”马盖天可是觉得有点丢面子,刚才自己一吼之后还真镇住了一会儿,想不到贺雅贞人一挪居然又开始紧迫了过来。

    “哼!马盖天,别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算个球啊!别人怕你我费蒙用得多怕你吗?

    也不打听打听,鱼阳四虎那“费家土老虎。难道是白叫的,咱费家人啥时候怕个。事,姥姥的。”

    皱巴西服客费蒙站凳子上眼神一使,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下子窜到叶凡眼前闹哄哄的围逼了过来。

    “退开!围攻政府官员,冲击政府是犯法的事知道吗?”叶凡冷冷喝道。

    “犯个球法,给他几耳光尝尝。咱们是要钱的。怕啥!”费蒙很是狂妄。

    “哼!”叶凡怒了,手臂抡起往外抡扫了一圈,好像一把大扫把在扫井口周围的蜘妹网似的。

    啪啦咖…

    几声脆响过后,五个。围逼叶凡的小伙子全蒙蒙的也不知咋回事儿就躺在了

    没受到少伤。只是屁股摔得有点痛。一个个坐在下尽揉眼睛,嘴巴张得老大,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事实。

    “嘿嘿,大哥,有人想玩玩,二哥,咱们陪他们玩玩。”齐天一声干笑早就憋不住了,见叶凡点了点头,跟卢伟冲上前去胡乱一眸子拳脚。

    “啊!别打!”

    费蒙惨叫着被齐天老鹰抓小鸡样抓到了叶凡跟前啪啦一下扔到了地板上。马盖天早就挤出人群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搬来了条很大的木椅子请叶凡坐下。

    “怎么样?费家土老虎,吐给大家看看。”卢伟一脚踩在费蒙大腿上轻轻一使力痛得这老小子呲牙咧嘴,“哼!一条虫也敢自称老虎。”

    “好了二弟,让他起来。这虫子老是在眼前晃荡也难受。”叶凡哼了一声,转头见贺雅贞嘴唇儿张得老大,估计还处在刚才对叶凡那一扫。就扫倒五六个青壮年的震惊中没醒过来。

    叶凡挪了挪屁股,发现这木椅子是超大号的,挤一挤坐两个人应该没问题。

    随意的拍着另一半仅仅屁股丫大的空板地方说道:“贺书记,站这么久了估计也累了,坐吧!凑合一下,咱们把这事给解决了再休息。”

    “这,这,”贺雅贞脸儿师地一下红透了,瞅了瞅那屁股丫大的空板地带。这如果坐下去怕不是要跟这个叶副书记变成屁股挤屁股肉贴肉了。

    虽说还隔着几层布,但那情景也太过旖旎了。这个叶书记,难道是故意的相占我便宜,不会是大老粗吧?可是听说他还是海大毕业的高材生,才满旧岁,,

    见贺雅贞那难为情的样子叶凡才猛然醒悟过来,人家是一位有修养,气质高雅的女士,可不是农村出的土疙瘩型号的,哪能跟你屁股贴屁股。

    不过转念想了想顿时起了一种促狭之心,要是这样子那情景肯定特别的旖旎拉见。

    一个镇的两个副书记挤坐在一起办公,而且有还是一男一女,太有冲击力了。

    少年太轻狂。该轻狂也要轻狂一点。所以某猪哥装傻样子还伸手拍了拍那空板地带问道:“怎么?嫌脏是不是?”叶凡说着伸手掌当作抹布给小心的抹了一遍下来。

    点了点头自语道:“嗯!应该不脏了,这下子总行了。”

    见贺雅贞还是不敢挪动步子,很是难为情,就连网爬起来正打闪儿的皱巴客费蒙也给叶凡搞蒙了。

    心道:“奇怪!这叶副书记怎么如此蠢,简直是笨货到家了。人家大姑娘不好意思跟你挤一块儿,屁股贴屁股的太他娘的浪骚了。这点都不懂还当什么书记,还不如咱这大老粗的,我呸!

    娘的!没看见那贺雅贞脸儿都快红成烂草莓了。不过这女人的确迷人,那脸蛋摸一下多爽劲。

    特别是超级胸脯,还有那屁股快翘成小船儿了。咱们家费武云公子想把这个姓贺的女人整个床都想了许久了,就是不肯就范。

    本来这次想乘机给整点事出来然后公子出来摆平,谁知会遇上这么个大老粗样的八皮傻鸟也出来救美玩,倒霉呀!”

    “噢!嫌咱身上衣服脏,刚才山上下来的,的确有点脏。”叶凡呵呵呵笑道转过了头不想再理贺雅贞工

    心道:“看你能翘到什么时候?你那屁股香老子的屁股也不臭的,最多有点汗味儿。”

    “不是!”贺雅贞终于开口了,有些难为情。

    “不是那是什么?”叶凡头也没回直接追问。

    “好了!我坐还不行吗?”贺雅贞也给气到了,心道这个榆木疙瘩。这么笨的人怎么也能坐上林泉镇的第三号宝座上。

    轻轻一挪步上前轻轻的坐在了空板上,不过身子斜歪着,尽量跟叶凡保持着一毫米的距离,不让两屁股贴一起。

    不过这种距离太难保持了,也不知叶凡是不是故意的。屁股一歪两屁股终于贴在了一起。

    贺雅贞红着脸终究没有站起来,毕竟人家叶凡刚才可是帮了自己大忙,要不是他自己刚才怎么下台都不知道了。想起来就有些胆寒。

    齐天和卢伟哥俩网开始时也有些给叶凡这个大哥给弄蒙了,后来一想也就明白了。

    心里直竖起大拇指佩服不已嘀咕道:“高!就是高!大哥简直就是圣手级泡妞高手。看贺雅贞是个多高傲的女人。一个飞岁都还没结婚,学历又如此高的女人那眼光肯定特高。就这么一下居然被大哥给逼着屁股贴屁股了。高手啊!不佩服都不行了

    “说说吧费蒙,这款子到底咋回事儿?”叶凡淡淡问道。

    “咋回事?还不是姓贺的婆娘欠我们的。”听费蒙这么一嚷人群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哼!大家还想不想要钱!”叶凡冷哼了一声,发出了二层的“化音迷术。音暴。

    “想!”几百号人不由自主的出声了,心道:“怪!这小子的声音怎么那么尖利,好像在脑中喊一样,好像震得人还有点疼,似乎被小蜜蜂哲了一下。”

    “叶副书记,去年我和杨学胜,李大磨。罗海平四人合伙承包了庙坑乡的这座办公大楼。

    长的来米,宽达口米,高六层。前后都有一个房间外加中间一个三米宽的大过道。

    每层楼都有三个卫生间,一个大的两个小的。建筑总面积达的。平方左右。

    底下两层都是商铺,是集商铺、办公,住宿、开会于一体的大楼。靠政府内面还整理出了一个小花园和一个停车场子。

    当时预算是 函万,签定了合同。前期地基整平后庙坑乡政府先拔给我们刃万作为起动资金。

    这刃万到走到账了,第二期建到第三层时的再加刃万也到位了。

    可是后来一直到封顶,才再次拔了的万给们。说是乡政府没钱。就那样子从六月一直拖到了今天。

    我们多次来讨钱了都没弄到钱,整整还欠我们田万哪。叶副书记,你不就看见了,有些工人人家连饭都吃不上来讨点钱吃饭治病也是给逼的。”

    费蒙嘴很油,头头是道,毕竟是一个老包工头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柑,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8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