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八十章 卢家三少架子大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1    阅览次数:123 Views

    感谢‘zzz456’兄弟的打赏。兄弟好运艳艳!p;………………………………………………………………………………………………

    如果硬是要强行撬开或者锯开说不准那石棺里有机关设置引发起动那样子石棺真的就毁了。像兰教授等人绝对不会干那种傻事的,所以叶凡很是放心地走了。

    回到老宫后见李宣石,吴天岭和叶伟强三人正坐于大殿中与几个人聊着。春水和段海陪着县里农技站下来的技术员到山上指导村民进行农作物栽培去了。

    大殿正中间的长凳上以前叶凡经常坐的位置,这时却是坐着一20来岁年青人,冷傲中略带点慵懒样邪乎气息,清透白晰的脸庞居然流着浓密的胡子,使他看上去文雅中不失洒脱及狂放味儿。眉毛适度的弯曲着显得老成持重多了,明显与年龄不相符,一身没有商标的纯黑色便装式西服,显得洒脱自然。

    “这料子看上去非常的特殊,难道是传说中的定订服。国外富家弟子流行的时尚,听说那东东很贵的,一套要几万甚至几十万。从这年青人的作派看来是不可能穿地摊货的主儿,**不离十了。”叶凡在快速的在头脑中打了个转儿,从钱方面倒是猜透了这个年青人的来历,定位是富家公子。

    最近叶凡养生术突破到了第五层顶阶后,师傅传的八卦相面术也渐有所成。施展起该术后能从人的气质、人气、气机、精神、面相行为等多个方面去估测人的身份、家势、阅历、能力、喜好、爱恶等等。有点像是古代测字先生经常玩的揣摩人之心理之术。其实要说现代的心理学家,绝对比不过古时的那些算命测字大师的。人家真是炼得火眼金睛了,一眼就能揣摩出你的心思,不然还骗什么钱?

    年青人身后站着一个老头和一个年青人,老者穿着的是仿唐装短衫袍子,眼神平和,充满阅历。其人身上散发着的人息令叶凡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古代少爷一旁立着的精于算计的管家之流。

    而一旁贮立着的年青人身体强实,一身意大利产的名牌阿玛尼。从而也肯定了叶凡的推断,既然那青年人身后站的人穿的都是阿玛尼,难道他自已还喜欢穿没牌子的地摊货,作贱也不是这么个玩法。

    此人在黑色西装包裹下那胸大肌还是鼓了出来。双眼警示着大殿中每一个人,气势给人一种霸杀厚重的压抑感觉,叶凡的直觉就是这厮是个炼家子,而且是个不可多见的高手,与李宣石有得一拚,估计是个保镖之流。

    “你就是叶凡?”年青人扫了一眼进入大殿的叶凡冷漠的问道,其中语气的冷傲是个人都能闻出来。

    “我是叶凡!林泉镇驻天水坝子工作组组长,你是……”叶凡点了点头,不卑不亢看着对方。本想伸手握一下来个欢迎不过看那年青人架势估计不愿伸手的,嫌自已手脏呗!所以也就没伸了,免得到时自找没趣。

    “卢伟!”年青人淡淡哼了一声皱起了眉头,好像对叶凡那形象有些不满似的,弄得叶凡心里一直嘀咕,真是莫名其妙。不知是哪个世家出来的贵公子,这作派的确大。有管家有保镖后面还站着一秘书样靓妞,就差一对伺候人的y环婢女了。

    这时李宣石站起来小心地关上了老宫门,好像有什么神秘事要商量似的。

    “叶组长,卢少爷来自省城水州,龙墓中央的卢氏主公墓中安葬的就是卢少爷的祖宗卢定宗。而我们天水坝子的吴家、李家、叶家三家老祖宗吴通天,李怀远,叶和信就是当年卢定宗主公的家将。听卢伟少爷介绍,说是卢氏家族是汉代大儒卢檀的后代,150年前卢家与咱们天水坝子三大家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失去了联系,直到前段时间南福省电视台播放了在咱们天水坝子挖出了唐朝古墓,那三彩金马上有卢定宗的印鉴时才惊动了卢氏家族人,因此找到这里来了。”

    李宣石激动不已叙说着。

    “欢迎啊卢少爷。”这次叶凡倒是热情的伸出了手,既然卢伟是来自水州,其祖上应该是属于名门旺族之流。看今天的作派就知道这是个有钱的主。

    现在既然到了天水坝子,他这个主公后代再不怎么说也得放点血。叶凡的天大理想就是想把天水坝子的破路给修好,让这一方人能摆脱贫困,过上较好的生活,但现在正愁资金。这不!财神爷自个儿就送上门来了,不热情还行吗?不宰白不宰啊!既然自已现在要求人就要放低身姿,在精神上吃点亏也无所谓。

    “嗯!叶组长好。”卢伟鼻孔里哼了一声,脸上难得的挤出了一丝笑意伸手轻沾了一下点到即止,不过看上去也实在是太假了。那脸上笑意僵硬着呢,叶凡在心里暗自腹腓着。

    “不知卢少爷到我们天水坝子有什么需要工作组帮助的吗?”叶凡笑了笑不再意。

    “我想知会一下叶组长,龙墓中央的石棺椁墓是我的先祖安息之地,因为自然塌陷被无知村民挖掘了出来,到现在才知许多都是我先祖的家将后人。这点我也不怪罪他们了,一些陶器金器瓦罐等珍贵陪葬品我们也可以捐给国家,只是那件印有祖上名字的三彩金马和石棺得由我们卢家作主,其它任何人不得干涉。我想叶组长应该通知一下现在正在挖掘和想开棺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叫他们立即离开。不然我将向法庭提起上诉,维护我们卢家的利益不受侵害。”

    卢伟气势逼人,很冲地说道,好像叶凡是他的下人一般差点变成喝叱训命了。

    泥人也有三分气,何况叶凡也是一毛头小子。再加上本身也有点小本事,于是淡淡回道:“按国家《文物法》规定,从古墓中出土的文物都属于国家所有,难道你们家先祖就是不咱华夏人了吗?不过如果你能证明此墓是你家祖上所有那就有等商榷了。”

    “叶组长,我们可以作证。当年我们三家老祖宗保护的就是卢氏主公,所以中央的墓中人应该就是卢氏主公。不然为何把他给围在中央,三国时的孔明先生稳坐军中帐,有本事的人才能坐中央是不是?”

    叶伟强急着搭话,连诸葛亮都给他胡乱的搬出来了。看来虽说经过这么多年了,他们族中祖训还是记得较清楚,后代子孙居然还是以卢氏主公的家将身份认可。虽说现在并不如以前那样子强烈了,但还是有点这方面意识的。想清除他们头脑中的封建残余思想还真是不容易了,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叶凡还有点彼为欣赏。

    “这点还不够,得拿出物证来。现在做什么都讲求个证据是不是?不然很难得到国家承认的。”叶凡摇了摇头,这唐朝古墓干系重大,从县市到省各方都在关注,马虎不得,一个弄不好就会落下个侵占国家文物的罪名。

    “叶组长,你好。我是水州卢氏家族管家卢世澄,唐朝三彩金马上不是有个卢定宗的印鉴吗?呵呵!这印鉴可是作不来假的,那可是唐朝之物。”

    睿智的老狐狸卢世澄向旁边站着的一个工作人员使了个眼神,就见身后一个身着职业女装的清丽素雅年青女子,小心地把一个精致的古老木盒子轻轻地摆放在了桌上。打开后翻开了几层黄绫绸包裹后终于露出了其庐山真面目——

    一方古玉雕琢的印章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050.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