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二百零四章 惊人的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18 Views

    二过古马叉补交说道!“我也杳讨。他家里穷得叮锁响煦久消吐古川县劳动局办公室任一无权的小破主任,母亲就一小学教师。

    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读的都是名牌大学。听说为了他们哥妹几个读书家里还欠得有好几万块外债,说是家里出钱买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前段时间市委的周乾阳书记曾经拔了旧万块专款给他修天水坝子的路。到现在也没开工。

    不会是把那旧万块给挪去买了辆二手三菱显摆吧!看他那一身作派,完全就是个富家大公子行头。”

    叶茂才也有些纳闷这小子怎么会那么有钱,用手提,开三菱,抽中华。穿名牌子,不眼红都不行了。

    心里暗骂道:“妈的!老子买辆自行车都心痛,你到好,三菱都开起来了。老子连个轮胎都买不起。这都什么世道?其中肯定有猫腻,不然那钱难道天上砸下来的,我呸!作梦还差不多。”

    “呵呵!这事好办。”缪勇诡异的一笑不再说了,几人喝起酒来。

    不久铁明夏副镇长也到了春香酒楼。

    “老铁,祝贺你高升啊!”叶凡笑道,举起酒杯来碰了一杯。

    “更应该祝贺你高升副书记,这可是通往镇里书记,一把手的跳板。呵呵,”

    铁明夏由未入党委的副镇长这下子一跃击败肖长河和关西才进入了镇党委,说起来还是沾了叶凡的光。所以铁明夏内心还有些感激叶凡。

    现在总体来说两人都属于李洪驻的一派了,只是铁明夏还未进入李洪阳法眼,只是粘上了镇党委书记秦志明边角罢了。

    “同喜。”叶凡也开心多了。刚才失去党校“跨世纪英才班,后备干部学习的不快现在也消散了许多。

    从这件事上也让他认识到,官场上没有真正的铁竿上下属的。自己为李洪阳这个县委书记卖命。

    可是在关键时刻他还不是照样子要屈服于权势,把自己已经到手的“英才班。名额拔给了缪勇。关系随时在变,权钱比关系硬实多了,关系一般来说要屈服于权钱交易的。

    在官场上,作官的一方往往有的很亲的亲戚不帮,反而帮的是外人。就是因为外人送钱敢收,亲戚送钱为了面了肯定是不能收,收了怕被自家亲戚戳脊梁骨。

    不能收钱当然就不想给亲戚办事了,收了外人的钱当然就要帮外人办事了,所以,有时亲戚不如外人就是这般子的一个理儿。当然这些也是相对的。

    而且这次自己被古征华抓走后按理说李洪阳作为县委书记,应该早就得到了消息,可是自己被抓进了南溪镇受到了鞭刑李洪阳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连平时称兄道弟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周拍成也在装弄作哑的。真是有些诡异,有些人一试就出来了,普通朋友和铁竿的差别就在于此了。

    要不是李宣石带着天水坝子人闹事,也许李洪阳还会让自己再受一些苦的,不过也幸好卢伟和齐天跟在后面。

    说明李洪阳只是把自己当一枚有相当利用价值的棋子,违规抓自己的古征华到下了,从而乘机扶周拍成上位县局公安局局长之位。周拍成别看整天称兄道弟的。关键时玄估计也得屈服在领导的魔爪下。这世道,想找个铁竿难啊!什么事还的靠自己,不过卢伟和齐天还算不错!

    称得上是铁竿了,不过现在还没遇上利益纠葛,能否经受得住考验这事儿也难说,叶凡心里也没底。

    这些道真难,叶凡心头里又响起了《知音》这首歌,唉!人生难觅一知音啊!这个知音当然不光指男女方面。朋友也相当重要的。

    “老铁,咱们镇好像还调来了另外两个党委委员,听说都是女的,你见过吗?”叶凡问道。

    “见过了,那天宣布的时候来了一次就斑庙坑乡了,现在人事方案还没定下来,所以她们得暂时呆在庙坑乡看住那些个蠢蠢欲动的干部。

    如果有重大的事要党委决定时再通知她们回来开会。”铁明夏说道。“现在的党委会可是有些不好开。”

    “那是!一个公子哥,两个倒霉的乡长书记,被降了半级估计都窝尖着,不用脸子已经不错了!”

    赵铁海一脸的干笑,扫了一眼铁明夏说道:“嘿嘿!铁哥,听说那个叫贺雅芝的原庙坑乡的书记还是个单身女人,都快刃了。人也长得不错,白嫩嫩的像个心岁少女。”

    “兄弟,是不是打上鬼主意了。别说,还行。反正你老弟也快出岁了。飞酉口驯好。捞个姐姐做老婆会疼人,更幸福,实成着呢!哈哈哈”铁明夏扫了赵铁海一眼,眼神儿怪怪的,直盯着赵铁海鸡皮疙瘩拼命掉。

    “铁哥,我可没这个意思。我是想说那女人很风韵,细皮嫩肉的。很有修养、气质。

    听说还是“厦门大学。毕业的。最近还考上了研究生。所以,咱有屁的盼头,俺就一个高中毕业的土疙瘩,她哪瞧得上我这种粗不啦叽的骚人。

    倒是叶哥那“海江大学,的牌子特硬实,到还压她一畴,到是可以压上去的谈谈。

    不过叶哥估计会嫌她太老了一点。其实只是年龄大,人看上去一点都不老。

    怎么说呢!她身上有一股子古代那种大家闺秀的味儿。嘿嘿”赵铁涨脸都红了,这种脸皮厚如锅底子的**也会脸红,叶凡倒是觉得那女人肯定有些希奇,到也想见见。

    “好你个老赵同志,敢如此编排镇党委分管纪委的书记,赶明儿她回来我只要漏*点口风,你呀!吃不了就兜着走罗!”叶凡调侃道。

    “别!我服了你叶书记,咱跟你们不是同一个级数的。你们都是响当当的党委委员加实职副科。就我可怜,一个小正股。整天还得受那小缪子的气。真是难受。真惹我火起老子这所长不当了,看他管咋的!”

    赵铁海话语中略带酸味,把缪勇镇长取了个外号叫小缪子”都成太监了,叶凡实在想笑,看来赵铁海是很不吊缪勇的了。这样子可是好中,一乒勇惹着了堂堂的赵大所长以后要开展,作点有麻烦闹饵%※

    这也实在难怪他赵铁海会如此生气,一转业就在林泉镇派出所,经过几年艰苦挣扎才爬到所长之位。

    现在一合并这里可是个超级大所,近百来号警察。跟某些小县的整个公安局子差不多人,可是现在赵铁海一直想兼职提拔个副科级都难了。

    赵铁海本就窝着一肚皮的火。现在调来个公子哥镇长小缪子,时不时还把派出所当作自家的护院家丁样随意使唤着,估计口气方面也不容乐观。

    不要说赵铁海这个所长有些不满。就是他手下的警察也彼有怨言。

    可是敢怨不敢言啊,人家可是市里有靠山,还是分管纪委工作的,专门查处官员的。

    谁敢不服,闹不好什么时候纪委找上门来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所以。也难怪他心里有些不满意尽发牢骚。彼有股子怨妇的心态。

    “铁海,你先喝 琳,看看我能否帮上你的忙。”叶凡心里一动,觉得赵铁海这个人还不错。

    平时虽说说话有些粗野,人显的大大咧咧的,也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小毛病。比如也较好色,但此人较实成,对自己也不错。

    网毕业参加工作时来林泉镇最认识的就是他了,如果这次能帮他一点说不定以后他就是自己的铁竿圈内人了。

    因为前几天周拍成局长来探望叶凡时无意中聊到县公局党委里面好像是调走了一个”现在准备增补一个党委委员。

    当时自己也探了探口风说是想推荐一个朋友,周拍成想了想倒是点头说是如果符合条件的他去争取,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既然有这般好事了就该利用一下,再说前次周拍成能升上局长宝坐可是自己用皮肉之苦给他换来的,算起来他可是欠了自己一个大人情。

    人情这东东该利用时也得用,不用过期作废了。

    如果先把赵铁海这个所长弄进县公安局局党委去作个委员,虽说只是个普通的党委委员,级别也没提。

    在县局里面总算是占了一席之地,也有那神圣的一票。以后有提拔机会时这个头衔就很管用了,可以说是一个重磅底牌子。“中!”赵铁海二话没说,操起一瓶低度古井咕噜着一下子干进去了半瓶进去了。

    他知道叶凡的能量,那天叶凡在春香酒楼请客的场景让他差点震掉了下巴。

    市公局于建臣的关系跟他很铁,军队里也有关系。如果他肯替自己说说,没准儿自己还真是有点希望。

    喝完后赵铁海有些醉意了,说道:“叶哥,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啥事哼一句就走了,叫我赵铁海杀人去我眉头不皱一下!”

    “看看,才喝了半瓶就醉了,咱们都是党的干部,政府官员,能说杀人吗?”叶凡也不说二话,掏出电话当作铁明夏面打了起来。

    “周局吗?我是叶凡啊!前天晚上那事儿我给你说过了,那个人就是铁海,怎么样?”

    “呵呵!你老弟都给下命令了我还能不办吗?如果给于局知道了还不拔我的皮,说我亏待他这兄弟。

    好了!已经办妥了,你直接给铁海说一下,叫他明天到局里来,局党委要跟他谈谈。”周拍成笑道。心道:“总算是还了这小子一今天大人情,不然堵得慌。”

    “铁海,刚才周局跟我说了。叫我代传一下,明天到县局去,局党委要跟你谈话。先弄个局党委委员再说,以后有机会了再争取。”叶凡笑道。

    “真的!啊!我幸福死了。我得大醉才行,不然难受。”赵铁海劝啦一下站了起来,好像一下子好像陷入了疯狂之中,仰起头二话没说剩下的半瓶又下肚皮了。

    喝了一瓶半这下子彻底倒下了。弄得叶凡和铁明夏好生郁闷。本想把他给抬回去的,不过叶凡想了想还是把所里的民警招了两个来扶了回去。

    不过铁明夏在一旁可是暗暗心的。想道:“叶副书记的“能量。还真不敢小瞧,赵铁海想了几年的东西他一句话就给搞定了。

    人又如此年轻,以后前途绝对无量。我要不要学习赵铁海,刚才铁海就有表忠心的味道。

    虽说现在我跟他行政级别一样。但估计以后他绝对会升得快一些。到那个时候再想拉关系就显得太过功利性一些了。不过这事儿先观察一眸子看,关系可以慢慢拉,”

    铁明夏还是有些拉不下这个脸子,决定再等等。

    半夜!

    叶凡当然照老样子溜到了菜西施的酒楼,现在幕西施给他配了一把侧门钥匙,方便进出。

    网钻进三楼的厅中,发现居然还亮着粉红色的彩灯,朦胧中相当的暧昧。

    “嘿嘿!想不到春香也学会搞浪漫情调了,有味道。等下办起事来就更有味儿了,嘎嘎嘎

    叶凡心里淫荡的想着更是来了情趣。一想到春香那喷火的身体胯下那根玩意儿不争气地早就高扬起了头来,磨刀嗜嗜准备宰猪羊。

    轻轻的推开厅门,叶凡突然一动。孩子气上来了,想吓唬一下菜西施整点好玩的东西出来。

    发现菜西施正抱着一个枕头。身上盖着一床薄被子窝在沙发上还在专注的看着电视,看来是被什么狗血节目给迷住了。

    轻轻窜进了门,菜西施还没发现。因为叶凡施展开了轻身提纵术。所以身子轻盈了不少,基本上没在地板上发出声音来。

    手一按“咔嚓,开关,一声微响,最后那盏红色彩都给灭了。

    “谁!”在菜西施的惊呼声中,叶凡一个饿鹰扑食如大鸟飞到了她跟前,反手一转就把菜西施那喷香的身体搂进了怀中。

    菜西施突然之间被人抱住以为是遇上什么劫匪了,吓得身子骨一抖张嘴就想喊救命。

    可是叶凡那是什么身手,国术七段的下等大武师。既然要作弄一下菜西施了当然不会让她喊出声来。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78.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