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逝去的情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1    阅览次数:128 Views

    “狼铛谷,若梦的父亲叶水根不是在狼铛崖摔死的吗?难道那狼铛崖就在狼铛谷里。也许叶水根的死就跟那片原始老林子有关系,什么时候得去瞧瞧。”

    叶凡心思电转,决定先探探郑轻旺口风,“听说狼铛谷中有个狼铛崖风景不错,啥时郑场长带我们去玩玩。我想那里既然是原始老林子,应该有许多大块头山货,叫赵哥弄几杆枪去刺激一下。”

    叶凡装着非常随意样子说完后却是偷偷的窥视着郑轻旺的面色。

    “嗯!那地儿的确有名。我们林场人都知道,不过那地儿经常有小牛犊一般大的野猪出没,一般人都不敢去。曾经还有人被野猪咬死过。至于说猎枪我们林场倒有几竿,等有空了大家约个时间把铁海叫上咱们一起去打猎。很刺激的,哈哈……”郑轻旺倒是来了兴致,他的表现令叶凡非常的失望。

    心道:“狗日的,隐藏得够深啊。在那个地方害死了若梦的爹居然面不改色。这姓郑的是一老江湖了,面上文弱骨子里却是老奸巨滑,咱得提防着点。”

    叶凡心里暗惊不已。认为郑轻旺的素质太高了,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自已这嫩鸟能抗衡的,只能慢慢期待来日方长了。

    “狗日的,我就不信你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老天眼睁得很大的,先跟他混熟了再说。”叶凡心里愤骂不已。

    看了下表发现快10点了,叶凡提出告辞。因为他还要赶去天水坝子。一些事要跟段海和春水交待一下,明天就要赶去水州了。关于高科技纸的事要去海大谈谈交易,顺便想探探南宫锦辰的事。经过初步分析,叶凡认为能否让南宫鸿策下决心吞下鱼阳纸厂关键就在于他的儿子自已能否救活了。有些事总得去试试,不试怎么会知道。

    黄晓琳不知晚上在忙什么报表,陪叶凡跳过一曲后再没出现。走的时候因为叶凡已经八分醉了,郑轻旺就安排他的司机开着叶凡的三菱送他到天水坝子。那司机把叶凡送到天水坝子后去他亲戚家了,走时叶凡从车箱里随手掏出二包芙蓉王扔给了他算是感谢。

    叶凡刚走方兰馨就在房间里盘问起妹妹的战绩。

    “倪儿,他有没动手动脚的,咯咯……”方兰馨有些放荡地问道。

    “没……没有,哪有那么快,才认识就动手动脚,你别把叶副镇长看扁了。人家可是大学生,很斯文的。”方倪妹想到叶凡那根东东抵在自已小腹时的发燥情景,想到自已的处*女峰第一次被一个男子的狼爪子一把捏搓住,从小腹底下猛地升腾起一股子燥热,心窝头一震,脸蛋上立马爬满了红云,支唔着赶紧欲盖弥彰。

    “你看你这样子,还想瞒着你老姐。老姐我是什么人,一眼就能把人给看穿。说吧,他摸你哪里了,咱们是亲姐妹,有啥见不得人的。我又不会外传,你个死丫头对我像防盗贼一样。”方兰馨对这事特别感兴趣。

    “姐!你说什么。说没摸就是没摸,我要睡了,累了。”方倪妹嘴儿一撅,跑进房间一下子钻进了被窝里捂着脸心里怨道:“冤家,被你害死了。害得我短裤都不敢换,粘粘的真难受……这一换肯定会被姐姐查出来。那可羞死了,唉!死冤家,我便宜都给你占光了,你总不能无情地看着撤乡并镇时我被扔一垃圾科办去……”

    方倪妹思绪万千,心底里一会儿甜一会儿苦涩涩的,迷迷糊糊睡去了。

    叶凡呢!

    当然在走去老宫的路上心魂儿也是一荡,呆呆地苦笑道:“妈的!最近自控力是越来越弱了。看来真是那唠啥子的太岁红果惹的祸啊。当时听卢家那管家在卢伟耳旁低语时说是什么‘火龙翔天’,听这名儿就厉害得很。估计那果子里蕴含的阳灵之气太刚烈了。没有足够的阴柔之气相融合人容易冲动。

    明明知道方兰馨使的美人计,可是我还是自愿中计了。不过那方倪妹跟他姐姐味儿完全不同,好像挺纯的,应该不像装的。如果是装的那她简直可以去竞聘好莱坞巨星抱那小金人了。烦啊!只不过摸捏了一把,这下子还得帮她安排个好点的位置。既然她在庙坑乡党政办看看能否把她争取一个林泉镇党政办副主任的位置。也算是没白摸了她,不过这女子还挺敏感的,不过摸一下就喷潮了,嘿嘿,敏感好啊,有味道,肯定……”

    想着想着就到了老宫门口。

    踏进老宫见到那历经风霜的破败木柱子心情立即沉闷了下来,“唉!若梦!但愿你在天国能过得快乐!”

    见后面叶金莲的房间亮着灯叶凡走了过去,叶金莲正在织毛衣,织几针还会发一分儿呆,嘴里凄凄的喃喃道:“若梦,你的毛衣我快打好了。过几天我烧给你……呜呜……你等着,地下冷……妈送毛衣给你穿,你就不怕冷了,听说地府是没有毛衣穿的,妈以前没空,你叫妈织的时候妈还嫌烦,妈现在天天有空了,有空了你却又不见……”

    叶凡感觉心里一阵子扎痛,心里一酸叫道:“干娘!还没睡呢!”

    “你……啊……你回来了,我……我烧桶水给你洗澡。”说着赶紧装着眼睛进沙子了在揉眼,其实在擦眼泪,一分儿后把毛衣小心地放在床上就要去厨房烧水。

    现在叶凡叫叶金莲干娘她没应也没反对,好像是默许了。不过自从叶若梦死了后她对叶凡好像更好了,有点疼儿子的慈母样子。

    “不麻烦了干娘!不洗了,明天回林泉再洗,反正政府食堂有供应热水,方便着。”叶凡忙拦住她。

    “瞎说!不洗多难受,粘粘的。看你一身的酒气,喝多了伤身子骨。以后少喝点,唉!年青时多注意点身子骨,到老了也少糟罪。你等着,我去烧水。”

    叶金莲硬要出门,不过叶凡不让她出去,扶着她坐在了床上。

    “不行!实在不洗澡也行,后锅还有一些热水,我去端来让你泡泡脚。这天气也冷了,咱们天水坝子地儿高,都有霜了。晚上脚不泡睡一夜被子还是冰冰的,不会热。唉!找个暖脚的姑娘就好了,看我说什么话,你还年青,太早了。如果若梦还在就好了,也可以给你暖暖……”叶金莲说着眼中又开始蕴泪了赶紧硬挤着出去了。

    “干娘!是我对不起你……”叶凡呆呆的站着腮边之泪自然就滑落了。

    不一会儿,叶金莲端了一大脚盆水进来。

    叶凡脱了袜子坐在床上刚把脚伸进木盆里搅动时,突然叶金莲蹲下了身子,“我给你好好搓搓,这脚,也太臭了。你们年青人啊!就是汗多。”

    “干……干娘!我自已来。”叶凡大惊伸出了手想自已洗,咋能再麻烦干娘。

    “凡儿!既然你叫我干妈我晚上就应了,以……以后想给你洗脚都没机会了,唉!儿了大了总要远行的,你有自己的事干。让干娘好好给你搓搓脚!干娘……干娘以前经常帮若梦搓脚的。那个时候她总会笑呵呵的,怕痒,唉……”

    叶金莲眼中闪着泪花了,轻轻的抚搓着叶凡的脚,洗得非常细心,非常耐心,时间也非常的长。每根脚指y都掰开轻搓慢洗着,整整洗了10分钟那盆水快成冰水了,居然还托起了叶凡的脚放在自已怀里,拿过擦脚布小心地把水擦干净。擦干净后居然撩起了毛衣把叶凡那脚丫子塞进了怀里,抵在了她那饱满的**中央,里面热乎乎的,温暖得很。叶凡此刻一点邪念都没有,头脑中浮现出了小时候母亲也这样子干过,只剩下一片的温暖,是那种亲情的温暖。

    “唉!要是若梦在就好了,她可以给你暖脚。”干娘反复的唠叨着这句话,有点精神失常现象。叶凡心里阵阵的扎痛,酸得想拳破苍穹。

    良久!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09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