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关东军的秘密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1    阅览次数:120 Views

    更到,感谢“引钥 次也就是“忘忧草”帅骚哥的打赏只叭7更是专门为他上传的,俺是被他逼着上传的,我苦!同时感谢所有订阅支持狗子的兄弟,谢谢!

    吃过早餐后五人下到了楼下,叶凡开车把四女送到了学校门口。打开后备箱后从里面掏出了那个粉红色的小巧昭机递给妹妹道:“妹,哥送你的礼物。以后方便联系,这是我手提号码,有事打电话来。”

    叶凡说着顺手还塞了一千块钱给小妹,他也不想给太多,给太多了人的**是无止境的,反而怕害了小妹。

    转头对四女说道:“你们都过来,既然都叫我哥了作哥的也得给各位干妹妹一些礼物是不是?顺手掏出了几个精美的小巧盒子递了过去。

    “哥,不要了,你留着送人吧。”叶紫衣玩着昭机高兴不已。对包失去了兴趣。

    “我看看什么牌子的,欣赏一下咱们叶哥送人的烂包包

    范飘飘很会赶新潮,接过一盒子小心地打开了,顿时傻眼了,说好听点就是双眼发直的那种。

    嘴里喃喃道:“家族中阳。小巧形的。啧啧,叶哥,这包一只要好几千呢!听说几万的都有。”

    范飘飘这下子可是爱不释手,轻轻抚着舍不得放下了。听她这么一喊,原来不识货的另外三女也围好了过来。

    “啧啧,这做工,这款式,这料子”。四女叽叽喳喳评头论足开始了。

    “算啦!你们不是说不要,收起来我要走了叶凡故意耍大牌了,就要装起来走人。

    “想得美!就当是赔我同学被你白看了的精神损失费,她们可是不能被你白看的叶紫衣狡猾的眨了眨眼,一把抢过了四个包包每女塞了一个几人嘻嘻哈哈着跑了,此地就留下了一脸发怔,拼命噢着那股子将在消逝的淡淡暗香的某猪。

    “唉!亏大发了叶凡摇了摇头开着车直奔墨香市而去。到底谁亏谁赚谁也说不清了,不过叶凡倒是希望这样的亏本生意再多做上几次。

    三个小时后到了墨香,在于建臣帮助下直接见到了陈啸天。这老头子最近好像精神状态又好了一些,听说他老婆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再加上拜了叶凡为主后有希望拿回师傅的玉佩所以心事倒是落下了一些。人这个东西,有时就最怕的就是没有盼头,有了希望就有了盼头。

    以前陈啸天对于自己能否从陈无波处夺回师傅临死前还一直喊着的玉佩可不抱什么希望。

    那个时候的陈啸天还是一位七段开源境的下等大武师。可是陈无波是什么人,国内国术境的泰斗级人物,八段开源境的中等大武师。此老经过七八十年修炼苦锤,内劲估计纯厚到了快达到化气作水滴的地步了。

    听说内劲九段的高手在达到“纯化。境界后,突破到“先天尊者。之境时丹田内的内劲之气会化用像液体一样的东西。

    从物理学常识来说,一滴水气化后估计能膨胀成一屋子气体。所以内劲化液当然贮存的内劲之气就更多了,而且质量提高。

    一个突破先天的尊者可以轻松拍死几个内劲九段的国术大师。据说就连子弹都能利用身体内溢出的丝丝先天内劲滑过躲过去使其不再受到伤害。

    而先天前即便是九段高手都无法跟子弹相搞衡,不过人也较灵敏,像那个级数的超级国术高手子弹也很难射中他们了,除非绑在铁镣上还差不多。

    两相一对比,陈啸天对于夺回玉佩之事可是不抱什么希望了,现在叶凡,一今年仅 8岁的七段高手,却是燃起了他的熊熊希望之火。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去拜一个毛头小子为主公。这其中都是一些利益关系在纠葛着,其中的弯弯道道说起来也很难说清楚,这世上没有傻子。

    叶凡也知晓这一点,所以后来才会唉叹自己是入了陈啸天的套。

    其实陈啸天挖的这个坑叶凡即便是事先知道他也想跳下去。因为能收一个暂时退到六段的高手也太难得了。作用以后肯定是有的。而且功办高了去挑战一下国术泰斗陈无波也挺刺激的,作为高手,争勇好胜正常,没有这此番心思人就会停止不前甚至退后了。

    安逸的生活是毒药这句话也有一定道理的。

    “您来啦公子。”陈啸天因为被绑在钢铸的椅子上无法行礼就用嘴代替点了点头。

    “陈老,我想把你尽快的救出来。不过国家有法律的,你这事估计得判个几年了。不过我问过圈内人士,说是如果有重大立功表现也许能减轻不少刑期。我想你也不愿在牢里度过几年无聊的时先,

    “重大立功,我想想阿啸天半眯眼开始在头脑中捋着自己的记忆。

    良久!

    陈啸天睁开了眼,摇了摇头,有些苦涩样子道:“我除了苦练内劲外基本上都是足不出户,这些年来就是生活方面也是我的内人杨素梅在打理。就靠她种点地。会织一些手工针线活赚些钱来养家,唉!我是心里有愧啊!为了师傅的玉佩,我对不起她

    “真的就没一点重大事,比如说你不知道的事,也许你师傅有说过的也行。”叶凡把思路往远方引去。

    “那我再想想师傅的话陈啸天这次干脆闭上了眼睛专注的在大脑中搜找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终于睁开了眼睛,有些不确定样子说道:“公子 我以前倒是听师傅陈和峰唠瞌过一件事,也不知算不算功劳,只是年代很久了

    “噢!快说来听听叶凡也来了兴趣,陈啸天师傅是一再术大师,他知道的也许还真算得上大秘密。

    “那是 晒年的事了,当时听师傅说是小偻国鬼子战败了宣布投降。过后不久小偻那些杂碎的关东军兵鬼子全往本国撤走了,师傅恰好去长白山采药。

    那地方特别的冷,全是由粗面岩石组成,夏季白岩裸露,冬季白雪皑皑,终年常白,据说是多次火山喷发而成。森林茂密,胜产红松、鱼鳞松、沙松、鹅耳杨、枷,

    是咱们华夏国重要的林区之一,林间有梅花鹿、招、东北虎等珍贵动物,以及人参等药材,招皮、鹿耸也多。

    师傅采完药在回来的路上,当时路过长白山一个叫望魂崖的地方,那地方有点像是一今天坑,发现里面鬼鬼崇崇的有几个身着破烂衣服的小偻国鬼子在活动。

    后来偷偷靠近后才知道是小偻国的什么秘密组织,叫什么“红亚刀流会。其中一个瘦瘦的矮子小偻人还叫出了“”岛一机。的名字。

    好像是在商量撤退的事,当时师傅想到小偻国鬼子的可恶,一气之下乘他们不备冲了过去几番拳脚下来,那几个卜偻人全痛嚎于地,折骨断腿估计即便能活着也全残了。

    当年师傅也能听懂一小部分小偻语言。大部分都是猜的。回来后也就忘了那事儿,二十来年过后在闲聊采药时跟我提过。

    都几十年了估计也算不上秘密了,听说那个时候小偻人在咱们华夏建了许多秘密组织,后来都被解放军的情报机构给灭了。唉”

    岛一机,倒真是日本人名字。望魂崖你知道具体位置没有?”叶凡问道。

    “不知道,都是听师傅闲聊的,我也没去过。也许是长白山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地方,那样子的话恐怕也难找到。师傅当时好像还说是发现在望魂崖隐隐有一个秘密洞,也许就是小偻鬼子的据点,不太清楚。

    算啦,大不了吃几年牢饭就走了,我内人就麻烦公子帮助照顾几年了。她手很勤的,什么活都会,而且织得一手的织绣,以前出身于苏州名门杨家。

    比我还小十来岁,后来硬要跟着我就跟家里断了联系,唉!几十年了,我对不起她,希望公子

    陈啸天现在倒是有些后悔,自己太痴迷于练功了。妻子作为名门千金跟着自己一天福也没享受过,干的全是乡下人的一些粗疙瘩活计。

    “不用说了陈老,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不过我希望这次的事能帮上你,你自己照顾她更好,让她也享享福。”叶凡截了他的话。

    “谢谢!谢谢”陈啸天这次倒真有些动情了,嘴唇有点颤颤。

    “哐锁。一声连人带椅翻着向叶凡拜了下去,叶凡赶紧跑了过去扶了起来。这种特制的钢铸椅子有五六百斤重,如果是普通人跟本就翻不动,如果翻转了下来估计会受伤,不过这椅子地盘很重,很稳的。

    陈啸天是拼了全身劲力才弄倒了椅子,怕不是要上千斤力劲了。陈啸天腿被击中两枪,子弹是挖出来了,不过伤还未全好,所以还捆着绑带子。

    这一使力红色的鲜血又开始溢出来了,时凡赶紧叫来了武警送到医务室去。

    叶凡也很大方,再加上身着警服,每个武警都是两包中华,交待大家不可再折磨陈老头。

    当然大家对陈啸天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当时二包中华可以抵得上近 0天的工资。武警们抽的全是一块多钱的大前门,这两包中华倒是可以换上几条了,够解决一个月烟钱了。

    出了看守所,叶凡一直在思考这事到底该向谁说。按理说如果真有这种神秘组织的话估计应该是属于国安的范畴。,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巾缸比章羊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12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