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七十四章 进村情怯

所属目录:官术    发布时间:2016-12-11    阅览次数:115 Views

    感谢‘书友0810222045p;…………………………………………………………………………………………

    “唉!我好久没见过他了,整天说是要出去溜达溜达,这一溜达就是一年多了。唉……”叶凡也给勾起了心烦事,师傅费老头还真是一来无踪去无影的主。

    就是跟他苦练的10年中也少见到他的身影,有时一年见到几天,交待叶凡一些练功中需注意的地方后就不见了人。就连叶凡都没搞清楚师傅倒底是真隐士还是玩虚的,甚至于叶凡都有些怀疑费老头是不是华夏神秘的武当少林青城之类的武学门派中的长老什么的。

    就连师傅守着的爱如珍宝的那堆孤坟更是荒谬,连块碑都没有。师傅也不修理,只是草太长时才剪去一些。叶凡小时候也问过坟中人,费老头不吭声。

    脸色沉得能滴出墨云来了,叶凡知道坟中人与师傅有故事,不过他不肯说后来叶凡再也没问过。只是每年的清明会去好好的拜祭一番,把坟堆给整理一下,敬些孝道。

    现在想到师傅心里一酸有些难受。

    齐天见叶凡半天不吭声知道说到人家痛楚了也闭了口,闲话了几句最后叮嘱叶凡千万别把军工9p;十天后,叶凡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其实是全好了,在强烈要求下终于出院了。

    回到镇里分别向蔡镇长秦书记汇报了工作,蔡大江对他是不冷不热,秦志明倒是嘘寒问题地问了一下他的身体。

    “叶凡,你的下一步工作就是搞好天水坝子选举畴备,抓紧做好,力争在元旦时能让选举正常举行。选出了村长过年了你也可以回到镇里了。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墨香市的周副书记特批了10万块的修路款,专款专用,镇里党委会决定这笔款子就由你们天水坝子工作组负责。管好用好,千万别让人说闲话。唉!天水坝子,那条路也真该修了,要是早就修好了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唉!”

    秦志明有些伤感对着窗户发了一阵子呆,估计是真正的心焦。秦志明还是一个好干部的,是个真想为民做点实事的较误实的人。在林泉镇的口碑还不错!

    对于这笔巨款蔡大江倒没敢克扣丝毫,直接就批了,也是慎重地交待了一番。其实蔡大江心里特别的窝火,因为前次答应葛朴大师的祖宗抱朴子铜像还没着落。

    虽说这几个月下来东拼西凑,拆东墙补西墙地克扣了一些村办的上级拔款,不过全凑一块也不过几万块。给抱朴子雕两条腿还是够的,愁啊!眼巴巴地见到了p;按潜规则的话至少能截下6万,可是这笔款子是墨香市市委分管党群的周副书记亲自拔点的,当时还有县委书记李洪阳,县长张曹中等人在场,好像还有电视台正在拍摄。

    所以给蔡大江一个天胆也不敢打这笔钱的注意。当他眼巴巴见到叶凡把批条拿走时那股滋味的确不好受,就像是自已口袋里的钱被人抢走了似的。

    下午回天水坝子时秦书记还特别叫了镇里那辆二手三菱送叶凡回去。当见到回天水坝子那条大变样的路时叶凡也是愣神了一阵子,不长的时间。

    这条原先仅四米宽的小公路在岭南军区野战一师的工兵营以及南福省军区调来的工兵营联手挖炸下,全变样儿了。路基一下子猛地拓宽到了p;不过当时炸得急,因此宽的宽窄的窄。峭壁上倒处都是像狗咬过似的坑坑块块,有的地方还摇摇欲堕。

    泥土公路上也铺了一些大块头石疙瘩,因为那天搞得乱,所以路面其实非常的糟糕。路的两旁堆满了重达几吨甚至十来吨的巨石。如果仅靠这规范地拓平公路了。

    不过对于天水坝子沿线村子来说可是一个大好机会,如果能再搞到一些钱倒是可以彻底拓宽整平这条小公路,让他达到二级沙石路的标准,不过一切都要靠钱说话。

    就是周副书记拔的那10万块也是一个烫手山芋,林泉镇镇长、书记,以及各大副职,各所头头,各科主任等可全都盯着的。谁都想分杯羹,谁都不想相让。

    不过因为天水坝子那旮旯村特殊,虽说大家都想揩点油不过谁都不愿当那只出头鸟,就怕天水坝子哪把*把自已这只富贵鸟给毙了。

    特别是这次围捕特a级罪犯,天水坝子人所表现出的强悍、神勇令林泉镇那些党政头头都是心寒不已。不亚于一个正规连的攻击能力,人家连特a级犯都敢拚杀,难道还真怕了自已这一小镇长书记什么的?

    所以大家心头都有阴影,最后党委会才会随水推舟,说是响应墨香市市委书记杨国栋大胆使用年青人的号召,把这10万巨款的指挥捧落给了叶凡这一毛头小子,其实是颗定时炸弹塞给了叶凡。

    对于这笔钱的使用,本来是要一位副镇长坐镇的,奇怪的是这次那些副镇长全都哑火了,没人出头,最后才便宜了叶凡。

    不过这笔款子的监督权还是在林泉镇党委手中。叶凡要使用它必须弄出一份完整的详细使用计划来经党委会批准才行,说白了,叶凡只是个干苦力的劳工,真正的……

    回到村里,虽说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了,但村里还是萦绕着一股悲凉气息。叶凡坐车里久久不敢下车,他怕!

    怕进到老宫后却是物在人非了。

    最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二芽子早就跑出来迎了。老宫中已经清理干净,不过子弹打出的弹洞历历在目,倒是可以作为历史的见证。叶若梦和另外一位惨遭毒手的青年李樵已经火化安葬,追赠为烈士,各人家属得了三万块抚恤血。

    叶金莲每个月估计还有几十块的抚恤金,她呆呆地坐在老宫中的石碾子上。本来胖实的身体一下子瘦下去了好几圈,头上一头较黑的青丝一下子就冒出了一些白发夹于其中,看上去瞬间就苍老了十几岁。整个脸皮都浮肿在那里,估计是给伤心闹的。

    见叶凡进来也没作声,手上抓着叶若梦经常玩的一个布娃娃。

    “金莲姨!我……我回来了。”叶凡沙哑着声音轻轻说道。

    “叶……叶组长,若梦不在了……她永远不在了……她不要我了,若梦……若梦……”

    叶金莲突然爆发了,整个人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喊大叫。杜鹃泣血,声声震响九天,眼中泪水如雨样冒溢而出。

    想到若梦是为了自已挡了枪子而死的,想到死前请求自已照顾她母亲的嘱托,叶凡再也忍不住扑了过去‘吭’地一声跪在了地下。哽咽着大声凄喊道:“金莲姨!从此刻起您就是我叶凡的干妈了!这辈子我照顾您,妈……妈……”

    叶凡的喊声和叶金莲的嚎啕大哭久久地回荡在老宫中。

    “叶莲姨!我给您作闺女……”春水也忍不住哗啦啦直跟着掉泪。老宫中愁云密布,二芽子在一旁尽抹眼睛,段海也是眼圈红红的蹲在地下拚命吸着牡丹,难受啊!段海这段时间表现非常的好,好像也融入了村里工作中。配合叶凡工作,血案发生那天晚上在老宫中表现也可圈可点,叶凡都记在心头了。

本文链接:http://www.baiyue.org/book011/404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