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佬云集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览次数:117 Views

    本章。明天第 更也是,算是补偿各位大眨引州响子跳章的章节,对不起了,狗子最近太忙了一点,看花了眼。现在是麻烦“满江大大。给改过来了,因为题目作者改不了”

    “没关系,只是下来随便走走。小叶能把精力放在纸厂改革上很好。盘活了纸厂我给你请功,来小叶。给你介绍一下,咱们县纪委的周书记。”

    肖竣臣说道,话中味道有点怪。叶凡感觉到了。心里一惊暗想道:“糟糕!周书记不是周小涛的父亲吗?当时于哥提醒过我的。这下子找上门来了,难道是来问罪的。要知道周小涛当时也挺惨的,自己就是其中主事人之一,后为被媚儿的哥谢逊抓走了,那小子应该送回去了

    “小叶同志不错嘛!”正在叶凡胡思乱想着时,想不到周长河倒是先开口了,扫了叶凡一眼,自有一股子凌厉的官威副向了叶凡。

    叶凡心里暗暗嘀咕:“难怪作官的都怕纪委书记,好像其人身上带着一股子杀气似的。这种杀气跟军人的那股子铁血气息有点类似。但又不一样。”

    “欢迎周书记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咱们林泉指导工作,各位领导请坐。先喝茶。”叶凡愣神了几秒后行气一圈子恢复了平静,并没显得多么的慌张。跟蔡大江点了点头打了招呼。

    周长河心里却不是个滋味,事发后周长河仔细地了解过情况,知道这事还敢林泉镇的一个姓叶的副镇长扯上了关系。

    当时那姓叶的毛头小子就是一个强悍的帮凶,自己儿子好像还被他打过。心里那个窝火劲头直冒,可惜暂时发作不得。

    这是为什么呢?周长河堂堂一个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官员们见之如老鼠见了猫的大人物怎么会对叶凡如此客气?

    这还得说说周小涛的营救之事。当时肖竣臣被周长河的老婆,也就是自己的远房堂姐肖怀月给哭得挠心不已。

    后来给老婆曹珍丽使了个眼神儿。曹珍丽心领袖会,当作肖怀月面给自己的小叔,也就是墨香市军分区的参谋长,上校肖劲松打了电话。

    把周小涛被鱼阳县羊头峰雷达基地谢逊营长抓长之事给说了一遍。当时小叔肖劲松听说周小涛应该也算是曹珍丽的侄儿。

    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珍丽。不是小叔不肯帮你,那个谢逊我也晓得,脾气特别的暴,人称金毛吼狮谢逊。

    上次一点小事咱们军分区司令还被他吼了几句,最主要的是羊头峰基地不属于我们墨香市地方军分区管辖,是直属于在粤东省花州市的岭南大军区管辖。

    所以,人家未必会卖我这一参谋长的帐,这事真没办法。我看你还是直接找那个谢逊的妹妹谢媚儿姑娘解决算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涛这次做得的确太过份了。

    水云居那个地方我也知道,是驻守在羊头峰基地的一些军官家属合股起来开的一个餐饮场所,是正规经营。

    小涛是惹人家家属,还敢逼着人家陪什么的,打人砸店。哼!要是遇上我也会把他给抓起来的,太不像话了说完后肖劲松就挂了电话,不但没帮上忙倒还被他了一顿。差点 没把当时在场也听见了的肖怀玉给气晕过去。

    因为曹珍丽很聪明,当时用的是免提键。意思是我尽力了,不是不帮,是帮不了,你自己儿子太混帐了。

    其实肖劲松不是帮不了,是不帮。肖劲松好歹也是一位上校级别参谋长,虽说不能直管,但军队之间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

    肖劲松是听说周小涛去逼迫军官家属陪酒陪什么的那是生气了,因为肖劲松自己就是一正宗的军官嘛,也有家属的,如果真的厚着脸皮打电话给谢逊的话估计也会落个人情的。

    周长河从医院出来后再三想过,觉得如果直接去找谢媚儿拉不下这个脸子。毕竟自己是一县之高高在上的纪委书记,以后还有何脸面作人。教县里官员。

    所以采取了个迂回战术,转而求其次想从谢媚占的干弟弟叶凡这里打通关节。

    谢媚儿不属于体制中人。即便是周长河去找她人家未必搭理,而且女人这个东西容易记仇,如果撒起泼来劈头盖脸的骂了周长河那可是丢脸丢尽了。

    叶凡就不一样了,他好歹也还算是自己手下,总得给自己一点面子。

    人要能做到能屈能伸,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先低低头。以后会有收拾你这小子的机会,就是当时周长河的想法。

    所以今天肖竣臣到林集镇来检查工作,周长河表示也想到林泉来看看纪委工作开展的怎么样。

    当然,肖竣臣是什么人,官场老油子。一眼就看穿了周长河这个算是姐夫的人心里打的小算盘。

    当然,他也不会说破的,装着不知跟周长河一起到了林泉。周长河本想等晚上小叭汁跟叶几好好聊聊,谁知叶几自个几送卜门来请秦志卿咯腻,因此也顺水推舟就来了。

    在一个角落处,肖竣臣把叶凡拉的来正聊天。

    小叶,有个事我得说说你了。年轻人太冲动不好,你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副镇长了,还是党委委员。

    你的一言一行可就代表着林泉镇,代表着咱们党的干部形象。遇事时要三思而后行,尽量克制着点。当然,年轻人有些火气也是正常的。有火气就有干劲是不是?”

    “是肖副县长,以后我会注意的,您讲得对。”叶凡点着头明白了肖竣臣肯定指的就是自己在水云居打人的事。

    “明白了就好,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是不是?所以这事儿过去了就算了。”肖竣臣意有所指。

    “我晓得肖副县长,这事儿我早就忘了。”叶凡赶紧表态。

    “好!好!忘得好啊!”肖竣臣连声赞道,转眼扫了叶凡一眼眼神缓了许多,“不过现在小涛还在羊头峰基地,这事儿有点麻烦。谢媚儿不是你干姐吗?呵呵,不说了,不说了。”

    “原来是为周长河的混帐儿子周小涛作说客来了。”叶凡恍然大悟。

    心里也挺惊讶,难道周小涛还被关在羊头峰基地,那小子估计被谢逊给整惨了。算了。等下媚儿也要来吃饭,正好给她说一下此事就结了。

    大家聊了近半个小时,秦志明开着玩笑道:“叶副,啥时上菜啊,五点多了,咱们的五脏庙可是要造反了。”

    “对不起啊各位领导,还有三拔客人十几分钟后就到,要不咱们先上菜。”叶凡说道。

    “噢!还有客人,是谁啊叶哥?”齐天忍不住问道。

    “暂时保密。”叶凡神秘的说道。

    “哈哈哈,叶兄弟,我来也!”老远就听见了财神哥赵柄健的大嗓门。

    叶凡向大家使了个眼神在屋里回到:“赵哥到了,请进!”

    因为包厢门是斜着条缝开着的。所以声音还是听得见。赵柄健“吱嘎。一声粗着嗓子大力推开了包间门,正想再叫一声一眼望看见常委副县长肖竣臣和纪委书记周长河身子。

    突然间整个人石化了,嘴巴张得老大如一尊**石雕硬生生把话给憋进了肚皮,所以那形象特别的滑稽。

    “我”我说叶兄弟,咋”啊”肖副县长,周书记,您们也在啊!”赵柄健回过神来赶紧小跑着上前打着招呼,一脸的尴尬。

    哈哈哈,,

    又是一眸子哄堂大笑,“没事赵哥。已经有先来者像你一样了 就是赵大炮铁海同志,跟你同姓。看来这是赵姓的优点,呵呵”叶凡调笑道。

    “好!好!我总算前面有个垫背的了。”赵柄健舔着脸,面上神情好了许多,后面的张新辉副县长也赶紧上前见礼。口分钟后,客人又到了。

    于建臣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包间,其中只有他的小舅子,也就是国安局的副局长范宏网叶凡知道,其它的都不认识。

    不过肖竣臣和周长河以及郑轻旺早就挤到了门边迎接去了,王新辉副县长动作慢了点和叶凡一起被他们一冲给挤到了角落处。

    叶凡当然是一脸的郁闷:“这到底咋回事儿,我这主人不管事了?”

    一番握手下来,于建臣笑眯眯的把叶凡给拉了过来说道:“来叶老弟。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这位是咱们墨香市组织部的曹副部长,他可是常务副部长。这位是市经贸委的贾副主任

    蔡大江算是彻底震憾了,不光是他。就是秦志明和肖竣臣以及周长河,郑菲旺等人都在心底里暗自从新估量叶凡了。

    心里也是极为纳闷:“这小子的。一个副镇长,凭什么有这么大的人脉关系,而且好像都是些实权人物。”

    “曹部长好,贾主任好”叶凡略显谦恭的打着招呼。当然,于建臣也是一翻好意,所以极力把他们给拉来了先混个脸熟。

    “小叶同志,听于局长说是你这个小兄弟很不错!中午吃饭时一直在酒桌上吹嘘啊!呵呵”你是不是送过他几条好烟,几瓶好酒。”曹副部长也开起了玩笑。

    “那倒没有,倒是揩油过于哥几餐饭,嘿嘿!”叶凡轻松的回答道。

    “噢!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于局长今天早上已经走马上任咱们墨香市公安局局长宝座了。这我就不明白了,于局长一个市局局长,堂堂的正处级大员,怎么反被你揩油?”曹副部长不放手继续笑着追问。

    “于哥,好啊!升官了也不说一句。是不是怕我再次揩油吃穷了你这大局长?”

    叶凡乘机祝贺道,把手一招卢伟和齐天走了过来,叶凡介绍道:“于哥,这俩位也是我的兄弟,卢伟,他还是你的手下。这位是齐天,你知道。”

    “卢队长我当然知道了,咱们市局网,制爪凶年轻有为的刑警队队不到跟你小子坏扯卜了关烁。么时候派人打入了我们市局内部咱还不知道,哈哈,以后得防着点 别背后被你小子阴了。齐天老弟,欢迎你。”

    于建臣非常的客气,他知道叶凡的这两个朋友底细,可不简单的。

    屋中其他人也在暗暗猜测着齐天的身份。对于卢伟此人,面相看去如此年轻,居然高居市局刑警队队长一职许多人也是暗暗吃惊。在华夏有如果能耐的人其背后的靠山是深不可测,要知道在华夏官场没有深厚的人脉想坐上市局刑警队长一职。而且是如此年轻绝不可能的。

    刚才周长河觉得自己放下脸来找叶凡是给他面子,现在见叶凡跟市公安局局长称兄道弟的,而且市委组织部的曹副部长也聊得火热。自己这个县纪委书记倒给撂到了一边。心里在震惊的同时也是不是个滋味,酸酸的苦涩。

    “大家请上座。”知道谢娓儿到林泉了叶凡招呼大家坐上了桌子,先是上了几盘不菜。

    大家还没动筷子谢媚儿已经笑盈盈的推开了包厢门,当一眼扫去发现满满的居然有一屋子人也给吓了一跳。

    其中肖竣臣和周长河以及周拍成、郜副检等人她也认识。手捂在樱桃小口上像一只受了突然惊吓的可爱精灵,脸色突然的红了起来。

    今天的谢媚儿换了一身粉红色的套裙,云鬓平挽真像个来敬酒的小媳妇,再加上脸蛋上的红晕更显得迷人心醉不已。

    叶凡站在距他三米远的地方人也暂时性呆了,狂吞口水,心底里一股强烈火热,已经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就快暴发了。

    就这样子一个站门口一个站在门内互相对望着,屋内人全都眼神怪怪的在俩人之间扫来扫去,傻子也会猜得到大家在想什么。

    小丫头,你发什么愣?老把我堵门口,饭都不让吃是不是?”后面一个略来磁性的浑厚中音男声突然响起了,慌得于建臣和曹副部长都站了起来,郑轻旺以及肖竣臣、周长河也不例外,一个个全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是“跳,而不是站了,速度非常的快。

    至于说秦志明、蔡大江一伙乡镇长之流只是随大流,心里也在嘀味不知谢媚儿身后站着的男子是什么来头,绝对属于大佬级别的,不然于建臣和曹副部长为何会这般的谦恭?

    要知道于建臣可是堂堂的市局局长,以后干得几年后有了成绩是可以兼政法委书记入常委的。

    而曹万年更是不得了,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管一市几万官员的帽子的。一扶正就是常委了,两人都是手握一方权柄的实权级人物。

    “小叔,我就是不让你吃饭。哼!”谢媚儿生气了,侧身让过小叔在一边生闷气。

    “媚儿,这位是”叶凡望着那个身材相当高大有形的男子问道,是想拉下话打个圆场。

    “我小叔,有啥了不起,不就一个副书记,哼哼哼!”谢媚儿突然来气了,倒是连哼三声,逗得大家都想笑,不过谁也不敢笑就那样子憋着,脸上肌肉鼓动着样子全古怪。

    就连跟在后面的哥哥谢逊也在暗的里偷笑不已。要知道谢家人见严肃的小叔都有些害怕,打心眼里畏惧,只有自己这个小妹不怕他。

    “呵呵呵,我们媚儿小姑娘生气了,小叔投降了行不行?”那中年男子终于逗乐了谢媚儿。

    扫了叶凡一眼问道:“你就是媚儿经常提到的那个干弟弟,噢!不对,好像媚儿最近又改口叫你什么来着,我想想。

    嗯!“凡哥”了不起啊小伙子,我们家媚儿可是天上的小仙女,小公主,从小到大连我都被他欺负过,不简单。

    能让这个狂傲的小丫头喊声哥哥的人除了她的亲哥外就没别人了,你是头一个。哈哈哈,”

    “谢”谢副书记,哪里的话,我当时只是掺了大运,踩”踩中狗屎了。

    ”叶凡感觉今天这舌头有些不好使。总是绕弯弯似的,不小心连狗屎都给说出来了。

    “什么意思,狗屎,你”你敢说我是那个狗,”谢媚儿生气了。直瞪着叶凡了,吓得他一锣嗦。

    赶紧辩解道:“媚儿,不是踩你。是踩”唉!说不清了,来!入坐!”叶凡想了想干脆不解释了。越解越乱,一拉谢媚儿邀请大家入座。笑道。于建臣等人正想上前见礼,身子居然被从谢副书记后面突然钻出来的谢逊少校这只金毛狮吼给撞开了。

    他一下子冲到齐天跟前“啪,地立正,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报告首长,羊头峰少校营长谢逊向你问好。”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63.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