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十七章 点名批评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1    阅览次数:127 Views

    感谢‘情义徐哥’‘施和尚’哥们的打赏,有情有义,谢谢,p;————————————————————————————————————

    听到笑声后兰阗竹立即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已这聪明人居然被一个土豆蛋子叶凡同志耍了,顿时气得是怒目圆睁,叉腰劈腿像一艳情的美女夜叉,又似一活动圆规指着叶凡叫啸道:

    “好你个小凡子!小凡子!你等着!等着!到时别哭。”

    说完蹬腿扭摆水蛇腰气呼呼上楼去了,脸儿红通通如一颗草莓蛋子。心里嘛后悔得直想去撞南墙。哼!小凡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想到叶凡一下子变成了太监小凡子,兰阗竹心情一下子又好了不少。再狠狠地自叫了几声‘小凡子’,独乐呢!

    哈哈哈……

    殿中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叶凡也给闹了个大红脸,心道这小娘皮还真是辣,冷傲的小辣椒。不过老子还是辣椒虫,还怕辣椒吗?再辣的也得给他降服了。

    鱼阳县县委会议室里常委会开到现在还没结束,苦瓜着脸的县委书记李洪阳和紫青着脸的县长张曹中,对于开会时间今天难得如此意见一致。

    干脆叫人买来了几十桶统一泡面,11个常委加上两个记录会议的工作人员呼噜着怱怱吃了下去继续话题。看样子今天不开出个子丑寅卯来大家都别想回家睡个安稳觉。

    这又唱的是那一出?

    关公战秦琼!

    因为鱼阳县在昨天招开的‘建设墨香沿海经济区’的县长书记会上,被市委书记杨国栋,市长罗浩通,党群书记周乾阳三大巨头点名批评了。

    搞经济是张曹中这个县长的主要份头,因此他更是被批得是体无完肤,焦头烂额,头低低的都快缩到肚皮里面了。李洪阳倒是没低头,板着个脸如老僧坐禅,淡定啊!好像又不是,因为他脸色是呈紫青色,倒有点像是一冷面黑包公。

    市委书记杨国栋语气犀利,很不客气地指出:“咱们墨香市在南福省的13个地级市中去年排名第7位,今年呢!丢到第8位了,照这种势头发展下去想保住第8位都难。这是为什么?兄弟市有的咱们基本上都有,这就是一个开拓性观念和陈旧老套相对立的问题。

    伟人说过:改革开放,搞活经济,咱们是越改越落后了,是不是改革出了问题,那绝对是谬论。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脑子陈旧,缺乏创新进取苦干的精神……

    特别是鱼阳县,在咱们墨香市所属的2区2市8县中排在末尾。称为鱼12,排在尾巴上我也没话说,那是历史、地理、气候等等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它与排在第p;去年处于第11位的红星县的gdp增长率为百分之三,鱼阳也有百分之二,相差的数位遮上眼睛还看得过去。

    今年呢?红星县是百分之四,鱼阳多少,讲出来在座诸位都会吓一跳。丢人啊!gdp增长为零,这是个什么概念,就是原地踏步的意思,其实质就是退步了,因为别人在前进嘛!

    工资年年在涨,财政支出也涨了三层,可是收入却是原地踏步。这么大个窟窿拿什么去填,好几千万啊!把整个鱼阳买了都没办法补上。这匹马儿光吃饭不拉磨,还要这种懒马倔驴子干啥!宰了还能卖几个钱……

    其它不说了,鱼阳的书记县长回去好好想想,拿出个可行有效的方案出来,再拿不出来老子就要捋你们的官帽子了,我不捋你们的帽子别人就要捋我的帽子。整个墨香市的gdp被你们拖后了多少,奇耻大辱,墨香市掉到第8位,鱼阳的经济拖后占了不少原因。我不说了,说出来太丢人现眼。”

    说到这里‘嘭’地一声特刺耳,市委书记杨国栋在开大会时发大火了。顺手操起面前压报告的一块木片像古时的惊案木,猛地就敲地了旧椰上。下面的县长书记全在心底里打着啰嗦,不知道接下去杨国栋的火将往谁的头上点了。

    “特别典型的就是鱼阳最穷的庙坑乡,一个不大的乡,穷得掉渣渣。我为什么知道它呢!是不是我神通广大能掐会算,是不是我走遍了墨香的几百个乡乡镇镇?我也不骄情,我没那般厉害。也没那时间和精力。墨香几百个乡镇,我不可能面面俱到。

    那为什么独对庙坑乡印象这么深呢?

    因为什么?

    因为那地方居然饿死人了,饿死人啊!这个是什么概念。华夏大饥荒时有过,五六十年代,记者登报了知道吗?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被活活饿死。李洪阳,张曹中,回去马上把庙坑乡的事办妥了,该乡书记乡长立即就地免职,犯渎职罪的法办。把庙坑乡给我盘活了,经济搞上去,再不能饿死人了,唉……”

    回来后整个鱼阳县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委等五套班子全活动起来了。

    “你们说说吧!怎么解决庙坑乡的事。庙坑乡我就纳闷了,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庙坑乡跟林泉镇是邻居,一个在咱们县被称为叫花子乡,一个却是咱们鱼阳除了城关的城关,榆钱二镇以外最富有的大镇。都凑一块儿,怎么差别就那么大。难道不是同一个爹妈生的?难道林泉有金银矿,有仙云灵水,满地元宝疙瘩捡。不可能!穷山恶水一样的。这就跟该乡的党政领导等班子有关……”

    李洪阳大声说着,牙杯盖敲得铛铛脆响,害得其他几个常委一边张耳听着一边都在担心那牙杯别被敲碎了还得浪费国家财产。鱼阳穷啊,能节约一个杯子算一个。

    “其它我也不想说了,李书记都说过了。我就讲一句,大家共同进退,市委杨书记要捋我和李书记帽子,我想在坐的诸位谁的帽子也戴不稳。娘娘的!要捋帽子全捋了,要上大家都上,哼!”

    县长张曹中铁青着脸大为失态,嚓地一声把手中钢笔给扔到了桌子上估计是坏了。

    会议室一下子沉静了下来,静得可怕,静得诡异。各位常委心里其实也不好受。这次鱼阳县被点名批评可以说是危及了大家的官帽子。就目前情况来说大家都是栓在一根绳上蚂蚱,p;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庙坑乡的饿死人事件并不是真的穷到了饿死人的地步,而是有特殊原因的。只不过市委三巨头要借题发挥又有何办法,人家是领导。

    “李书记,张县长,我表个态,我们要从党建方面抓好干部的素质,从思想上扭转他们那种惰性习惯,从根源上发掘他们的创造开拓进取精神,从源头上杜绝负面思想的侵蚀……”党群书记钟明义一下子抛出了几个‘从’字。

    “老王,庙坑乡饿死人的事查清了没有?你详细给大家说说。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造成此恶**件的肇事者。领导要负领导责任,儿媳不孝的也要拿出詹养条例惩处……”

    李洪阳气势逼人,这次常委会经过调整,又增加了两个名额。一个就是政法委书记皆公安局局长王昌然,一个就是城关镇镇长陈光旭提拔成了副县长也进了常委,明面上说是第二常务副县长,实际上他管的却是城关镇,所以合计起来就有了enter>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04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