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一百九十五章 铐走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87 Views

    江千林泉镇派出人叶几倒没拒绝,就当是搞杂务哦协不,了。

    今天选举有近烈口多名有选举权的村民投票,所以场面较大,人手太少也忙不过来。

    因为刑警也快到了,所以叶凡也就在办公室里等他们一起,不然不够礼貌。

    三人在办公室喝了一会茶,党政办的苏佳贞突然慌慌张张跑进来报信。喊道:“叶副镇长。王主任交待,县里来了几个警察,好像是来抓你在他们正在党政办,王主任先稳住他们,叫你快想办法。”

    叶凡听了一愣,心道难道道是水云居打人事件案发了。不过那天周小涛的事已经解决了,周长河作为一个纪委书记,又是县委常委。应该不会如此小人作派的。

    不过当时在现场的听说还有组织部长费默的儿子费文远,不会是他搞的鬼吧?

    不过也不像,我当时好像没跟他没起什么冲突。最有可能的就是王小波了,当时那小子用了一个大号盘子来砸我。

    被我随手砸碎并乘机下了阴手,把那子弄碍手上尽是血。不过我当时也有分寸,最多缝十几针就没事了。

    从法律角度上来说我这是自卫。不过听说王小波的二叔在市财政局任副局长,他如果要整出什么么蛾子也说不准。

    想到这些叶凡心里有了底,说道:“佳贞,不用慌张,你给王主任说一下,叫警察过来。”

    “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卢伟和齐天倒也不显慌张。

    叶凡把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三人悠闲的喝着茶,倒想看看什么人来抓,心里到有点好奇。

    按理说事情还没查清前县公安局应该最多是传讯叶凡调查取证,何况叶凡可是一个副镇长,而且还是党委委员。

    估计要抓还得经过政法委书记王昌然批准才行。怎么一来就要抓人。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是有人想整叶凡。

    不久!

    进来六个,警察,全副武装的来势汹汹,看来是铁心要拿下叶凡问罪了。

    王元成有些担心的样子走在前面,陪着笑脸。见到叶凡指着一个高大威猛、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子介绍道:“叶副镇长,这位是县公安局来的古征华副局长。说是,说是”王元成好像有些为难,说不出口。

    “是不是说我犯事了要来抓我?”叶凡淡淡的笑了笑一点也不慌张。

    “你知道就好,哼!叶副镇长,作为林泉大镇的副镇长,也要注意政府官员形象。怎么能利用手中权力胡乱动手致人伤残,你这是犯罪知道吗?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时不起了,镝起来,带回局里。”

    古征华根本就不容叶凡辩解。大义凛然样子可鉴日月,一锤子定音把屎盆子全扣在了叶凡身上。

    这时叶凡的办公室门口走廊上站满了各个科室的工作人员,表情各不一样。

    有惊讶,有怀疑,六层左右是兴哉乐祸,特别是刘驰和肖长河等人,在走廊上叽叽歪歪凑一堆低语着。

    “刘主任,这难道是真的?想不到。”一个男子轻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没看见,县局的古副局长亲自出马了还假得了。再说要对一个副镇长下手没有分管领导点头谁敢乱来。这事是板上钉钉了,证所确凿,是利用职权犯罪。知道不?”

    刘驰淡淡一笑,喜色溢于言表。叶凡的连升二级是高歌猛进,弄的刘驰是差点把自己的牙都给酸掉了。

    而且最近撤乡并镇后自己这个综治办主任的位能否保住都是个未知数。刘驰心焦如火啊!

    现在见叶凡要被抓心里就像是冬天里突然捧上了一杯热腾腾的茶一般那是热乎乎的。

    肖长河作为分管城建方面的副镇长,当然更是希望叶凡就此倒下。自己也可以再次卯足劲头跟另外几个副职,再抢一次党委委员这个,惑人的大面包的。

    “慢着!古副局长,作为公安局。办案也要讲求证据,没有证据怎么能随便抓人,请出示逮捕证。”

    叶凡心里窝火了,妈的!还没调查取证就要抓人,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真是一软抑子好捏是不是?这事怎么周拍成老哥一点信儿都没告诉我,按理说这么大的事他应该知道。不过也说不准,他们分管的不一样。

    估计这个姓古的应该没有逮捕证,昨天部副检长还跟我一起吃饭的。如果是私自下来抓人老子今天就要让你下得来回不去。娘的,害的老子在林集镇这般丢脸。

    “逮捕证正在办理,事实已经确凿,到县里我们可以给你看。”旁边一个瘦脸警察插话解释道。

    “对不起了,没有逮捕证你们这是扰乱我工常的工作。我要向县局王局长提出上诉。”

    叶凡口气也强硬了起来,知道这次估计还是古征华这个副局长暗地里使的么蛾子。

    肯定没请示过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局长王昌然。王局长作为李洪阳的手下,跟自己是同一派系的。

    即便是自己真的犯事了估计也会事先知会一下,作个准备好应对。绝不会这般连个口讯都没有。

    “请示,还上诉,随便。不过今天你得跟我们走了。真于工作,自有人替你做的,钙上!如果胆敢阻拦就是防碍公务,如果动手就是袭警。”

    古征华声音特别的大。再加上一身瑰梧的身材更显得威风异常,活像一尊天神。

    昨天早上,市财政局副局长王天亮亲自打来电话,要求严办凶手叶凡。

    并且当场许诺,如果古征华能办成事以后他跟周拍成争局长宝座时他可以利用市局的财权助自己一把之力。

    王天亮作为市财政局的第一副局长手中握着的实权可不弄个二三百万还是行的。

    现在听说王昌然有录离公安局长只任政法委书记的传说,古征华作为分管治安的副局长当然也老早就盯着局长宝座了。

    所以周拍成上成了他的死对头。既然王天亮亲自开口了古征华怎么不会大欢喜。

    有了王副局长的鼎力支持,到时人家市财政局砸下一二百万来估计县委书记李洪阳呵呵简直就是今天大的馅饼,古征华当时根松箱双浑虑过什么,爽快的答应了。

    下午经过查证,居然安现周拍成也在场。好像跟叶凡关系还不错,这下子真是今天大的异外发现。

    这正好是打击周拍成的好机会,如果这事能办成铁案,周拍成差不多就成了帮凶。

    至少有点读职表现,虽说是下班时间了,你周副局长也不能眼巴巴见人家王小波被打伤还放走了凶手。

    所以古征华就秘密行事了,今天早上老早就起了床赶来林泉,就是想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闪电般镝了叶凡,带回去还怕你不招。

    老子有的是法子让你招,没罪也能整出个罪来。并且当时叶凡出手的分寸也很难讲清楚孰是孰非的。

    自卫这个概念就较模糊了,也可以说成是主动动手。其实在古征华的眼里就是叶凡主动攻击的,根本就没有自卫这个概念。

    这就是先入为主和王副局长的钱以及县局局长宝座等事儿在作怪,他是想以叶凡为跳板打击周拍成这个老冤家,猪油蒙了双眼就是这种表现。

    特别是这事儿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周拍成和王昌然局长知晓,只要让叶凡承认了罪签了字,铁证如山他们想翻也难翻了。

    后面两个警察提着锃亮的手镑还在手上撞得锁锁脆响着扑了上来,手伸开就想拿人。

    “住手!古副局长,今天我要到天水坝子主持选举,有啥事等回来再说怎么样?”叶凡觉得还是先把天水坝子的事给办了最好,别拖得几天又出什么么蛾子就麻烦了。

    “还愣着干什么?一个,副镇长。你们就怕啦!镝上。”古征华一意孤行根本就听不进劝,见二个手下一听说天水坝子愣神了没行动。气得脸一下子放了下来喝叱道。

    “住手!”这时外面突然冲进一人来,原来是赵铁海,“古副局长。今天叶副镇长要主持选举的事,不可担搁了。有事以后再说怎么样?”

    “赵所长,这事绝不能通融,人家都已经告到市局了。不是我古征华不给你面子,这事没得商量,带走!”古征华愣神了几秒后又把赵铁海这所长给驳回去了。

    “妈的!真想玩是不是,以前好像听这周哥说过这古征华在局里跟他不怎么对付。今天这事儿说不准还是冲着周哥去的,当时周哥也

    场。

    我只是一棋子罢了,格老子的。既然要玩就玩个大的,玩得你下不了台才刺激。”

    叶凡心里恼火不已,这明显的违禁拘押这姓古的倒说得冠冕堂皇的。决定跟他好好玩玩,天水坝子的选举推几天没事。

    毕竟年轻人心性,其实齐天和卢伟早就忍不住想发作了,不过都被叶凡使眼神制止了。“来!戴上!古征华,你今天抓我容易想要送我回来就难了,咱们好生瞧瞧。

    叶凡淡淡一笑自动伸出了双手,戴上手锋后轻轻在卢伟肩膀上叩了。道:“那个掰手腕跟你扯平的家伙还行啊!我先去了,不用担心。”

    叶凡在镇政府作人员的目瞪口呆中被抓走了,网走到楼梯口宋宁江副书记从楼下冲了上来,拦住人道:“古副局长,今天是特别日子,等选举完后再处理不迟。”

    因为秦志明昨晚上连夜赶到乡下亲威家去了,听说有个叔伯过逝了。虽说现在才7点多,但蔡大江其实早从刘驰处了解到了情况。他是故意赖在床上不起来,反正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即便是县里领导知道了也怪不了自己。

    心道最好把这小子搞得臭如茅坑里的烂石头。这一闹估计这小子就完了,以后还想进步,屁的进步,哈哈哈,,

    “对不起宋副书记,我是执行公务,走!”古征华斜了宋宁江一眼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一挥手侧身走了,车子一冒烟几辆警车拉着警报呼啸着扬长而去。

    “天水坝子跟我掰过手腕的好像只有李宣石,嗯!大哥是叫我找宣石。到底搞什么鬼,我直接亮出这个队长身份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还要去弄这些弯弯路子干什么?

    李宣石又不是当官的,能帮他什么忙,奇怪!”卢伟嘴里念叨着传呼了李宣石,不一会来了电话。

    “宣石,叶大哥被抓走了。他是因为”卢伟把来龙去脉给李宣石快速说了一遍。

    “***!不想活了,敢抓叶哥。等着!等着!妈的!不给点厉害给他们尝尝真把咱天水坝子人当作继泥糊了

    李宣石听了勃然大怒,差点喷血。他正在选举现场。当时场上已经来了五六千人,密密麻麻全是人。

    李宣石立即把叶伟强、吴天岭、张居水三个带头人找来了,四人商量了一会儿。另外三人听了也是气愤不已。四人这一合计,决定要给县上一个下马威。

    李宣石拿起打了招呼从景阳林场特别借来的扩音筒叫道:“乡亲们。叶副镇长对咱们村好不好?”

    “好!这还用说。”上千人齐声喊道。

    “大家可能还不知道,过段时间咱们这条路就要全面修理了,听说叶副镇长为了咱们村能修路,跑断了腿。

    前次天水坝子不是来了几个杀人犯,其中的二个人就是被叶副镇长杀死的。后来有个富人捐了二百万。就是看在叶副镇长面上的。叶副镇长说了,咱们这条路很可能是旧米宽的拍油路,拍油路啊。咱们村以后不用再因为这条路死人了日”李宣石网讲到这里人群里更是发出如潮般的叫好声。

    “叶副镇长是好人啊!”

    “叶副镇长是一个真正的好官,不贪很正直,为了村子还敢跟歹徒拼余”

    人群中议论不已。

    “好!大家静一静。叶副镇长说了,不把路修成就回家卖红薯,当时离开时大家都听说了。

    不过今天发生了一件事,在县上水云居,叶副镇长为了救一个弱女子跟一个歹徒拼斗,因为当时那个歹徒要求人家一个女的老板陪酒还陪睡。什么玩意儿,简直就是牛氓。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6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